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0章 一次别离

武经年嗓子发哑,无可奈何道:“看来你是真不爱说话啊。”
陈觅觅道:“我明白!”
胡泰来愕然道:“小军,你可不能就这么垮了啊。”
王小军道:“我的资料你都知道,李浩,莲花掌。”
陈觅觅哽咽道:“你都不留我么?”
王小军眼神发散道:“我太了解觅觅了,武当有她最亲近的人,是她的根,我不让她走的话,她会愧疚一辈子的。”
唐思思失声道:“那王小军怎么办?”
武经年略犹豫了一下道:“这个不难。”
王小军依旧讷讷道:“我去了能干什么?”
王小军道:“刘平叫你回去,无非是想利用你师父的遗言保住你们这一脉的利益,你那些后师兄们也一定在想法子不让他得逞,你这一去,要面对的艰辛比我更多。”
……
刘平道:“师父临终前有过遗命——武当掌门,该由觅觅当。”
胡泰来道:“那你呢?”
陈觅觅闻言肩膀耸动,显然又抽噎起来。
唐思思道:“什么意思,你让我俩去哪?”
王小军郑重道:“我送你八个字m•hetushu.com:稳住大局,别当道姑!”
陈觅觅含泪微笑道:“你顶着别人的脸我可亲不下去。”说着她踮起脚尖,在王小军嘴上深深一吻,接着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啊?”陈觅觅迷茫地抬头看着他。
“也是哈。”武经年继续热情洋溢道,“这样吧,我给你再详细介绍一下咱们民协,武协你是知道的吧?”
当胡泰来和唐思思再回来的时候,就见王小军坐在那里发愣,唐思思急道:“你真让觅觅走啦?”
陈觅觅努力控制住情绪,淡淡道:“就这样吧。”
武经年道:“武协是原来咱们武林人自己最大的协会,只小范围招收会员,而且要考试,不怕李兄笑话,我就是今年参考武协考试落榜的考生,当然,这里面还有些特殊情况,嘿嘿。武协呢,除了门槛高之外,规矩比较多,最有名的一条就是一旦成为会员,就不许随便出手,比如街上有人打架,你不能管,遇上小偷行窃也不能抓。咱们民协就不一样了,你我练武是为了什么,不hetushu•com说靠它出人头地,能帮别人一把的时候总该出手吧?所以所谓民协,就是为老百姓服务的协会……”武经年以前也算是笨嘴拙腮的人,不过这会居然口若悬河,从车子上路那一刻起就没停过,半个小时以后,他已经把民协的宗旨、创办时间、服务理念都讲了个通透,武经年拿起瓶子喝了一口水道,“李兄,我说了这么多,你听明白了吗?”
刘平沉声道:“这是我们这一门所能仰仗的最后一张王牌,掌门师兄被弹劾了,我们想确保掌门之位不失,就只能指望你回来接任!”
王小军索性闪身出了院子道:“走吧。”
王小军幽幽道:“我现在心里很乱,想一个人静一静,还有,我已经联系武经年了,他马上就过来,所以你俩也自便吧。”
武经年往屋子里张望了一眼道:“令妹也是莲花掌传人吧,她不去吗?”
胡泰来拉着她走出门外,同时冲王小军递了个眼色。
武经年感觉气氛又落了两个冰点,没话找话道:“李兄也介绍一下自己呗。”
刘平缓缓http://m.hetushu.com道:“师妹,就算不为了我们这一门,武当也需要你回来主持大局,难道你希望看到武当重蹈多年前的覆辙?”
王小军道:“我了解你,所以不留你。”
唐思思道:“我看觅觅当了道姑你跟谁哭去!”
王小军道:“嗯。”
王小军道:“去看场电影,逛逛酒吧,人生苦短,不是只有争名夺利的事可干。”
众人顿时回想起苦孩儿经常说的那句话“掌门嘛,就该是觅觅的”,也正是因为这一句话,才搞出武当山上那么多事,陈觅觅为了自证清白随王小军下山,想不到到头来终究是躲不过去!
王小军道:“那就给我打电话,大不了老子二上武当山,去把那些杂毛老道再摆平一次!”
唐思思道:“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跟绵月玩呢?”
王小军道:“找些事让自己忙起来或许会好点。”
刘平说的话众人都听在耳朵里,胡泰来和唐思思都看向王小军,王小军似乎有点发傻,他僵在当地,只是呆呆地盯着陈觅觅。
王小军慢慢走到陈觅觅身后,扶着她的和*图*书肩膀把她转了个个儿,陈觅觅已经无声地泪流满面,王小军擦着她的泪水,苦笑道:“自从带你下山那天,我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我知道你不会嫌我穷、不怕受我走火入魔的连累,我只怕武当出事,可该来的还是来了。”
陈觅觅声音发颤道:“为什么是我?”
王小军淡淡道:“嗯。”
胡泰来坐在王小军对面,小心翼翼道:“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刘平急道:“师妹……”
胡泰来无奈地叹了口气,又领着唐思思出去了。
“呃,好。”武经年带着王小军上了一辆廉价轿车,他上车打火,见王小军就那么无动于衷地坐在了副驾驶上,既不说话也不动,为了缓解尴尬,武经年道:“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武经年,是虎鹤蛇形门的,以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
王小军道:“不去!”
陈觅觅再次泣不成声,她把头埋在王小军怀里,瞬间就哭湿了一片。此时的一句不留,已胜过千言万语的情话。
王小军道:“走吧!”他往脸上指了指道,“亲一下再去。”
王小军低着头道www•hetushu•com:“不会。”
王小军道:“我要见绵月。”
王小军呆呆道:“不然呢?”
陈觅觅道:“我要是应付不来怎么办?”
陈觅觅道:“我会回去的。”她挂了电话,背对着众人,轻声道,“武当有难,我不能不管,我……”
唐思思跺脚道:“至少你可以跟她一起走啊!”
陈觅觅脸一红道:“那句话说得真对,本性难移!”
不多时武经年一个人出现了,他颇有些兴奋道:“李兄,你同意加入我们民协了?”
王小军一笑道:“我让你走,不是要放弃你,你可是我未婚妻。”
王小军道:“不知道。”
“不公平!”陈觅觅失声痛哭道,“我才不管掌门谁当,我不干!”王小军他们自认识陈觅觅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她如此伤心,王小军一贯油嘴滑舌,这时却觉得有个不好的预感压在心头,竟然一句俏皮话也说不出来。
陈觅觅眼睛发红道:“师父那时已经糊涂了才说出那样的话来,我不回去,我当不了你们的掌门!”她说着话把手机远远地拿开,就像是怕刘平从手机里伸出手把她抓回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