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6章 智囊

“为什么呀?”
沙丽见王小军负手站在一边看热闹,不禁奇道:“你不上吗?”
丁青峰一言不发地提着这俩人往居民区里走,王小军捡起地上的冒牌驴包,掏出一个面包啃着,段青青走上来道:“老大的意思是让我们根除这些人,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黄小飞道:“我哥负责拍整体场景,我拍个人比较多。”
“你什么时候又成了导演了?”这时沙丽出现了,她似笑非笑地看着王小军,忽道,“你工作起来话比较多。”
骑摩托来的这三十来号人,从装备和精神面貌来看,是血统十分纯正的本地流氓,倒未必都是飞车党,看样子是给军大衣面子来跟人“谈事儿”的,虽然看着一个个怒目横眉,但未必真打算动手。在他们看来,这五六个小年轻见了他们这阵势肯定得麻爪,想不到一恍惚段青青的大嘴巴子就抽了上来,而且这嘴巴不是那种不良女青年和人打架急眼的嘴巴,是姑奶奶教训灰孙子时的气派!
头盔哥冷笑道:“我明白了,你们这是来抢地盘的!”他扫了一眼王小军等人道,“就凭你们几个?”
“是的,主题就是咱们民http://www.hetushu.com协日常的活动,这次抓飞车党以前,也有抓小偷之类的视频,绵月大师说了,我们民协是为老百姓办事的组织,就先得让老百姓了解我们的宗旨和看到我们的表现。”
两个车匪被摔得鼻青脸肿,不过除了有点懵之外,居然都没什么事,只是其中一个的头盔摔得卡在脖子上拔不出来,另一个甩飞一只鞋,在丁青峰手里一瘸一拐地蹦着。
王小军递给她一个面包,段青青嫌弃地摆摆手,王小军道:“好办!”
头盔哥秒懂,扬着脖子道:“咱们差不多是同行,你们不干本职工作,找我们麻烦干什么?”
兄弟中的一个道:“咱们就是要炒作啊,你没看过我们做的网页吗?”
那些摩托车上有的是一个人,有的是俩,他们手里抄着各种家伙,显然是来报仇的,“一只鞋”已经改头换面穿了一双新鞋来,头盔哥大概是还没来得及处理头上的尴尬局面,仍旧顶着那只破盔杀到,他冲一个穿着军大衣的中年一指道:“老大,就是他们要抢咱们地盘!”
王小军无语道:“就像综艺节目那和-图-书样,先把观众好奇勾起来,人气到了一定时候再公之于众?”
这时小区门口传来一阵摩托车的轰响,二十多辆摩托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王小军道:“大家准备干活!”
段青青好笑道:“看不出你还会欲擒故纵这一招。”
王小军道:“狼多肉少,多给组员一些表现机会吧。这种动手的活儿我以后就尽量不参与了,我就安安静静地当我的智囊。”
到了居民区一片空地上,王小军敲了敲头盔哥的头盔道:“你们一共有多少人?”
段青青听他一大通胡说八道只有憋着笑,唐缺也直翻白眼。
王小军对丁青峰道:“先找个偏僻点的地儿。”
“没错。”另一个道。
王小军道:“咱们这么搞不会被人说是炒作吧?”
“暂时不会,技术组会在后期给人脸打码。”
兄弟俩之一道:“绵月大师说了,前期活动需要你们隐姓埋名,一是为了行动方便,二来还不到时候,等真的火了,咱们再逐一解密视频里的人,现在那几位虽然没露脸,但在网上都已经开始有自己的粉丝和外号了。”
丁青峰一手提着一个车匪走到路边,冷冷地问王小军:“这和-图-书俩怎么办?”
“呃,话说你俩怎么区分?”王小军一跟这兄弟俩说话就眼晕,长得这么像的双胞胎也很少见。
王小军看了看表道:“我给你半个小时时间够了吧?”
王小军对黄大飞道:“一会拍得粗粝一点,尽量凸显出我们工作的艰苦和危险。”然后他又看看黄小飞,最后摆手道,“算了,反正也是要打码的,没法要求你把我拍得好看一点。”
王小军道:“少他妈冒充老炮儿——”他一挥手道,“开整!”
王小军眼珠一转道:“我们是‘碰瓷帮’的!”
段青青第一个冲了上去!丁青峰和唐缺紧随其后。
一只鞋愤然道:“你们碰你们的瓷,我们抢我们的包,碍着你们什么了?”
头盔哥嘶声道:“你敢不敢在这等着,我让我老大来跟你们谈?”
王小军好笑道:“你俩挺经摔啊,一般人来这么一下说不定就挂了,你们是不是有这门必修课?”
黄大飞和黄小飞极其敬业地蹿上蹦下,一会站在高处给背景,一会堵在人脸上给特写——虽然是要打码的也力求尽善尽美,那专业的态度和姿势让人深信《魔戒》三部曲要是用了他俩,质量绝对能和_图_书更上一层楼。
王小军道:“就说答不答应吧?”
王小军走出去的时候,那两个车匪的摩托已经在地上散落成一堆零件,估计手艺最好的工匠也只能把它们复原成一辆独轮车了——它被摔得只剩了一个轱辘,十分蹊跷……
沙丽:“……”
头盔哥呲牙咧嘴道:“朋友是混哪里的?”
王小军道:“对付这些人就得用非常规手段嘛。”他招手把房顶上的黄大飞黄小飞叫下来道,“刚才的都拍上了吗?”
军大衣扛着一把破旧的武士刀坐在一辆摩托的后座上,这会他片腿下了地,拿腔拿调道:“前边的弟兄,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横插一腿吃独食可不仗义!”他一眼扫见了段青青和沙丽,扯着公鸭嗓道,“嘿,还有俩尖果儿!”
“你给我等着!”头盔哥和一只鞋相互搀扶着,一边踉跄着往小区外走一边开始打电话。
王小军吃惊道:“还有网页?”
王小军道:“我们这不是业务区域转移嘛,打算拿下上海路这块的生意,所以你们以后就不要在这里出现了。”
“都老大不小的了,不学好,当流氓!”段青青巴掌到处,众人无不眼冒金星,有敢动刀动棒和图书的,不是被她打脱臼就是打骨折,丁青峰和唐缺也不闲着,这三十多位老前辈,瞬间就被打躺下一半。
王小军暗自感慨,想不到绵月还有这样的手段,这和尚跟那些只懂陪伴青灯古佛的高僧确实是大不相同。他又问:“那我们这几个岂不是马上就要变成网红?”
王小军认真道:“当然碍着我们了,你想,你们是飞车党,抢劫那是犯法的,而我们这行,就算把警察叫来也只能是先调解,我们技术含量高!而且拢共就这么一条街,你不能让人在街头就开始操心包被抢了,街尾还得防着人碰瓷吧,那多不人道,再说了,你们把人包抢了,我们碰瓷也是白碰,还得防备你们突然从那头冲过来真把我们撞了不是?”
兄弟俩道:“拍上了。”
兄弟中的另一个道:“咱们民协的视频在网上很火的。”
黄大飞忽然把脸凑近道:“我是哥哥,仔细看的话我鼻子边上有颗小痣。”
王小军赧然道:“全身心地投入容易让人变成话唠。”
“一只鞋”狠狠瞪着王小军道:“你们是什么来头?”他看见了不紧不慢走过来的段青青,也明白这是中了人家的套,可这几个人说是警察又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