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1章 阴寒入体

吴峰道:“虽然你是个好孩子,但你来当武协的主席我还是不放心。”
陈觅觅凝重地看了王东来一眼,迟疑道:“老爷子,您不会是把功力都传给小军了吧?”
吴峰道:“你为什么没有去?”
众人都是暗笑,周佳经过武协大会上揭穿绵月一事,俨然成了唐门的智囊,不过别说唐德,就连别的门派的人这时见了周佳都是敬佩三分,这女子不会半点武功,但有勇有谋,胆气胸襟不输给任何男人。
王小军嬉皮笑脸道:“快别闹了。”
王小军耸耸肩:“我这还有一摊子事儿要处理呢。”
众人一起寒了一个,唐思思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陈觅觅,问道:“二哥小军,你俩……干什么呢?”
吴峰一笑道:“好了,我看出我们在这里不受欢迎,我要跟你说的话也说完了,关于绵月的事,你有什么新线索欢迎随时跟我联系。”
“你怎么知道我心动过?”
王小军问陈觅觅:“你猜出来没?”
王小军挠头道:“吴老总有话还是直说吧。”
“你们这些希望一展宏图的年轻人,势必会把它的规矩当成束缚。”他忽然话峰一转道,“我有个战友的儿子是个退伍兵,服役期间m.hetushu.com表现优良,退伍当天他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个男人当街殴打一个妇女并要抢她的钱,他一拳就把那男人鼻梁打折了,结果那只是一对闹别扭的夫妻,男人抢老婆的钱是为了买彩票。”
王小军道:“不比你多,我也是刚知道,他们的新协会叫民协。”
王小军道:“你放心,在我的领导下,武协一定会尽快解散的。”
“为什么?”
这两个人王小军却都认识,老的那个是在峨眉山下见过一面的吴峰,年轻人则是铁掌帮弃徒齐飞。
胡泰来和唐思思等人这时也都围在前排,一听这话都猜出了十之八九,众人既震撼又惊讶,看王小军的眼神也变得复杂了。王东来内功失控后的惨状他们都是亲眼所见,老王已然如此,小王该如何收场?
吴峰示意王小军跟他来到角落里,然后低声道:“绵月组一个新的协会,好让武林人更多地参加到社会中来,这事你知道多少?”
瓦督沉着脸道:“以我徒弟的本事,想也不会出什么意外,我才懒得管他。”他冲王东来匆匆一点头道,“王帮主,我这就告辞了。”说着也不管别人,径自走了。这老头和_图_书性情孤傲,冲王东来打个招呼就算给足了面子,至于王小军则完全不在他的视线内。
王小军骤然松懈道:“他们可算帮了大忙了,不然……”
下面也有不少人认识吴峰,纷纷小声议论。
吴峰道:“我们这次来是为了调查绵月及其手下盗窃勒索一案,我听说绵月为了达成不可告人的目的,偷窃了在座不少人的宝贝要挟大家,有人要举报他吗?”
王东来低喝道:“都是你师父发明的好功夫!”自然,这话里并无怒意,更像是一句调侃。
唐思思忽然道:“我大哥他们是在少林失踪的,咱们这就去少林要人吧!”
王小军道:“这算夸我还是骂我?”
吴峰又问了一遍还是没人搭茬,齐飞在王小军身后小声道:“小军,你说句话。”
王小军拍头道:“对了,还有这么一码子事呢,青青也失踪好几天了。”
周佳道:“绵月做事滴水不漏,咱们去少林只怕要空跑一趟,要是平时也就罢了,现在唐傲急需回去疗伤,我看这个苦差还是让年轻人去干吧。”
王小军纳闷道:“你今天问题很多呀,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这么问吗?”
王小军话音未落,门口有人忽http://www•hetushu•com然鼓起掌来。众人回头一看,见一老一少两个人走了进来,老的那个大约六十多岁,年轻的到不到三十的样子,两个人都身穿警服,那个老警察一边鼓掌一边走上主席台,大声道:“王小军说得好,重点在于‘不犯法’三个字。”
唐德扭头问周佳:“小佳,你怎么看?”
王东来看了他一眼道:“你都知道了?”
唐德沉吟道:“奇怪,不见了的都是些年轻高手——”他一眼扫见了点苍派的瓦督,于是高声道,“瓦帮主,丁青峰后来跟你通过电话吗?”
下面无人说话,丢了东西的王青和钱小豪也神情淡定,彷佛事不关己。
王小军下意识地拉住唐傲的手道:“傲兄,你怎么样?”然而他的手刚和唐傲的皮肤一碰,就觉唐傲手上冷丁传来一股裹挟着阴冷之意的内力,王小军这时体内功力澎湃,一遇外袭自然而然地迎了过去,两股内力一撞,彼此纠缠了片刻,唐傲体内的阴寒瞬间瓦解,那股阴寒内力却趁机钻入了王小军的经脉,但在王东来六十年狂涛骇浪功力的猛攻下,刚入体即消散如灰。唐傲和王小军同时打了个激灵,一起道:“好爽!”
王东来直http://www•hetushu.com接问吴峰:“以往武协大会民武部按例是不参加的,这次怎么想起凑这个热闹了?”
王小军和他握了握,赧然道:“当不好,瞎当。”
唐傲脸色苍白,竟连话也不能多说。
唐思思吓了一跳,一回头原来是唐德在喊她。老头本来是背着手施施然走过来的,这时见了王小军,忽然抱了抱拳道:“小王主席!”
王小军笑嘻嘻道:“我没什么好说,我也不提倡打架打输了就告老师,这件事我们自己会解决的。”
唐德无语,又和王东来等人打过招呼,这才问唐思思:“你大哥这几天都没和你联系吗?”
吴峰道:“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王小军一笑道:“所有白胡子大爷都是纸老虎,我亲爷爷就是绝顶高手,所以我省了往山崖底下掉的辛苦了。”
吴峰道:“是因为你跟余巴川势不两立吧——如果排除余巴川的原因,你会不会加入民协呢?”
吴峰道:“因为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个有骨气有血性的年轻人,而且通过那件事我就知道,武协未必适合你,它的条条框框太多了。”
王东来目光灼灼道:“我说绵月怎么突然跑了,原来是被条子盯上了。”
吴峰叹了口气道:m.hetushu.com“王小军,你说话办事越来越像江湖人了。”
吴峰冲王小军伸出手道:“才几天不见,当了武协主席了?”
吴峰道:“不要凭冲动做事,我希望你以后做每个决定前都能三思而后行,以前的武协它纵然迂腐、消沉,但我从不担心它出轨,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更怀念你爷爷的时代。”
王小军一笑道:“我已经给改了。”
王小军道:“好,你的中心思想我也理解了——下次我把人鼻梁打折之前肯定会先问问他们是不是两口子。”
吴峰道:“绵月的新协会很有煽动性,加上过去的武林确实死水一片,我承认民协对咱们江湖人是有吸引力的,别说你,连我乍一听都心动。”
唐思思捂嘴道:“那你以后发起狂来会不会把我们都打死?”
王小军道:“他要不是为了新协会拆老协会的台我本来没什么看法,他还曾邀请我加入他的协会。”
唐思思道:“没有啊。”
齐飞见了王东来后一时不知该怎么称呼,只好低声道:“王老前辈好。”
王石璞低头道:“是。”
这时就听有人大声道:“思思!”
王石璞上前拉住王东来低声道:“师父,您没事吧?”
吴峰一招手,带着齐飞又从大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