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5章 禅师

王小军忽道:“对了,禅师怎么不给人讲禅了?”他以前也听人说起过,妙云禅师是出了名的爱给人讲禅,江轻霞就记忆深刻。可今天一见,老和尚似乎话也不是太多,更别说打机锋了。
唐思思道:“那您喝的是?”
“呃……”王小军顿时脸上一红。
妙云又茫然地摇头。
王小军崩溃道:“您才看出来啊?”陈觅觅急忙又拽了他一把,照这样下去,妙云不怎么样,王小军先得气得吃速效……
妙云道:“我自从过了70岁以后就不太跟人说这些了,因为我发现强行给人讲禅也是一种执念和贪欲,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而且这东西全凭个人的慧根和善意,有的人粗枝大叶什么都不想,说不定反而暗合禅机呢。”
妙云道:“我们修禅的人讲究是心如止水,这些能侵扰人心神的东西都是不爱的。”
陈觅觅无奈,大声道:“我师兄他不好!”
王小军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他激愤道:“只是不太对吗?”
王小军道:“他当然不会跟您说,事实上他今年代替您出席武协就憋着一个大阴谋——武林里最近有很多门派都丢了宝贝的事情您想必也没听说?”
王小军无语凝咽:“这就完啦?”
王小军叹气道:“传闻是真的,我有件事没对和-图-书您说,我爷爷他是顶着走火入魔的煎熬来到会场的,为的就是能吓走你师弟,但这个秘密已经瞒不了多久了。”
妙云似乎也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只是微微点头道:“人老了就是这样,乱七八糟的事就多了,以前年轻的时候不觉得什么,现在就是事儿了,精力也不行了……”
王小军端起杯来看了一眼,又皱了皱眉,原来茶杯里只有些茶叶沫子,味道也不如何芬芳,他本以为和少林方丈品茶谈禅是件逼格很高的事,没想到这么瞎凑合。
王小军一副宝相庄严的样子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说不定我不去管它,反而无意中就化解了呢。”
妙云在整个倾听过程中面无表情,很多人愤怒到了极点也会有这种表现,陈觅觅还怕老和尚一时承受不了,示意王小军冷静,不料妙云听他说完,淡淡道:“这件事……绵月他干得不太对啊。”
妙云道:“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想见我才随口编了个谎儿,没想到是真的。”
此言一出,王小军算是彻底服了,你不得不承认,老和尚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情,绵月如日中天,在江湖上一呼百应,又当壮年,少林派无人能敌,所以接下来也就顺理成章——老和尚这是没打算插手。继和-图-书“没有强大气场、没有大红袈裟、没有睿智眼神”的三无之后,老和尚又玩起了“不生气、不承担、不走心”的三不……
妙云点点头道:“哦,几年前见过一面,认不得了,你师兄还好吗?”
胡泰来打圆场道:“能喝道正宗的山泉水也是不错的。”
妙云一如既往地平静道:“原来如此。”他忽道,“你是怎么打败余巴川的?”
王小军小心翼翼道:“什么原因呢?”
众人绝倒。
王小军指了指自己,干脆大声道:“是我,我叫王小军,我爷爷是王东来。”
陈觅觅愕然,武当派出了这么大的事,妙云居然不知道,她低声道:“我师兄他……最近摊上了烦心事,不过就不劳大师挂怀……”
王小军敬佩无限道:“说明禅师的境界又高了一层!”
四个年轻人坐在蒲团上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老和尚要碎碎念到什么时候。
妙云摆手道:“都坐吧。”他看着两个姑娘道,“你们俩谁是陈觅觅?”
王小军赧然道:“是……当时情况特殊,也没征求您的意见。”
妙云摇头道:“没听他跟我说过。”
王小军继续无语,这老和尚也太爱走神了。
四个人挨挨擦擦地走进来,胡泰来首先躬身施礼道:“妙云禅师!”王小军他们和*图*书也跟着乱七八糟地各自鞠躬抱拳打招呼。
妙云道:“我老了,肺活量不够了,说不动了。”
妙云诧异道:“你爷爷直接把主席的位子扔给你了?”
