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3章 碟中谍

王小军马上冷静下来,开始逐一地观察段青青身边的人。
王小军耐着性子又掏出一张钱放在柜台上,老板把钱划拉在手,这才张罗着去做奶茶,一边道:“那姑娘说,今天下午两点到五点,她会在购物广场一楼的顾客休息区出现。”
王小军他们人手一杯奶茶走进购物广场。
王小军把头枕着胳膊上,含混道:“不管了,我先养养神,一会打起来也不至于太吃亏。”
王小军道:“你说的那个姑娘给我留什么口信了?”
在一家大型商场的二楼,王小军在睡觉,其他三个则多疑地东张西望,一边还要盯着楼下的动静,大约下午四点的时候,来来往往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唐思思已经瞪得眼睛发酸,她揉了揉脸,无意中发现一楼顾客休息区,一个俏丽的女郎信步走到一张长凳边,很随意地坐下,然后整理手上一堆崭新的购物袋。
王小军神秘地指了指天上,老板仰头看去,不明所以,王小军压低声音道:“打电话会被卫星监听。”他有意逗老板,玄玄乎乎道,“现在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了吧?”
唐思思道:“青青武功那么高,谁能限制她的自由?”
http://m•hetushu•com王小军二话不说掏钱给他,老板又瞅瞅王小军他们一行人,嘿嘿笑道:“你们不要几杯奶茶吗?”
王小军失笑道:“有什么好看的,我师妹我能认错吗?”
王小军道:“果然有尾巴。”
“我刚跟你通过电话。”
陈觅觅道:“不是让你看青青,是看有没有可疑的人。”
陈觅觅道:“两点到五点见面,这个口信有点怪啊。”
王小军道:“多谢了。”
唐思思一指楼下的某个角落道:“那不是丁青峰吗?”众人顺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丁青峰一身白衣,站在一根立柱边上,他的腰上插着一根木棍,做成笛子模样,其实谁都明白那是他的武器,丁青峰半隐半现地站在那,目光死死盯着段青青,显然是在监视她。而段青青似乎并不知道。
陈觅觅道:“确定了?”
老板贼忒兮兮道:“她可是答应给我200块钱的。”
陈觅觅道:“没错,扣押青青的人一直在关注着我们的去向,如果幕后主使是绵月,那我们现在就是猎物而不是猎人,我甚至想这会不会是一个圈套,绵月把我们引进陷阱,对付我们这http://www.hetushu•com些人,他一个就够了!”
老板眼睛一亮道:“可漂亮了,而且看起来像是有钱人。”
王小军一掌过后,那杯奶茶凝立不动,玻璃倒是嗡嗡响了起来,他自己也吓了一跳,满脸懊悔,随即接二连三地在墙上拍了起来,那一道道内力顺墙而下,经过地面又爬上护栏,想到达奶茶杯底,对准头的要求很高,王小军初学乍练,只能是估摸着来,眼见越来越没准,心里不禁起急。
王小军点点头道:“我一个人过去。”他走到柜台前,一个看不出年纪、长相有些猥琐的男人正在因为生意冷清支着下巴在打量那些进进出出的姑娘。见有人上前,他无精打采道:“你要点什么?”
丁青峰站的位置恰好是在二楼玻璃围栏下面,如果有人在他头上倒东西,他确实是一抬头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王小军道:“咱们在二楼,丁兄在一楼,所以——”他做了一个倾倒的姿势。
陈觅觅道:“晚了,要真是那样,我们一进来就被人盯上了。”
王小军道:“是祸躲不过,不过为了保存实力,你们还是先到别处躲一躲……”
老板摊手:“就这些。”
……hetushu.com
丁青峰站在那里,就听头顶上彷佛是有异响,开始也没在意,过了一会那声音越来越不对劲,他终于忍不住抬头看去,恰逢一杯奶茶浓墨重彩地呼啸而降,以丁青峰的身手,他要是早发现零点几秒都可以躲开,妙就妙在他抬头时那杯奶茶已经身在半途,丁青峰眼见躲闪无望,下意识地长大了嘴……
唐思思迟疑道:“那个……是不是青青?”
陈觅觅道:“你是想……”
陈觅觅道:“她能把我们引到这里,那她就还有一定活动权限,青青大概是想告诉我们什么事情,而且你们注意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我们现在可是在河北,她利用奶茶店老板通知我们到这里和她见面,又说明了什么?”
胡泰来道:“我去引开他。”
唐思思紧张道:“那怎么办?”
大徒弟开车把四个人送到购物广场正门外就在车里等着,王小军下车后眼睛四下逡巡,嘴里念念有词道:“正门以北奶茶店……在那!”果然,在一排卖油炸零食和饮料的小摊中间,有一家由一节柜台构成的奶茶店。
胡泰来和陈觅觅也刚发现这个女孩儿,王小军听到动静抬头看了一眼,笃定道:www.hetushu•com“没错。”他站起身就要走,陈觅觅一把拽住他道:“先看看再说!”
“你们看着就好了。”王小军端起经过加工的奶茶,蹑手蹑脚地来到丁青峰头顶,他端着那杯奶茶瞄了下面半天,然后把它半凌空放在护栏上,接着又悄悄退到了丁青峰看不到的靠墙位置,一掌拍在了墙上!
老板伸长脖子,眼睛里闪烁着八卦之火道:“你们这是玩什么呢,你肯为她花好几百块钱,居然不知道她电话?”
老板把四杯奶茶墩在王小军面前,懒洋洋道:“你俩是干啥的我不知道,不过那姑娘她老公肯定是移动公司的。”
“哗——”
王小军道:“就这些?”
陈觅觅断然道:“不行,他一抬头就会看到是你干的。”
陈觅觅恍然道:“他是想用刚学会的隔山打牛气!”
王小军道:“不行,咱们都是熟脸,一露面就全完了,我来想办法。”他忽然把喝剩的半杯奶茶端起来,掂量了掂量又觉得哪里不如意,随即把众人的杯子都捏开,把里面的颗粒都倒腾在一起,喃喃道,“丁兄多日不见,我请你喝杯加量不加价的‘珍珠’奶茶。”
老板愣了一下道:“哦,是你呀。”
王小军道:“我们的www•hetushu.com行踪暴露了!”
……
一大杯奶茶不偏不斜地浇在丁青峰脸上、身上,无数“珍珠”更是遍布全身,更有不少直接落进他嘴里,丁青峰呸呸连声,猝不及防下还是咽了几颗。他一身干净的白衣顿时成了黄褐色,一些圆滚滚的珍珠在他头发里追逐打闹,丁青峰抹了一把脸,跳到天井暴喝道:“谁干的?!”
“那姑娘长什么样?”
这家购物广场的顶棚是一面硕大无比的玻璃天窗,显得十分高档时尚,所谓的顾客休息区,其实就是一楼中心地带围绕立柱摆放的一圈长条木凳。这个日子这个时间,并没有多少人来逛商场,王小军他们四个就颇为扎眼。所以他们最终选择在二楼肯德基坐下,通过玻璃墙,可以清楚地观察下面的情况。
二楼平台空无一人,显然那杯无人认领的奶茶是被风吹落的,对一个爱穿白衣服、有中度洁癖的人来说,丁青峰只觉身上脸上脖子里无一处不粘,甚至连眨眼都变得费力,他无力地抖落几颗珍珠,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只好垂头丧气地钻进了洗手间。
胡泰来道:“说明青青现在的人身自由受到了约束,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脱开身,所以只好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时间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