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5章 极品化妆师

陈觅觅瞪了他一眼,忽然道:“对面就有给人化妆的!”原来酒店对面的一家底店正在用LED灯牌打着广告,这是一所高档酒店,经常举办舞会晚会一类的活动,所以对面的美发店开展了相应的服务。
王小军道:“绵月根本不相信她,反而没什么关系,大不了把她赶出民协,现在最危险的是咱们,咱们终于也享受到那种‘开着车去趟超市,后面也有尾巴缀着’的待遇了。”
王小军咬了咬牙道:“不管了,我也只能相信你——我得到消息,绵月可能会在本地搞事,而且他现在在追杀我们,我需要你给我们找个安全的住处。”
王小军摊手道:“人们肯定以为咱俩要出什么‘门’了。”
王小军忙道:“我们就要那种捯饬完连亲妈都认不出是你的妆。”
唐思思奇道:“怎么了?”
金刀王道:“对外我就说你们已经走了,你们不联系我我也不会主动联系你们,我就当从没有过这事儿。”
……
女助手小心翼翼道:“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
胡泰来道:“绵月说的大动作是指什么呢?”
王小军他们从酒店的旋转门出来,每人一顶劣质长发,摸索着往前走——男化妆师没骗他们,这顶假和*图*书发一戴,别说别人,就是他们互相都彼此不认识了:这些假发都有一个长长的,垂至鼻子的刘海,四个人每人都只露出一个下巴,果然是亲妈都不认识了。
金刀王不悦道:“这叫什么话?”
金刀王诧异道:“怎么了?”
唐思思打个寒噤道:“太可怕了。”
唐思思道:“你光把我们打扮成妖艳贱货了,可距离‘我妈都不认识我’还有距离啊!”
金刀王道:“这个不难。”
王小军掏出富康车钥匙递过去道:“另外需要你找人开着我们的车把跟踪我们的人引开。”
男化妆师从箱子里拿出四顶假发来:“天快黑了,你们用这个挡上点吧……”
金刀王:“……”
男化妆师不理他,很职业地问:“几位帅哥美女要参加什么主题的晚会?”
不多时,一男一女两个化妆师提着硕大的箱子敲门进来,那姑娘还不怎样,那个男化妆师描着眼线、脸上刮了一个大白,还涂着淡青色的唇膏,王小军一看见他眼睛就亮了:“对对对,你就给我弄一个这样的。”
陈觅觅本就有一头长发,如今戴上一顶假货,就跟长了错层似的,她一边摸黑拉住王小军的胳膊,一边气咻咻道:“这下和图书你满意了吧?”
接下来的时间男化妆师大展手脚,原来那姑娘只是他的助手,很有默契地帮他递这递那,一个多小时过后,王小军他们每个人都被统一打了啫喱、画了眼线、刮了大白和上了唇彩。活像四个要去和邻县青年斗舞的杀马特……
王小军道:“没用,你迟早得回来不是?”他笑嘻嘻道,“其实这个问题好办,这个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我会开车。”
男化妆师自信道:“这是我本行。”
金刀王道:“我这就给你们解决住处。”他掏出一个小本子翻看着,一边问,“有什么要求吗?想住楼房还是平房?市区还是郊区?”老头作为资深土豪,有多处地产自然也不稀奇。
男化妆师委屈道:“各位不满意吗?”
金刀王道:“顺着黄河一直开,我不叫你永远别回来。”
金刀王走后,王小军道:“咱们也走吧。”
……
王小军点头道:“那我就放心了。”
“打电话把他们叫来。”王小军道。
路上因为有大徒弟在场,所以王小军没有多说。金刀王他们吃完中午饭就在酒店包了房打牌。王小军他们新开了一间房,他这才把和段青青见面的事情说了一遍。
当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和-图-书试衣间的时候,旁边的人们都瞪大了眼睛,然后露出了暧昧的眼神……
王小军道:“反正尽量要浮夸点的。”
王小军燃起一丝希望道:“有绝招早使嘛,话说你绝招是什么啊?”
王小军道:“没有,我只是想不到你帮我的理由。”
王小军摊手道:“不知道,也许就是随便说说,但也有可能真的要放大招,所以我想留在河北,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金刀王微微一笑道:“你们王家爷们虽然做事一样霸道,但那是建筑在讲理的基础上,你爷爷打遍天下无敌手,从没见他欺负过谁,这就是理由。反观绵月,就凭他偷人东西这一条我就觉得他不地道。”
王小军笑道:“看看,不愧是人老精鬼老滑。”
金刀王哼了一声道:“这就是你不拿我当朋友了吧?”
王小军道:“能住下我们四个就行,最好也别太偏。”
男化妆师紧抿嘴唇看了看女助手道:“难道非得逼我出绝招了吗?”
王小军道:“那咱们裹着浴巾冲出去?”
陈觅觅道:“这样吧,我开车去把尾巴甩掉。”
王小军道:“唯一的难点就是我们留在这里需要一个隐蔽的地方住,还有不容易引起人注意的身份。”
唐思思瞪大眼m.hetushu•com睛道:“那青青岂不是很危险?”
王小军又感动又好笑道:“你可别把他忘了。”
男化妆师道:“化装舞会?”
陈觅觅笑道:“没错,金蝉脱壳最适用我们现在这种情况了。”
王小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黑着一张脸道:“早知道你还不如给我们每人一个面具呢。”
男化妆师道:“我以前是搞婚庆的,专给新郎新娘化妆,‘化得连亲妈都认不出来’是很多人给我的评价。”
王小军接过道:“谢老爷子!”
陈觅觅依依不舍道:“王老爷子忘了他徒弟我也不会忘了我的车的。”
王小军赌气道:“别跟我说话,我现在是一只古牧。”
王小军道:“多住些日子没问题,不过酒就喝不了了。”
大徒弟疑惑道:“那我去哪?”
这时金刀王推门走了进来,老头脸上兀自带着酒意,乐呵呵道:“小军,晚上的酒我也安排好了,看样子你得在这多住些日子了。”
王小军认真道:“老王,我能相信你吗?”
胡泰来道:“遇上秦祥林他们也说不清。”
王小军道:“你得在我和绵月之间做个选择,武协和民协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毋庸讳言,他的实力要强过我,咱们俩又非亲非故,你要是帮我的话就会http://www.hetushu•com得罪他,所以你选他我也不怪你。”
“这个也好办。”金刀王把他的大徒弟喊进来,把车钥匙抛给他道,“开着这辆车赶紧离开本地。”
陈觅觅忽道:“不行,我们不能就这么出去。”
段青青小声道:“你快走。”她把手上的大衣交给店员道,“帮我包起来吧。”
“好。”大徒弟也不多问,拿着钥匙直接出门走了。
王小军快速离开,招呼上陈觅觅他们上车,回酒店。
金刀王忽然合上小本道:“我想起来了,城里有个小院很适合你们,闹中取静、家电齐全。”他拿起纸笔写了一个地址道,“你们直接去吧,钥匙就在跳进院子以后门边第一个花盆底下。”
陈觅觅道:“说不定跟踪我们的人还没走,这个城市里到处都是民协的人,万一碰上咱们就前功尽弃了。”
王小军刚想点头,唐思思急忙拉住他道:“这个不行,你想,咱们四个要是个个顶着吸血鬼、钢铁侠的行头出去,不引人注目也引人注目了。”
王小军道:“什么意思?”
王小军道:“没错,我们要的是化了妆以后没人能认识,你不但没做到,而且卸了妆以后还能看出刚才化了妆的是谁,这就太过分了!我大小也是个主席,你让熟人碰见我真没法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