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9章 了断

余巴川霍然转身,和王小军四目相对,掌风呼啸而来,王小军忽然面露迷之微笑,他轻巧地往前跨了小半步,主动把肩膀垫在了余巴川掌底——
王小军一掌横扫,余巴川冷丁背对他用胳膊肘直撞对方腰眼,同时右掌五根手指微曲,发出细微的噼啪之声,他已将全身功力凝聚在这一掌上,只要王小军不闪开,他就来个硬碰硬,他招式再妙,内功不行,就算这段日子勤学苦练,终究比不上自己,而在余巴川心里,拼个两败俱伤也是可以接受的!
这里面只有王石璞心中一片透亮,他再看王东来的神色里充满了复杂,既有惋惜又有不解,当然还有一丝欣然。
余巴川又惊又怒,双掌齐往王小军面目拍去,王小军抓在他前襟的手一抖,余巴川的攻势瞬间凌乱,王小军又是反手一巴掌抽在他那边的脸颊:“这掌是替冬卿姐打的!”
王小军又大声道:“自始至终,武协并没有亏待你,你伤害过的人都是无辜的,别人不说,甚至阿四在失去武功以后都被你革出门墙,像你这种不仁不义的东西,武协怎么可能让你执掌?哦对了,你想当武协主席也只是为了从内部破坏它而已吧?”
余巴川情急之下挥掌向王小军打去,王小军哧溜一下绕到了他的另一边,忽和-图-书然道:“余巴川,我爷爷当年为什么打你?”
胡泰来武功不低,但他练的是外家拳,所以和众人一样都是迷茫。
随着心态的变化,王小军更加从容、一招一式按部就班,抱着纯竞技甚至是学习的态度,反而越打越气贯长虹。余巴川则渐渐干缩,千头万绪在他心里一一闪过,他现在最大的担心仍是王东来做了手脚,因为从理性和客观的角度来说,王小军绝不该有这样的表现,慢慢的,他又开始怀疑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是不是被王东来那一巴掌打得受了暗伤,是不是连给人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
下面的人不少都已经淡忘了当年的事,还有一部分是新会员,私下一衡量,这些事情果然都是余巴川的风格,又见他不说话,都道他是理亏。
余巴川怒色一闪,顿住脚步双掌齐发,王小军一边还击一边道:“就因为你带着青城派的人在外面吃饭,一言不合砸了人家的小店,我爷爷让你道歉你不肯,对不对?”王小军接着道,“就为了这么点小事,你时隔多年之后为了报复我爷爷,派余老二和青城四秀到铁掌帮,想让阿四把青木掌的毒中在我胳膊上,结果误伤了胡泰来。为了和武协对抗,你想设立一个什么www.hetushu.com川蜀联盟,其实就是想搞一言堂,为此你又亲自上峨眉山,仗着峨眉派没有长辈撑腰,你对一群姑娘大打出手,重伤了冬卿,不光如此,四川各个门派都是你欺压的对象,甚至唐思思都差点成为你绑架的目标,我没冤枉你吧?”
其实王小军打得并不轻松,他同样没有找到很好的机会,而且心里同样不平静,吸收了爷爷六十年的内力,他本以为余巴川会不堪一击才对,但他很快就淡然了:他虽有深厚的内力但并没有显露,而想光靠招式来赢余巴川这样的顶尖高手,自然需要一个过程。自己在最需要升级的时候恰巧来了余巴川这么好的对手,从某种角度上说,自己是幸运的。
其实别说这些事情都是真的,就算王小军随便编排几个罪名余巴川也不在乎,在他心里,武林就是一个拳头说了算的地方,虽然王东来的出现打破了他的期望,但一不做二不休,也只有先拿下这次比试再说。他和王小军打过上百招,对他的底细还是了解的,保守估计说,五年之内他应该没有追上自己的希望才对,结果几十招打下来,余巴川竟连一次机会都没看到,很多依稀眼熟的招式,以前本来是漏洞百出,经过王小军稍加变化,顿时成了两副气象。
hetushu•com泰来下意识道:“这不是我……”
王小军慢慢收了架势,对台下的王石璞道:“抱歉啊大师兄,第三下本来该替你出气了,结果也没打成。”
王小军用的,正是他的滑步拳,只不过此刻改成了滑步掌,而且是让别人的手掌滑开,余巴川一掌拍空,脸上骇然变色,王小军一把抓住他的前襟,随手把他提了起来,顺势一巴掌抽在他脸上,喝道:“这是为老胡打的!”
