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2章 口信

秦祥林傻笑着挥手道:“大哥再见。”
金刀王道:“对,怎么了?”
众人都尴尬得笑了起来。
陈觅觅一边往外走一边摇头道:“这是什么辈儿啊——小军,什么事儿?”
王小军点点头:“我怀疑是青青。”
王小军不忘本职工作道:“说到底,熊前辈和秦前辈的事情打算怎么解决?”
胡泰来感叹道:“酒真是好东西啊,你再能打也无非是谁也不去惹你,可是喝酒却能把老头喝成兄弟。”
王小军嘿然道:“我脑子一充血,你说的啥我也忘了。”
熊炆不悦道:“恶心谁呢,你真以为我把块地看在眼里了?”
金刀王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老子不要!”
众人都嘿嘿哈哈地赔笑,觉得这句话说得恳切。
金刀王热烈道:“一起一起。”
秦祥林摆手道:“那块地我不要了,给他开超市去!”
熊炆点头:“诶,成。”
王小军无语道:“我说一句行不?”
金刀王招手把大徒弟叫进来,嘱咐他道:“小军兄弟不管去哪,你管送管接。”
王小军道:“王老爷子,咱们虽是武林人,可也不能真的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吧?”他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原来王小军忽然想到自己以后要替武协去对付绵月,必将有一天要和他面对和_图_书面地硬拼一场,如果武林人真的都信奉“拳头即真理”,那对他来说可不妙!
熊炆瞪眼道:“刚才还挺好的,怎么这会也虚伪起来了,我们是被你打服的,这杯酒就该我们敬你。”
王小军拱了拱手拔腿就往外走,熊炆和秦祥林这会早就喝多了,两人见王小军走,勾肩搭背踉踉跄跄地追出门,熊炆扬着脖子喊:“军儿,你们武协还招人不?”
秦祥林道:“那就这么定了,我和老熊一起出钱,开超市!”
金刀王对王小军感慨道:“早知道让你一来就开打好了,费了这半天劲!”
金刀王把手按在他肩膀上道:“好,本地有什么事你就吩咐我徒弟办。”
王小军这才诚恳道:“我也冲动了,说好了你找我是来平事儿的,结果我一句话也没说你就让我退场,答应的是让我当主演,最后你连群众甲都没让我发挥,我这不是恼羞成怒了吗?”
王小军从小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两个老头一说好话,他臊得满脸通红,中华五千年传承下来的尊老爱幼美德都冒出来,心里也确实有点后悔,这一桌老头加起来都快1000岁了,让他一顿大巴掌都给拍在了地上,要不是实在憋屈,这种事他以前也干不出来。
王小军胀和图书红了脸道:“快别这么说了王老前辈,我也是多喝了几杯……”
这回连王小军和陈觅觅等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王小军愕然道:“我找个台阶也不行?”
熊炆不耐烦道:“你还会别的不会?就他还不骄不躁呢?”
秦祥林道:“不骄不躁,后生可畏啊。”
金刀王嗫嚅道:“小军,今天这事儿确实是我不对,先不说把你当了小屁孩儿,因为私事也不该把你扯进来,你现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看你还愿意认我这个朋友吗?”
王小军迟疑道:“啥意思?”
可是跟气氛不符的是,这些人自打进门还是没一个人说话,金刀王默默地把王小军请到主位上之后就在下首坐下,这时饭菜齐备,桌上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连个开场的也没有。
秦祥林摆摆手道:“不说你,我也看走眼了,说实话一开始我跟你想法是一样的,可是后来是见识了,小王主席有十分本事只讲三分排场那是他低调,我们把人家谦虚当心虚,这顿打挨得是活该。”秦祥林站起身道,“小王主席,你觉得我们贱也好,欺软怕硬也好,不过就冲你这身功夫,我也服你。”
熊炆一摆手道:“啥也别说了小王主席,我们服了。”
王小军道:“不管干什么,两hetushu.com位前辈一起投资就是了,以后说起来也是一段佳话。”
“你说。”一桌老头急忙放下筷子酒杯,连掏耳朵的都凝立不动,生怕这次又得罪了这位武协主席。
“口信?”众人均感纳闷,在这个有台手机就能勾搭全世界的时代,这个词听起来有些陌生,也增加了几分神秘。
陈觅觅道:“你怀疑这个姑娘是……”
金刀王和他大舅子、亲家,加上王小军他们将近20多号人上了楼又进了一个大包,服务员看来是得到了特别吩咐,川流不息地给这桌上酒上菜,不大会工夫就摆了一桌更丰盛的酒菜。
熊炆怒道:“姓秦的你还在这挑事是不是?”