妙云嘿然道:“我看出来了,你们这是找我告状来了。”
妙云却兀自出神道:“神奇,神奇,没想到世上真有传功这种事情,我还以为这是那些写小说的人胡编乱造的。”
陈觅觅无语道:“大师,我是。”
胡泰来道:“禅师,您不管的话,武林里就再无人能制得住他了。”
妙云摸了摸光头道:“你是想让我出个声明讨伐他吗?哎,这些年少林的事务都是绵月掌管,他的名气不比我小,江湖上认他的人比认我的人还多,我就早没看出来绵月的世俗心这么强,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如此,看来我们的师兄弟缘分也要尽了。”
妙云摇摇头道:“不是,主要还有别的原因。”
妙云这才道:“你刚才说我师弟怎么了?”
妙云道:“难道你想让老和尚当面锣对面鼓地找他打一架?我都快80了,他才40多,我打不过他啊。”
王小军大声道:“今年有件事您必须知道,绵月是您师弟吧?”
妙云思索了片刻,忽问王小军:“你爷爷不是回来了吗?这么说关于他走火入魔的传闻是假和_图_书的?”
众人:“……”
“他组了一个和武协对立的协会叫民协,这事儿您知道吗?”
唐思思纳闷道:“您平时不喝茶的吗?”
王小军和陈觅觅对视了一眼,陈觅觅微微点头,意思是让他坦白,毕竟王东来的事想也遮盖不了多久,而且没必要向这位少林高僧隐瞒什么。
王小军不禁感到佩服,老和尚虽然两耳不闻窗外事,但是涉及到武功的事情还是慧眼如炬,知道凭王小军的本事打败余巴川很违背常理,他老实道:“我爷爷为了自保只能散功,但是由于机缘巧合,他的功力都被转到了我身上。”
妙云嘀咕了几句,愕尔抬头道:“谁是现在的武协主席?”
妙云瞟了他一眼道:“这里是近郊,哪来的山泉?”
妙云摆摆手道:“有人跟我说我也不想听,不就是个应景儿的事儿吗?往年我在会上不是打盹就是睡觉,寻思今年就别去出洋相了。”
妙云云淡风轻道:“那你们希望我怎么做呢?”
妙云终于惊讶得在原地一探身道:“那你还有闲心管别人的事呢?”
妙云把手放在耳朵边上道:“你说什么?”
王小军小声道:“老和尚耳朵不太好使了。”
王小军一五一十地把绵月和余巴川还有沙丽勾结起来组建民协、指使神盗门偷人宝贝加以威胁www.hetushu.com、怎么设计一步一步让沙丽取代沙胜、同时用了无数小手段让余巴川合理出现在武协会场,又公然分裂武协的事说了一遍,很多细节他也是在讲述中才回忆起来,说到半截自己都气愤得不行,喝了好几口茶叶沫子……
王小军无语,这无疑又是一句实话。王东来的一身内力就像是颗定时炸弹,虽然现在还没有爆发,但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给他致命一击,王小军苦笑道:“我也是没办法,现在两帮人打架,我是其中一帮人的老大,虽然他们未必把我当回事,但至少名义上是。”
妙云这才对王小军郑重道:“你这个事儿可比找绵月算账严重多了,你还不找个清净无人的地方参详化解之法?”
妙云把杯子斜过来给她看:“白水。”
妙云道:“胡说八道,这句话怎么可以这么解?”
王小军道:“出了这样的叛徒,少林总得给武林一个交代吧?”
王小军虚弱道:“这个问题打住——”
妙云往下按了按手道:“你不用跟我喊,刚才我是走神了,我耳朵好使着呢。”
妙云似乎也在替他尴尬,乐呵呵道:“喝茶,喝茶。”
王小军郁闷道:“这两天武协的事儿没人跟您说吗?”
妙云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微笑道:“见谅,平常这里没人喝茶,所以也没什么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