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4章 坑主

唐思思强迫症顿犯,小声道:“见外客,外客,客。”
王小军道:“真的是很重要的事!”
唐思思道:“如果武林是个大粪坑,那你现在就是坑主。”
王小军叹气道:“身在这个大粪坑里,自然要受感染的。”
唐思思道:“你当时为什么不把他抓住?”
沙胜点点头,再不多说走进了候机楼。
王小军猛的起身,目光灼灼道:“不行,我一定要调查清楚,如果绵月只是想另立炉灶我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要是真坏到这份上,我绝不放过他!我们这虽然是个粪坑,但不容苍蝇!”
说到这大家均感头疼,这时已经到了机场,王小军停下车回头问沙胜:“你是几点的飞机?”
说话间小和尚很快又跑了回来,他推开大门道:“几位里边请,方丈在茶室恭候各位。”
沙胜吭哧了半天道:“打折机票,不能改签。”
王小军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纳闷道:“旺旺雪饼?”
沙胜下了车,取上行礼,他低头看着车里的王小军,犹豫再三道:“王小军,虽然沙丽阴了我,但我毕竟是她爷爷,万一你和她动起手来……”
胡泰来哑然失笑道:“坑主?www.hetushu.com
陈觅觅又好气又好笑道:“我是该说你爱炫呢还是自暴自弃呢,哪有你这么说话的?”
王小军道:“我们见他是有要紧的事情要说。”
王小军道:“那你告诉我,我们要怎么样他才肯见我们。”
王小军道:“小师傅,请问妙云禅师在吗?”
沙胜本来想走,想了想最终还是多说了一句:“孙立那个人你们也要小心,他很可能是绵月一伙的,他来帮中找我那次,绕圈子说了半天废话,说不定就是他和沙丽设计好来抓我把柄的。”
王小军大喜,喃喃道:“武协主席还有这样的好处呢!”
小和尚终于想起,双手合十道:“原来是王小军施主。”
王小军上前拍了拍门,一边征询陈觅觅的意见:“咱们是应该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还是打输了架的小朋友告家长的样子?”
王小军边开车边道:“当然是去少林要人!”
小和尚道:“我们方丈也是今日刚回寺里。”
王小军趴在方向盘上道:“如果孙立干的事儿都是绵月唆使的,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陈觅觅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王小军纳闷道:“你早就没和*图*书事了,怎么现在才回去?”
王小军慢慢推开门,就见一个头上有戒疤的老和尚盘腿坐在一张矮几后,他对面同样摆好了四个蒲团,茶几上则放着刚沏好的茶,小屋里雾气袅袅,恍若仙境。
王小军纳闷道:“不是说刚回来吗,为什么来得不巧?”
王小军一进来就急忙客气道:“太不好意思了,怎么能让妙云禅师等我们几个小辈呢?”
沙胜道:“时间刚好。”
胡泰来道:“咱们就算找人死磕也得找个罪名吧?绵月他们只是想建个新协会而已,偷人宝贝的事儿,看样子那些主人也没打算追究……”
妙云面带笑意道:“我也没特意等你们,我本来在这屋歇着,你们要见我,我就把你们叫到这来了。”
陈觅觅默然。
王小军摊手道:“那你让我跟一个小和尚怎么说?说我能有今天也是和自己的努力打拼、不轻易放弃是分不开的?”
众人恍然。
小和尚又吃惊道:“武协主席?在哪里?”
陈觅觅道:“武协考核都是绵月搞出来的,他此时必然不会回少林,我看把我们这趟归结成告状更合适。”
王小军道:“明白,虽然她抽烟喝酒烫头纹身说脏话和_图_书打架搞心机,但她是个好女孩——放心,我不会打死她的。”
“呃……”王小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武林里的高人他倒是见过不少,自己的爷爷可能是太熟了,他从没觉得有什么特殊,净禅子豁达疏朗,也像是同辈的朋友一样,只有妙云禅师既是武林泰斗又是高僧,他心里不免有些战战兢兢,果然这第一句话就没接好。他见这老和尚身材瘦小,颌下有十几根长而稀疏的胡子也不特意打理,往脸上看,皱纹堆垒满是老年斑,跟一般的老和尚也没什么两样。说实话王小军有点失望,对这种“没气场、没大红袈裟、没睿智眼神”的三无世外高僧他有点始料未及,他以为少林派掌门,就算没有洞察一切的犀利,也该是那种看一眼就让人觉得沾了佛光的大智之士,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妙云禅师看上去就像个在佛祖手下混了一辈子饭的老职工。
小和尚道:“抱歉,我们方丈向来不见外客。”
“你去吧。”王小军说着就坐在了台阶上。
说到去少林,王小军这回可是轻车熟路,四个人不多时就到了少林派的大门前,与几天前不同的是,这一回红色的大门紧闭。
唐思思http://www.hetushu.com捂脸道:“真理直气壮!”
小和尚道:“我们方丈不见外客。”
王小军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就是。”
王小军笑嘻嘻道:“我们不是外客,你去告诉妙云禅师,就说武协主席特来拜访。”
唐思思无语道:“你说的这还是人吗?”
唐思思道:“自从小军当了坑主,他的想法就越来越猜不透了……”
陈觅觅道:“沙前辈,那我们就不送你了,祝你一路平安。”
小和尚:“不见外客。”
陈觅觅道:“江湖人就是这样,吃了亏只要不栽面就不会记仇,绵月礼也赔了,歉也道了,而且归根结底他的目的是想拉拢这帮人,还让这帮人觉得自己很重要,绵月这是把人心都算准了。”
王小军道:“没错,绵月这么做别人可以不追究,但少林应该给个说法,咱们这就找妙云老和尚告状去!”
王小军道:“我要是坑主,那你们就是坑里的……”
“那太好了,我们想求见他老人家。”
陈觅觅看着王小军微微一笑道:“吴峰说得没错,你现在说话办事越来越像江湖人了。”
王小军道:“绵月干的虽然是偷鸡摸狗的事情,但他高就高在事后还一副是为了整个武林http://m.hetushu.com的样子,最近这种真小人好像很吃香,干了坏事只要承认就能得到大家的原谅,武协里的人三观真是有问题,作为主席我是不是该开门三观课?”
王小军道:“以前是我爷爷,现在是我,你听说过富二代富三代吧,我就是武三代!”
唐思思道:“那我们现在去哪?”
小和尚讷讷道:“王施主不要开玩笑,武协主席不是……”
小和尚似乎不想多说,直接退了回去就要关门,王小军伸手抵在门上,小和尚吃惊道:“王施主是想在少林寺动武吗?”
胡泰来忽道:“因为干坏事也是参与社会活动的一种方式,虽然是最坏的一种方式。”
小和尚低眉垂首道:“王施主来得不巧。”
王小军道:“要是老胡犯了事来找我,我最多只能劝他自首,难道真的跟他动手?”
小和尚愣了愣道:“这样的话……我只能先去通报一声,见不见还要请方丈决定。”
不等陈觅觅说话,门一开,以前负责看门的那个小和尚走了出来,他见到王小军后一愣道:“王、王、……”
在小和尚的指引下,几个人进了里面的院子,小和尚站在一扇门前合十道:“方丈就在里面。”
陈觅觅皱眉道:“说正事说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