金刀王举杯道:“不多说了,这杯酒我敬小王主席,敬咱们不打不相识。”
满屋子人听到他的口气都放下酒杯,金刀王大大咧咧道:“这是谁跟我兄弟找茬呢?我一刀拍死他!”
熊炆嘿嘿一笑道:“这回不是,我是真觉得你的主意比我的靠谱,我听了你的话也觉得每天卖一袋酱油两瓶醋的没啥发展。”
众人哈哈大笑,气氛终于融洽到了极点。
秦祥林道:“合着你以为我就看在眼里啦?今天当着小王主席我还就把话撂这,那块地我肯定不碰了,你拿去盖厕所盖化粪池我也不管了和-图-书。”
熊炆道:“又赌气是不是,那我也把话放这,那地我也不要了!”他和秦祥林忽然一起指着金刀王道:“要不给你?”
王小军道:“老爷子,我有急事先走,晚上再来和你辞行。”
唐思思冷丁道:“你们不是还没开始喝呢么?”
熊炆道:“明白,你愿意参合那是你有交朋友心,是我们几个老家伙不知好歹蹬鼻子上脸,你这顿巴掌一拍,把我们都打服了,没别的,就冲我那几句话,我先跟你赔个不是。”
饭吃到一半,也有一多半人喝酒挂了脸,开始四下互相敬酒,王小军和几个老头一开始还你一声“小王主席”我一声“老前辈”地客气,喝到后来干脆称兄道弟起来,自称一律改成了“兄弟我”……屋里人喝得东倒西歪,其乐融融。
金刀王道:“喝酒喝酒,不掰扯这个了。”干了一杯酒,他开始给王小军介绍同桌的人,在座的都是河北鼎鼎大名的练家子,要在平时免不了相互之间要吹捧半天,今天一起吃了败仗,无论介绍到谁谁都臊眉耷眼的,就像被警察端了的传销窝点在登记姓名一样。
王小军笑道:“是我多嘴了,自罚一杯。”
“你能找人带我去吗?”
王小军示意他不要喊,沉声道:“我马上去找你!”他挂了电话问hetushu.com金刀王,“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购物广场?”
这时王小军电话响,他红头胀脸喷着酒气接起道:“喂……什么事,我跟我兄弟喝酒呢……”随着对方不知说了些什么,王小军忽然睁大眼睛道,“你再说一次!”
同桌人听了都是一怔,熊炆道:“小王主席又小瞧我们了,我们服软是因为我们理亏,威武不能屈的道理还是懂的。”
王小军回头看了他一眼,半开玩笑半认真道:“明年给我老老实实考试去。”
秦祥林道:“他说要没你爷爷你狗屁不是。”
熊炆道:“还是开健身房吧。”
秦祥林道:“你是非得跟我争是吧?”
王小军见人家开始说好话了,也讷讷道:“我发飙也不是因为这个……”
王小军也不知这桌酒到底是啥意思,是下战书?是绝交宴?还是怎么的,他忍不住道:“那个……”
熊炆道:“我们刚才自己也反省了,把你大老远请过来就为了我们这些破事儿就是我们不应该。”
王小军忙道:“该我敬各位前辈才是。”
王小军摇晃了几下,他属实也没少喝,陈觅觅急忙扶住了他,王小军带着和身体的醉意明显不符的严肃口气道:“有人打电话说有个年轻姑娘留了个口信给我,不过只有见了面才肯告诉我,我现在就去见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