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6章 超载

王东来自动忽略了孙子话里的浮夸成分,缓缓道:“这是主要分歧,你爸不让你练武,还是觉得靠我们铁掌帮目前这样的练法改良弊端希望太渺茫。功法里有反噬这是人人知道的,可是一代代还是这么以讹传讹地往下传,这样永远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觉得他这话说得对。”
这一切的发生像是天荒地老,又似乎只在一瞬之间,王小军愕然中就觉像被神魔附体,一股充沛不可挡的力量冲进他的丹田,又激荡着他的四肢百骸,顷刻奇经八脉全开,整个人像要飘起来一样晕眩、迷茫、又充满不可言说的莫测感……
王小军摊摊手道:“不教就不教吧,可是你一身的内力都传给了我,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我爸不希望我练武,怕的是我有朝一日也受反噬之苦,至于你……好像看出我是武学奇才,所以对我是有希望的,嘿嘿。”
王小军诧异道:“为什么呀?”
王东来神色复杂地一笑,他内力一出,精神反而见好,缓缓道:“小军,我的老伙计们和铁掌帮以后就都拜托你了。”
王东来道:“青青就算突破了第http://www.hetushu.com二重境我也不打算再让她练下去了,咱们铁掌帮不害人,你大师兄拜师时我也是言明其中利害才收的他。”
“坏的是第几张磁盘?”
王东来道:“那是因为你还年轻,新车超载总比快报废的车安全。”
王东来道:“你知道你爸和我最大的分歧是什么吗?”
王小军道:“我爸说我已经走火入魔,为什么我没有感觉?”
王小军耸肩道:“我没问题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当前的情况既是机遇又是挑战,我这辆小奥拓拉着一节车皮的货在高速上和人飙车,要是不出车祸,以后所有发动机都按我的做。”
王东来道:“所以我有了一个思路,以后铁掌帮再教弟子,只教给他最基本的修行方法,大约就是到第二重境的程度,后面的内功心法一概不传,然后让他自己自由发展,看过若干年后他到底会怎样,如果相安无事,再教他第三重境,就这样层层递推,什么时候他出现了反噬,那就说明当前的功法里有问题,我们就集中进行改良。”
王东来看着孙子,王小军眼和*图*书睛上被罩了一层氤氲之气,全身像会发光一样耀眼,这一刻,王东来既感欣慰又觉伤感,欣慰的是自己的内力毕竟传了下去;伤感的是如果说王小军以前还有退路,那他现在一辈子注定要和这些内力做斗争,找不到正确支配它们的路,他势必和自己一样受其所害……
王小军就在满屋子的废墟上蹿来蹿去,他如今快如鬼魅着实让人眼花缭乱,玩了一会,王小军脚尖点地向二楼跃去,但他固然比以前跳得高了不少,可是离二楼的楼梯还有一截距离。王小军立刻道:“爷爷,我看你视频里一蹦四五米,你是怎么弄的?”
王小军嘿嘿一笑,他潜运内力,脚下一动,身子嗖的一下蹿出老远,因为没能把握好尺度,脸差点撞在楼梯上,王小军自我解嘲道:“以前蹬个破自行车,现在换了法拉利,油门还是有点品不住啊。”
王东来道:“所以我觉得磁盘坏了一张也是天意,后面的路要靠你自己走,如果走通了你就是铁掌帮的恩人,如果走不通……那你就认了吧。”
王东来没好气道:“轻功不光是有深厚的m.hetushu.com内力就行,也是要讲究技巧的,我的磁盘里不是有运用之法吗?”
王东来道:“这就要靠你自己了,如果你把它们都驯服转化,全部为你所用,那就代表你成功了,咱们现在走的既是捷径也是险途,从这点上来说,我的内力其实是害了你,本来你还有几年时间,现在必须要争分夺秒了。”
王东来不悦道:“你吃了我六十年的内力,要连余巴川也打不了就别丢人现眼了!”
王小军道:“那怎么办?”
王东来瞟了他一眼道:“这不是你自己选的路吗?”
“那青青……”
王小军摊手道:“合着就害自己人呗?”但他知道跟爷爷是无理可讲的,老头做事向来就是这样,只把利弊告诉你,却不会给你具体意见,比如王小军很小的时候他会告诉王小军摸电门会触电,在池塘台子上玩会掉进去,却从不说你别摸电门、别在池塘边上玩的话,爷爷不可谓不疼自己,但能长这么大,王小军真的要先谢天再谢地,三谢城隍四谢邻居张大爷……
王东来纠正他道:“不是一节车皮,而是整辆火车!”
王小军瞪大眼睛和_图_书道:“你这是要把我当小白鼠啊?”
王小军道:“还说呢,不是消磁坏了一张嘛。”他赔个笑脸道,“你现在教我也不晚,多了不用,你先教我怎么能一下飞到二楼。”王小军最神往的其实还是轻功,铁掌威力如何强劲,在别人无非就是力气大而已,要一下能蹦个三四米在他看来才是武功的终极妙用和体现。
王小军现在终于明白了,看起来凶恶的父亲其实是妇人之仁,爷爷才是真正的鹰派,他不惜牺牲一代又一代的王家子弟也要改良铁掌里的弊端,不过对于这一点王小军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因为他也是王家人。
王小军试着挥出一掌,这一掌并不如何凌厉霸道,却把五步之外的墙壁上的浮土打掉了一层——只是掌风。王小军像看什么新鲜玩意一样端详着自己的手掌,雀跃道:“以后半夜开灯再也不用下床了!”
王小军点头道:“就是不知道以我现在的水平能不能打过余巴川。”
王东来淡淡道:“我不能教你。”
王小军想了想道:“第六张,看样子应该也是讲怎么修炼内力的,它坏了之后就和后面的衔接不上了,我是借着张庭雷送http://www.hetushu•com我的内功心法才勉强练到今天的地步,现在我有了你的内力,你直接教我技巧就好了。”
王东来道:“这么说它们还是听你指挥的?”
王东来见王小军不说话,忧心道:“小军?”
王小军和王东来面面相觑,过了好久王小军才不尴不尬道:“我要不是你孙子,你肯定得以为我是设计好了来图谋你的内力吧?”
王小军静立不语,王东来的那些内力虽然和他本身的内力同宗同源,但一时并不融合,他以前经常觉得自己内力也算颇有根基了,此时一比,简直就像几十乡勇见了盔甲狰狞的集团军,既自惭形秽又兴奋不已,而这支集团军虽然是客人身份,却肆无忌惮地在全身呼啸奔走,直接将全身的经脉都打通连接,至此之后,王小军练武再无此类羁绊,也就是传说中的打通了任督二脉,但王小军也隐隐地感到了一丝不安——这些新来者帮他做这些,固然可能有示好的意思,更多的像是宣示主权,这么庞大的一支军队驻扎在一个小镇上,自然要开疆僻壤建造军营,至于那些不成气候的原住民,他们也不放在眼里。
王东来道:“你先好好习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