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0章 新主席

这一切事起仓促,众人只一眨眼的工夫绵月他们已经逃走,台上只剩了王小军一个人,台下则一片哗然。
王小军见下面所有人的目光都粘在自己身上,其中质疑的有之、羡慕的有之、自然也有不少面带讥诮和不忿的,王小军叹气道:“你们让我说什么好呢?”
吴军却道:“我退出武协不是针对你或者你爷爷,实在是因为绵月他在会前就找过我,而且我已经答应他加入他的民协,今天的事情我看得出绵月有理亏的地方,不过答应过别人的事情我还是要做到,至于到底加入武协还是民协,请容我再想想,就算我决定回来,那也得先跟绵月把话说清楚。”
王小军道:“幸亏有人念你的好,通过提议帮你多留了十天。”
华涛使劲摆手道:“别别别,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当主席还不如直接解散了呢。”众人都跟着干笑。
王小军仍然道:“既然是一个协会,当然去留随意,我们绝不勉强别人留下。”
王小军叹了口气道:“最后我要说的就是武协的这些规定了,说实话到底有些什么规定我还不是特别清楚,你们也知道我没参加最后一天的‘理论考试’,不过有一点我想阐明,就是武协会员不许插手民间事务的规定,我做一下调整吧,以后你们在街上碰见拎包的、抢劫的,该打就打和-图-书,不想管也随便,别太上纲上线也别把自己当超人,怎么说呢,就把自己当个搞IT的、卖保险的、写小说的,只要不犯法,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吧。”
王东来对王小军道:“小军,作为新上任的主席,你给大家说几句吧。”
王小军见下面无数双眼睛一起粘在他身上,刚才他一心一意地和余巴川交手还没觉得什么,这时就算他这样的厚脸皮也不禁窘迫,当下就要跳下台来。
众人都跟着点头。
这时一个中年应声站起道:“那我这就申请退出武协。”
王小军道:“吴哥是讲究人,你请便吧。”他自我打趣道,“看来我的演讲还是管用的嘛。”
王小军不尴不尬道:“爷爷,你歇了可不是几天,已经足足一年半了,按规矩,你的武协主席也该被撤职了。”
吴军带头一走,跟在他后面又走了十几个,王小军他们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留下的人未必是真心想待在武协,但这些人却是铁了心离开。
张庭雷站在下面道:“别得意了,我们也是看在你孙子的面子上!”
胡泰来和唐思思还有卫鲁豫等人带头鼓掌,在一片掌声中,王小军愁眉苦脸道:“你们这就算定死了是吧,我没有退路了是吧?”众人都以为他这是要做做样子,掌声更热烈了。
王东来不理他,仍http://www.hetushu.com对下面道:“有人有意见吗?”
“呃……这……”王小军这次是真的发窘了,他能当上常委就已经觉得满是荒诞感,这时黄袍加身,真的像做梦一样,换了别人可能会欣喜若狂外加膨胀一阵子,毕竟就算从太子到顺利登基也要经过无数波折和暗算,可王小军就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那是因为他至今也对武林没什么感觉,一个对火车不感兴趣的人,无论你让当站长还是机务段段长他都不会开心的……王小军不由自主地把眼光放到了华涛身上,如今六大派里,少林武当都出了内乱,崆峒派相当于投敌,峨眉则挑不起重担,王小军当然知道爷爷也不可能继续担任主席,那么最后的老资格就剩了华涛。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新上任的主席为什么会有此一说。
这句话其实是王静湖说过的,王小军记忆犹新,这时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说完他也后悔了,可是已经晚了,他只好咬了咬牙道:“咱们武林人士在外人眼里快意恩仇、行侠仗义,但就我这几个月的体验,大多时候却不是这样,在座的很多人,用在讲面子、讲排场上的工夫可比用在武学上的多,拉帮结派沾沾自喜,你捧着我,做错事也是对的,你不顺着我,做对事也是错的,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过节就记m•hetushu•com仇一辈子,甚至是几辈子,我敢说,江湖上的恩怨往上翻都是芝麻大的小事,你们那些彼此看不顺眼的,现在告诉我,谁和谁是真的杀父之仇?有多少只是因为他少敬了你一杯酒、打招呼的时候没跟你点头?把睚眦必报当成热血是不行的啊同志们!”
