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4章 散功

王小军揉着腿道:“爷爷,你就跟我学吧,你的内力就是你的敌人,它都虐你千百遍了,你就不要再待它如初恋了。”
“呃……”王东来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茬了。
王东来愕然道:“你们想让我把功散掉?”他眼神一闪,霍然站了起来,走到陈觅觅面前随手一拍,陈觅觅穴道顿时被解,原来他内力又开始凝聚起来了。接着王东来随走随拍,众人纷纷恢复了行动自由,王东来沉吟不语。“散功”这两个字就从没在他脑子里闪过哪怕一秒钟,王东来的初衷是为了研究对付反噬的办法,但到后来发现完全无法可施,就算这样他也从没想过放弃,就像一个集团的老总,宁肯举债度日维持表面上的光鲜也不宣布破产是一个道理,面子对王东来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散功还有渺茫的希望能找到答案……
王东来叹了口气道:“谈何容易,铁掌帮历代掌门天分都不比我差,他们都没成功,我也只是在重蹈覆辙而已。”
王东来道:“为了不让我分心,你的情况你爸很少跟我说,但你突破了铁掌第一重境我还是知道的,也是那时候我就猜出你爸起了废掉你武功的心思,我手头的几部手机都被我损毁了,最后还是找了一部老古董给你打的。”
王东来喝道:“那也是姓余的最可恶,早知道我就该一巴掌拍死他。”老头忽然又一怔道,“不过要不是他,你也不会对咱们铁掌帮的功夫这么上心,算是功过相抵吧。”
王小军道:“想必是诺m.hetushu•com基亚。”说到这他气不打一处来道,“你知不知道软盘这种东西是会消磁的?”
众人都笑盈盈地看着陈觅觅,陈觅觅发毛道:“你们看我干什么?”
王东来道:“那是他症状还不重,练到后来就会成为一天只有一次清醒的时候,平时浑浑噩噩,多半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干了什么。内力一旦积聚起来就非得把它们排遣出去不可,这期间打过什么东西,甚至打过什么人都不知道。咱们铁掌帮自古有不少高手都是发狂而死,应该就是耗干了心血,据说有一位武功极高的长老,每日发狂就以掌击山,别人发现他的时候半座山峰已被他打塌,而他自己也破碎不堪。”
王东来低沉道:“快点!不然就来不及了!”
王小军很少见爷爷对自己发这么大的脾气,忙对陈觅觅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多说。
“练!当然要练!”王东来一字一句道,“我死了还有你,你死了还有你儿子,迟早会有人发现问题出在哪里。”
王小军知道,爷爷有很多话都没说出口,要不是为了他,王东来不会冒险重出江湖,一个在深山里待了一年半的老人,他无论和社会还是武林都严重脱节,神威凛凛的背后其实是外强中干,想到这王小军忽然生出一股怜悯,他咬牙道:“不行,我一定要找出铁掌里的问题把它解决掉!”
王小军道:“思思你别忙了,咱们就这样聊聊天也挺好——爷爷,这一年半你都在哪啊?”
王小军和图书道:“说白了谁也不知道我们吃进去的东西是变成了营养还是一泡稀,发作起来让你肚子疼得满地打滚,还连厕所都不能上?”
众人不寒而栗,唐思思扶起胡泰来、郭雀儿扶起王石璞急忙往外就走。王东来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陈觅觅上前拉住了王小军的手。王东来又是大喝一声道:“小军你等什么,还不快教我游龙劲?”
王东来道:“还是先说说你吧,我只知道余巴川趁我不在找上了铁掌帮,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小军道:“我听说铁掌有七重境,那咱们能不能练在个五六重就不练了,有人欺负到头上就再练两天,够用就行,这世界钱是挣不完的,功也是练不完的。”
王小军道:“那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个界线,练到什么时候停止是安全的?”
众人听到这里不禁都打了一个寒颤,不敢想象那幅情景。
王小军忽然眼睛一亮道:“爷爷,我在武当山上无意中学了一门功夫叫游龙劲,是觅觅的师父自创的,它可以让人把自身的内力释放出来,你愿不愿意跟我学?”
王东来道:“况且练功不是你想停就停的,铁掌帮的武功尤其这样,练到后来就像有个魔鬼在推着你走,你不练功他就折磨你,所谓饮鸩止渴抱柴救火就是这样。”
王小军无语道:“你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把我这么年轻鲜活的一条命搭进去了,我有言在先啊,我儿子才不练什么劳什子铁掌,他给我乖乖地学围棋和钢琴去。”
王小军小心翼翼道:“http://www.hetushu.com说到这个,你最终也没能克服铁掌的反噬吗?”
