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4章 女儿富养

段青青道:“撬墙角只是一部分,还有那些没参加武协的江湖名人和武林门派是我们主要的目标。”
王小军道:“我该怎么联系你。”
段青青道:“放心吧,别人加入民协无非是为了名利,这两样我都不缺,就拿我来见你的借口来说,别人不干活每天逛商场早该被怀疑了,可放在本小姐身上就谁也不敢说什么。”
段青青这才把拎进来的大衣穿在身上在镜前顾盼道:“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不等王小军回答,她已经给出了答案,“其它都好,就是腰带设计得太俗了。”
丁青峰身上发生的一切,段青青置若罔闻,当丁青峰无奈去了洗手间之后,她忽然起身,大步走向购物区。王小军在暗中看得真切,他顾不上招呼别人,落后十几步跟在了段青青身后。
王小军道:“他都人人喊打了你们还跟着他?”
段青青道:“武协大会之后,你已经成了他的头号地方人,你想到了吗?”
段青青道:“我得知道他要准备怎么对付铁掌帮。”
王小军苦笑道:“这个绵月大师压根就不是什么好鸟,他创立民协之后,首要的目标就是拆散武协,达到只手遮天的阴谋,最主要的,他和余巴川是一伙的。”
“我又不傻。”段青青道,“但是自那以和-图-书后我其实也成了他最不信任的人,我明显感觉到他们有很多事都是避开我的,不论我去哪里,身后总跟着尾巴,为了联系到你,我可没少费心。”
王小军忽道:“你们之所以考试不过是因为他做了手脚,你知道吗?”
段青青道:“我失魂落魄地离开少林寺,正不知该去哪的时候,绵月大师忽然找到了我,他跟我说他自己组了一个民协,主要是由江湖上的后起之秀组成,大家本着公平、和睦的精神,要为武林和社会做一些实事……”
王小军感慨道:“女孩儿果然还是要富养啊!”
王小军点点头,段青青的脾气他是很了解的,这位天之骄女从小到大就没受过什么挫折,心高气傲,而且以武功来说,武协的考试本来就不该对她构成困扰,这就像学霸高考,一心是奔着清华北大去的,结果成绩下来连所专科也没考上,心里起什么样的波澜都不奇怪。
王小军道:“因为那时正在开武协大会,他要防止你们走漏风声。”
王小军叹气道:“看来绵月真没把你当自己人,有些话他不对你说只好我对你说了——我爷爷现在功力全失。”段青青惊讶得捂住了嘴,王小军道,“别细问了,总之很复杂。”
王小军苦笑道:“想和-图-书到了,受宠若惊。”
向来自信满满的段青青也变得有些失措道:“那我们下面还能倚仗谁?”
“没错。”段青青道,“这些人都是被武协考试淘汰下来的,也都即刻被绵月招揽进了民协,然后绵月告诉我们,为了给长辈们一个惊喜,先不要和师长联系,他马上要有一个大动作,会让整个武林都对我们民协刮目相看,从那时起,我们的电话就都被收了,而且要互相监督。”
段青青道:“可想而知,这对当时的我来说几乎是唯一的选择,我虽然不是真正的武林人,但也知道绵月大师在江湖上的地位,我也没有多想,心说先加入民协也好,又不妨碍我明年再加入武协,而且他跟我说,你也很快就会来的。”
王小军道:“还是我问你吧,绵月是不是特意派人跟踪了我?”
王小军果然不笑了。他挠头道:“所以你来河北是发展新会员的,顺便给我传个警讯?”
段青青点点头:“你刚到河北界内我们就都知道了,绵月的计策是跟车不跟人,所以你们去过哪里他都清楚。”
“当然。”段青青看了下时间道,“丁青峰应该快出来了,我长话短说,这次见你就是为了跟你说一句话。”
王小军道:“他的传销课我已经听过多次www•hetushu.com了,后来呢?”
段青青道:“我的目的达到了,我再说一遍,赶紧离开河北,不要再开你们那辆破车了,你去干你的事,绵月那边我替你盯着。”
“是要撬武协的墙角吗?”
王小军忙用手机拍了一张照,一边道:“这种东西绵月怎么放心给你?”
“原来如此。”王小军忽道,“那你和丁青峰在河北干什么?想来绵月不会派你们两个来追杀我吧?”
段青青道:“你别笑,高端路线以前是武协的特点,但很快就会成为它的短板,武协现今不过三百多人,整个武林又有多少门派?任民协这样发展下去,武协很快就会势单力孤。”
段青青微笑道:“二师兄,想不到你还挺机灵的嘛。”
“是的,河北门派林立,是绵月看好的重要发展地区。”
“什么?”
王小军一笑道:“绵月这是要走薄利多销路线啊。”
王小军道:“靠,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段青青道:“我参加武协考试没过你应该知道了吧?”她不等王小军回答又道,“当时我觉得丢人败兴,没脸去见你和大师兄,直想着干脆回家算了。”
王小军插口道:“有武经年、丁青峰,嗯,唐缺可能也在。”
“那你可注意别被洗了脑。”
王小军道:“这就和-图-书是绵月的高明之处,他觉得隐瞒不了的事情会直截了当地告诉你,然后再说服你。”
“因为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秘密,现在民协和武协已经公然对峙,这些以前武协看不在眼里的人自然会对民协有天生的好感,你们武协要想保证纯正血统,又要和民协对抗,会员的吸收问题你要处理好呀,我的小王主席。”说到最后,段青青眼神里有了几分调侃。
段青青道:“并没有像你说的那样,绵月说了,每件新生事物在开始的时候都免不了会被人误解、排斥,我们只要坚持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得到武林的承认。当然,他说得比我精彩多了,我估计你在场也会听得热血沸腾的。”
王小军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急吼吼道:“这些天你都去哪了?”
“所以丁青峰跟踪你是知道的?”
“还真有——”段青青掏出一张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地址的纸。
段青青道:“再后来的事,绵月都没有隐瞒,包括你们和他三局两胜、师父出现、他带着沙丽和余巴川败走我都是知道的。”
段青青进了一家品牌店,随手拎起一件女式大衣,脚步不停地走向后面的试衣间,王小军跟进来时就见段青青一闪进了其中一个试衣格,他咬了咬牙,也一头钻了进去,回手插上了门。
眼看分手在m.hetushu.com即,王小军百感交集道:“青青,你为什么要做这么危险的事,只是为了铁掌帮吗?”王小军知道以段青青的性格,劝她收手她是肯定不会听的,所以也就省了。
“回铁掌帮,有师父和师叔的庇护,他们应该不敢硬来——”段青青忽然疑惑道,“说到这我很纳闷,在绵月的计划里,为什么把师父忽略掉了,难道这不是才是他目前最该操心的吗?”
“赶紧离开河北!”段青青一字一句道,“绵月已经对你动了杀心。”
王小军道:“你觉得我能去哪?”
王小军道:“你有名单吗?”
段青青道:“绵月直言不讳地说了,要想成事就要对付铁掌帮,因此他特意问过我还愿不愿意继续留在民协。”
段青青一笑道:“精神空虚的富家女想找刺激呗。”
王小军笑道:“以你的个性,没有当场翻脸也真是难得。”
段青青道:“所有新入民协的人都有一个任务,那就是至少再招募两个新成员。”
段青青道:“这些已经不重要了,而且后来绵月跟我们坦白了。”
王小军道:“我也很好奇,你为什么愿意继续留下来?”
段青青冷静道:“这些我后来也知道了,当天我跟着绵月到了所谓的民协,却发现这里老朋友不少。”
“别想着联系我,有需要我会想办法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