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2章 绝顶高手唐思思

大家都无奈地笑了起来。
陈觅觅这会已经大体明白了王东来话里的意思,她冷静道:“大家不要反抗,王老爷子只打会动的人!”
唐思思快步跑到王东来身前把他扶起,王东来惊讶道:“这小丫头武功最高,竟然毫发无伤!”
这时能自由行动的除了刚迈进一只脚的唐思思,剩下的就是峨眉三姐妹了,江轻霞听陈觅觅那么说,心里却是老大不乐意,她毕竟是峨眉派掌门,比武输给了沙丽就憋了一肚子火,这会要她放弃抵抗她怎么甘心,再说谁知道就算放弃抵抗会不会弄巧成拙,主动权自然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最好。眼见王东来迎面扑上,她以缠丝手迎上,韩敏无奈也只得从侧翼吸引王东来的注意,挥掌攻向老头的腰间。王东来对她置之不理,先顺手一连串在江轻霞胳膊、肩头点了几下,接着就势把韩敏的手按在腰上,接着在她肩窝里点了一指头,韩敏痛哼一声,竟然仍回手挡了一下,原来她脂肪太厚,王东来这一指没有能点到位……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东来掌风渐弱,终于委顿地坐在了地上,王小军小心翼翼道:“爷爷?”
王东来被他这一喊之后似乎稍微迟缓了一下,他神色恢复了些许空明,艰难道:“你们……都别动!”
王小军道:“那快帮我们解开穴道啊。”现在屋里除了被点中穴道不能动的,王石璞左臂脱臼且伤上加伤,胡泰来气血凝滞,比被点中穴道也好和_图_书不了多少,自己锁骨上的伤似乎不太严重,但双腿完全失去了知觉,这会别说绵月和余巴川这样的高手,就算是个刚入武协的新人冲进来也能把这些人一锅烩了……
王小军一愣,大声道:“听我爷爷的!”
门口有人冷淡道:“是我,沙丽。”
王小军挣扎了两下纹丝不动,大喊道:“爷爷,我可是你亲孙子!”
王小军则喝道:“你们快跑!”
王小军道:“你怎么知道?”
胡泰来被卡在沙发里一动也不能动,他嘶声道:“思思,你就站在那里千万别动!”
王小军自然不肯,这时一个万分艰难的念头在他脑中闪过:现在只有伤了爷爷才能保住大师兄的命!他双掌齐发,拍向王东来小腹,王东来左掌掌力一吐把王石璞弹了出去,右掌后发先至,在王小军锁骨上按了一下,王小军横飞而出,砸塌茶几掉在地上!
王东来一双眼珠凝立在眼眶中不动,就像石人一般,可手上丝毫不慢,掌尖一颤分袭两人,王石璞和王小军对视一眼,均是震惊之色——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王东来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仍有这样的身手!
陈觅觅这一被点中,如同木头桩子一样不再乱动,王东来反而不再纠缠她,这时王小军从后面袭到,王东来头也不回,又是随手一指点在他膝盖上,王小军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不过他只是下身失去知觉,所以两只手还能在地上爬。
这时还有行和*图*书动力的,只剩下一个唐思思……
王东来眼神发瓷,听到有人进了大门,他身形一闪已欺到胡泰来近前,胡泰来全神贯注地注视着王东来的脚步,自己也跟着贴了上去,随即猛的一撤身,这是他发明的错步拳,用这门功夫,他打败过武功高出自己不少的崆峒派孙立,果然,王东来一掌拍空,但还不等胡泰来出拳,王东来胳膊暴涨出两三公分,“砰”的一声,胡泰来被打得直飞而出,接着像一根巨大的人钉似的楔进了沙发里……原来王东来的掌力还有第二重境!
王东来喘息道:“等我攒攒力气。”他观察了一下屋子里的情形,忽然戏谑道,“你这些朋友武功都很高吧?”
王石璞和王小军都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两人拼尽全力的一搏,别说伤敌,就连防御都做得一塌糊涂,被王东来两招伤了两个!
王东来垂首不语,又过了好一会才虚弱道:“我……我好了。”众人终于一起露出了劫后逢生的表情,刚才这几分钟过的,实在不比几个世纪短!
王石璞用没受伤的胳膊奋力攀住王东来的手掌,对王小军喝道:“你……你快跑!”
此情此景下,陈觅觅仍然保持着镇定,她上前接住了王东来,双手屏挡拨打,正是武当绝学太极拳,这门功夫讲究以柔克刚借力用力,但陈觅觅此刻感觉却很不好!当一辆疾驰的火车呼啸而来时,无论你是怎样的太极高手也无法将它化解,两www.hetushu.com招一过,陈觅觅只觉喉头发甜,整个身子像被用大锤钉在了地上,换言之,她现在想跑都跑不了了!