王小军道:“我就觉得我武功挺高的。”
王小军神色复杂道:“爷爷……你真的要学?”
王石璞幽幽道:“我虽然没有这么严重,但每次练功脚底至心脉一线都会剧痛,以前只是偶发,现在成了每日‘功课’,要不是这样,余巴川也不那么容易赢我。”
王东来道:“那你呢?”
沙丽被吓跑以后,满屋的人仍旧是非伤即瘫,唐思思扶扶这个,照顾照顾那个,到头来也只能是束手无策。
王小军哭笑不得道:“老头子,咱可得恩怨分明啊。”接着他又简单说了在武当山上和二去峨眉的事,最后道,“我一直把余巴川当成最大的敌人,没想到他只是绵月的帮凶。”
陈觅觅道:“小军没说完,这门功夫最终目的是把释放出来的内力形成防护,就像气盾一样,不过练不好确实就是害人了,我师父当初是抱着游戏的心态发明出来的,并且留下遗训不让后人学习——”说到这陈觅觅也是一阵激动道,“不过前辈现在的情况倒真的很适合,只是……您这几十年的功力不免就……”
王东来受了这一激,手掌微微发颤,往下一按,屋里最后一张椅子也被他按碎了。紧接着王东来也悚然一惊,王小军无语凝咽道:“不会吧,又来?”看样子王东来这是又要发狂的前奏!
王小军道:“算了,反正现在见到你本主了,这些就不重要了。”
王东来道:“我和你爸也是这么想,铁掌m•hetushu.com帮的武功和内力都极易速成,问题就在‘速成’两个字上,别派修行讲究循序渐进,而且很容易就碰到瓶颈,一个人限于资质和后天条件,总有一天他的境界会停滞不前,而咱们铁掌帮,只要你练一天就会有一天的进展,日积月累,总有一天这副皮囊撑不起那么多的内力,人发狂也是正常的。”
王东来喝道:“闭嘴!我要是想散功早就散了,用得着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多嘴?”
王东来愣了一下,忽然眼中精光一闪,厉声道:“都给我出去!”
韩敏大声道:“老爷子,您怎么样?”
王小军却关心更为实际的问题,他说道:“咱们铁掌的招式应该不会有问题,看来毛病出在了内力上。”
王小军道:“我要不是咽不下这口气我也不练!”言外之意还是要练的……
王东来顾不上答话,用另一只手抓住了颤抖不已的手掌,同时神色惶恐起来。
王东来道:“我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动辄就会伤人,自然是远远地躲在没有人烟的山上。”
满屋子的人听他这么说都一起翻白眼,简直就是白光粼粼……
王东来道:“是吗?我当年可没想过这些问题。”
“这说来话就长咯——”王小军从唐缺去铁掌帮撒野开始说起,把自己怎么在三天之内打了27万掌、后来余二带着青城四秀上门寻衅,胡泰来李代桃僵的事说了一遍,当说到自己为了学缠丝手拜江轻霞为师的事情时,王东来狠狠瞪了江轻霞一眼道:“我孙子找你学玩意儿,你就该好好地教给他,怎么和_图_书还逼他拜入你的门下?”
江轻霞瞪大了眼睛道:“老爷子,事已至此你还想让后人继续攻克这道难关吗?”
江轻霞道:“王老前辈,您这样可是无法和孙子团聚的,他说不定下一刻就会死在您的手上!”
王小军道:“所以那个电话就是你在山上给我打的。”
王小军沮丧道:“那咱们的铁掌还要练下去吗?”
韩敏无奈道:“看吧,我就知道得有今天。”
王石璞苦笑了一声。
王东来嘿嘿一笑道:“儿子生下来就不由你了,咱们老王家人都一个德性。”
王东来皱眉道:“这不是害人吗?”
王东来道:“没有这样的界限!就像你养了一头狼甚至是养了一恐龙,你压根就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脱离控制,我这一身内力以前让我威震江湖,但忽然有一天它就成了我的主人,它们听指挥的时候也像是主人对奴隶的施舍,大部分时间对你指手画脚非打即骂。”
王小军道:“走火入魔到底是什么感觉,我爸说他一天之中总有一次身体会失控的时候……”
胡泰来道:“小军,你还是不懂武林人,你说的道理谁都明白,可那些世界富豪们有哪个觉得自己钱够花了就停下了赚钱的脚步?练武之人也是一样的,我师父跟我说过,永远别觉得自己武功高,多暂这么认为了,那你就离栽跟头不远了。”
王东来道:“你以后不要再练了!”说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老头现在心神俱疲,软软地瘫在椅子上,说不出的颓唐和倦乏,和出现在大礼堂里神威凛凛的铁掌帮帮主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