王东来打个哈哈道:“越说越离奇,这里居然还有人念我的好?”
王小军叹了口气,小声道:“看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王东来顺着王小军的目光扫了一眼华涛道:“华掌门,本来论资排辈的话这个主席该到你当,你不会有意见吧?”
王东来大笑道:“就你这个老东西敢说实话,我也说么,我在武协这么多年干过什么好事,我自己都想不出来。”
那些曾投过同意票的人此时不禁人人自危,自然也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跳出来。
王东来忽然一摆手,同时大步往台上走来,老头也不知是不是太过激动,竟然在台阶上绊了一下,他踉跄着上了台,抓过麦克风沉声道:“现在还有人要退出武协吗?”
“什么?”王小军既震惊又莫名其妙,他小声道,“爷爷,主席都是选出来的,不能世袭,而且你这是隔代遗传……”
王小军想了想道:“至于去留问题……”王东来小声道:“小军,这件事上可不能开玩笑!”
王东来瞪着台下道:“和*图*书我才歇了几天,瞧瞧你们把武协搞得乌烟瘴气的!”
唐思思和陈觅觅见他说得如此痛心疾首,都几乎要笑场。但会场里却有不少人面色凝重,江湖人视面子重于生命,王小军说的那种情况听起来像笑话,但在这个场合里却真有发生,而且不只一例,那些所谓相互“有仇”的人此刻遥遥相望,不禁都是脸上一红。很多事情都是逐渐失控的,比如甲敬酒的时候无意中落了乙,乙至此觉得甲是对自己有意见,下次也故意找个场合让他不痛快,而甲就算事后知道了起因,也不可能再去解释,从此以后越闹越僵,发展成世仇也毫不奇怪。王小军有这样的感触是因为见多了这样的事情,青城派和峨眉派、余巴川和爷爷的事情都不用拿来举例,就说张庭雷,老头并不是不讲理的人,也知道自己的侄子不是东西,但被别派的人打了,老头还是第一时间就上门寻衅,有“面子”这两个字作怪,他就不得不这么做。
“武林?”王小军忽然脱口而出道,“武林就是一个大粪坑。”
王小军拦住王东来道:“爷爷不要这样,我有言在先不勉强。”他苦笑道,“我这么不靠谱的人都当主席了,人家退出也情有可原。”
王东来忽然道:“这么说我现在还是武协主席?”
王东来道:“还有人想撤我职?”
下面有人道:“就说说和-图-书你对武林的看法吧。”
下面的人只能跟着嘿嘿哈哈地赔笑。
人们都不傻,谁也不会在这种时候站出来唱反调,按地位来说,铁掌帮这么多年一直把持着武协,论武功,在场的没人有把握打过王小军,虽说资历差了点,但资历这个东西向来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普通工人的儿子在一个岗位上干一年就是资历尚浅,大领导的儿子就可以说是“有扎实的基层经验”,谁也没指望王东来的孙子四五十岁才接爷爷的班儿,于是索性有人带头鼓起掌来。
“好!”王东来大声道,“那我就把武协主席之位传给我孙子王小军,你们谁有意见?”
王东来怒视着他道:“吴军,我孙子给你脸了是吗?”
王小军顿了顿又道:“说到热血那就更简单了,哪有什么热血啊,就是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就拿让我当主席这事来说,有些人要不是怕打不过我爷爷,只怕早就该闹事了。自然,我这个主席当之有愧,但是只要让我在这位子上待一天,我就尽力干一点实事,我希望大家以后能把武协当成实实在在自己的地方,每次来开会之前心里想着我这次去又能见到谁了,而不是我又能见到谁,这次一定要报上次的仇,打出他屎来。”说到这,他不好意思道,“这一点我以前就做得很不好。”
众人也跟着干笑,武协开会类似的情况当然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