王东来这会又已不言不语,他一招没奏效,似乎颇为恼怒,手掌在韩敏脖颈子上一切,直接把她打昏了过去。这满屋的高手竟没有老头一合之将,郭雀儿大骇,身子一纵向二楼楼梯上飞去,王东来一晃到了她脚边,胡乱一掌拍出,郭雀儿竟被掌风卷落,随即也是被点倒在地。她身子还保持着向上飞行的姿势,只是僵僵地掉到地上,如同雕塑一般。
王石璞听到屋里动静不对急忙冲了进来,这一看之下顿时大吃一惊,他向前一蹿,左掌在王东来面前一引,右手就去拉王小军,王东来手掌自下而上翻起拍出,这是铁掌三十式中最常见的通天掌,王石璞虽然身上有伤,好在在铁掌上也下过二十多年的苦功,他算好这一掌要攻击的方位,抢先把身体挪开了半步,但是——王东来这一掌的方位他虽然算准了,却没预料到它的速度,它比想象中要快了将近一倍。
王小军也停止了爬行,静静地靠在沙发扶手上,注视着王东来的一举一动。
王小军急喝道:“老家伙,那可是你孙媳妇!”他挣扎而起,飞扑向王东来身后。
“嗖”的一声,王东来掌缘扫上了王石璞肩胛部位,后者的一条胳膊就像棉花一样垂了下来,王石璞惊骇不已,但借着这一掌之力总算把王小军扯了出来!
王小军听www•hetushu•com到王东来喊了一声,顾不上多想撒腿就跑,身后的玻璃嘎巴一声碎裂开来,王小军无意中一回头,就见王东来两眼里散发出凶狠的光芒,张着一只手朝他扑来。眼见门框上尖利的玻璃碴就要刺伤爷爷,王小军只得回身一掌将整个门框都拍倒,王东来神智已失,见有人往前递招,巴掌一圈已攥住了王小军的胳膊。
这时忽然传来了敲门声,众人神情一紧,仓惶地面面相觑,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个节骨眼上谁会来呢?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在唐思思身上,唐思思紧张道:“是谁?”
陈觅觅自知再打也是枉然,索性双手垂下,王东来随手在她肩头一点,陈觅觅顿时全身麻痹,连指尖都动不了一下了。陈觅觅知道这是被点了穴道的表现,在武当山,有一次她和净禅子切磋时,净禅子也曾这么点过她一次,不过马上就给她解开了,并且告诉她点穴是最难练的功夫,不但要有认穴奇准的眼力,还得有深厚的内力做支持,他自己也是在跟随了龙游道人之后才学会的,武林里会这门功夫的大概只有一个巴掌那么多,最多不会超过十个人!
王东来道:“他们居然一个也没死,可见都是一流身手。”
王东来完全不为所动,另一只手掌呼的一声拍向王小军的脑袋,王小军拼尽全力一低头,头顶上狂风席卷,明白这一掌要是拍上恐怕连一根头发丝都剩不下了,不禁叫苦不已。
王东来面对全是雕塑一样的人似和_图_书乎失去了攻击方向,他暴喝一声,举掌把触手可及的物品全都打得稀烂,虎虎的掌风往往就挨着陈觅觅和江轻霞等人的脸颊脖子,众人大气也不敢出,唯恐引来致命的一掌,至于王东来的巴掌会不会误打误撞到身上,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眼见王东来跌跌撞撞在屋子里大打出手,桌椅板凳、电视电脑纷纷破碎为沫,最后连楼梯扶手、窗台、大理石柱子也逐一变成残渣,陈觅觅和江轻霞索性不能动还好一点,唐思思几次眼睁睁看着王东来的巴掌离自己的脸近在咫尺仍不敢挪动身子,这才是真正的煎熬!
唐思思瞪大了惊恐的眼睛,双手垂放在小腹前,丁字步站好,连呼吸都不敢大声,高度紧张之下,一颗汗珠顺着她的鼻翼流下来,唐思思硬是用嘴角把它挡住,怕的就是它落在地上被王东来发现,有句话叫汗不敢出,形容的就是她现在的样子。
陈觅觅苦笑道:“这还是因为您心里惦记着孙子,就算发狂中也保持着克制的缘故吧?”众人都是暗暗点头,刚才那情形确实不是用惊险二字就能形容的了,王东来只要打每个人的时候加一分力,这会已经是尸横遍野!在这老头面前,武功高不高实在没什么意义……
胡泰来飞跑进屋道:“王老前辈,手下留情!”
胡泰来他们此刻正等在门外,大门洞开之下,里面的情景一览无余,这里面,胡泰来他们三个马上就明白了这里面的隐情——王静湖曾对他们说过王东来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