到了他们这个水平的角逐,除了极个别的人能看出王小军在逐渐占据主动以外,大部分人还是在看热闹,按照一般人的理解,这场比拼的重头戏还是在王东来和绵月身上,王小军应该三招两式就被打下去才合乎情理,如今打得难解难分,他们自动解读为是余巴川怕了王东来所以故意手下留情,这货嘴上说得厉害,其实还是欺软怕硬,众人看他的目光不禁多了几分鄙视。
这时余巴川心里也生出最后一丝希望——王小军需要拿自己练手,就说明他的功夫还是不熟,在接下来越来越少的时间里,也是他击败王小军最后的机会!
下面的人看到这里个个都是莫名惊诧,这回他们也知道余巴川不是装的了,只跟王东来学了一晚上的武功,居然绝杀了余巴川,人们看看王东来又看看王小军,均觉不www.hetushu.com可置信!
陈觅觅在台下看着,喃喃道:“我从没见过小军这么义正言辞地质问一个人。”
这时圆通在绵月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绵月神色一紧,他忽然飞掠上台,右掌急速向王小军拍去,王小军正要再打余巴川第三巴掌,见绵月这掌吞吞吐吐闪闪烁烁,竟然无从躲起,只得扔开余巴川,同样以右掌迎了上去。
两股巨大的力量相撞,居然发出“嗖”的一声,余巴川的手掌像打在了一块圆不溜丢、外表光滑的坚冰上,突兀地滑了开去!
这一回,两人手掌相抵,终于发出了振聋发聩的一声巨响,会场中的人纷纷掩耳,王小军和绵月同时后退了一步,绵月看向他的眼神可谓无比复杂,下一秒,他扯起余巴川飞身下台,带着沙丽和圆通从后台闯出,竟然就此逃走!
陈觅觅也只能看出台上两人目前为止确实是平分秋色,但她不知道何以会这样,蓦然间,她也看向了王东来,却见老头背着手,脸上平静得如同风和日丽里的一面湖水。
胡泰来淡淡道:“他也该和余巴川做一个了结了。”
余巴川被王小军提着,就像小鸡落入了鹰爪,以前在他的盛气之下谁也不觉得他矮小,这会对比格外鲜明!绵月目光灼灼地盯着王小军,眼神里全是费解,转而,他猛的望向王东来和_图_书,见王东来也正平静地看着他,那意思很明显,台上胜负已分,接下来就看两人之间的较量了。绵月下意识地别过头去,似乎否定了自己的猜想,至于台上的余巴川,他反而不在意了。
五十招一过,余巴川懊悔不已!随着王小军招式渐趋纯熟,余巴川知道今天(或者说从今以后)是再也不可能赢了,他懊悔的是自己给人家当了这半天陪练还不自知,如今江湖上他这个级别的陪练恐怕寥寥无几,就拿会场上这三四百人来说,就绝难再找出一个,自己就像一块无私的磨刀石一样,让对手在身上把刃蹭锋利了!
余巴川一语不发,心里暗暗惊讶,他惊的不是王小军的数落,而是这么多招过去了,他的攻击就像打在了万年冰山上,小臂和手掌都隐隐作痛,王小军居然还有余裕的样子。
余巴川忽然想起在峨眉山上他和王小军大战的那次情形,那次峨眉派上百人环伺在侧,他顾及到对方有一拥而上的可能,所以不敢把全部力量都用在对付王小军身上,就像作为成年人和一个孩子打架而孩子的家长也在场,他一边要自命身份,一边得防备人家家大人动手,那次如果不是情况特殊,就算10个王小军也早死了,可现在,余巴川有了这样的感觉——他和王小军的身份置换,他变成了那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