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0章 网红

梅仁腾忙道:“快别说了,王小军这个名字在咱们这很犯忌讳。”
这时沙丽忽道:“说到武协和王小军,武林里最近出了一件大事你们还不知道吧——陈觅觅已经被推选为武当派掌门,三天后就要举行上任典礼了。”
王小军懒洋洋地把手机扔在了桌上。
段青青道:“看来你们对武协意见很大喽?”
段青青嗤笑道:“酋长的钻石,起码都是指头那么大的,你以为是你买了哄你小女朋友的碎钻啊?还一把一把的。”
王小军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余巴川呢?千面人呢?他们为什么一次都没出现?
随着跟飞车党战斗精彩程度的加剧,大批大批的评论纷涌而出,这里面人气最高的还是段青青,而且呈现出了男女通吃的态势,不少女孩子对其称呼都是“脑公”。其它评论诸如“这次终于搞出一个大新闻”“同情飞车党”“进度条撑住”等等不一而足。视频接近尾声的时候,有人慧眼如炬地指出“摄影师牛逼”,黄大飞黄小飞眉开眼笑道:“总算有人想到我们了。”
高建和*图*书平一一还了礼,左右一打看见了王小军,打着哈哈道:“李浩,你愣着干什么,不认识师叔了?”
梅仁腾向往道:“‘大行动’之后,咱们的脸一曝光,咱几个就成了网红啦!”
武经年道:“那也没有,我想过了,武协让习武之人韬光养晦也没错,不过不许随便显露武功也太死板了,其实我有时候想,都是武林同道,大家何必分什么民协武协,其乐融融地在一起不好吗?”
丁青峰扫了他一眼道:“就你这张脸,红也有限。”说着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脸庞。
武经年道:“这么大的行动,一共就我们这些人吗?”
梅仁腾道:“而且我们想红也没错呀,又不是去干坏事。”
武经年失笑道:“谁让你偷懒的,这视频上又看不着脸,当然是谁的肢体语言多谁就容易被人记住——我说李楠,你能不能也像别的网站那样搞成弹幕,这样看评论多累呀。”
绵月笑着摆手道:“这个不用担心,到时候我自有安排。”
武经年支吾道:“大师,我和_图_书说句话您别生气。”
丁青峰嘿然道:“我可没提他的名字,是你说的。”
王小军满脸黑线,低声嘀咕道:“又不是伏地魔……”
王小军只觉一颗心一个劲地往下沉,整个人呆在那里,口不能言,身不能动,虽然他下过决心不会放陈觅觅走,但这个消息无异于一个噩耗,他一个激灵,几乎拔脚就要往外飞奔。就在这时,绵月带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大步走进来,两人有说有笑,绵月一边走一边大声道:“各位,来见过高建平高兄。”
就这样又过了一天。第二天上午的时候,所有人都挤在技术部的房间里看放在网上的视频,内容就是前一天他们扫除飞车党时拍的。如今民协的网站果然已经成了热门话题,从下面动辄数以千计的评论就可以看出来,大家对民协的认识还停留在“反扒联盟”一类的组织上,但民协以极强的“职业技能”吸引来众多的粉丝,虽然都没露过脸,几个小组成员却有了固定的绰号,段青青因为腿漂亮被广大宅男称为“腿姐”,沙丽在一次行动中www•hetushu.com一掌拍倒两个小偷,被称为“双双”,武经年和梅仁腾也各自有各自的外号,丁青峰的绰号和其性格极为分裂——由于他的武器是一根棍子,被粉丝称为“猴哥”……
沙丽瞪眼道:“才说了不能外出。”
梅仁腾又笑嘻嘻地缠着绵月道:“大师,能不能告诉我们是哪家银行?就算70亿跟咱没关系,我也好去存点钱沾沾财气。”
王小军板着脸道:“合着我出了半天主意,被喷了一肩膀疤,到头来就落了一个那孙子谁呀?”
与王小军失魂落魄的情绪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人都激奋不已、跃跃欲试,梅仁腾眼巴巴道:“大师,咱们什么时候行动?”
“什么?”段青青喊了一声,脱口道,“那王小军呢?”
武经年红着脸道:“我知道有大师的主持自然是十拿九稳,可万一对方人手太多,就算打不过咱们,分头跑起来也是个问题,钻石那玩意那么金贵,丢个一把两把就得不少钱吧?”
自此之后,这里的气氛忽然变得怪异起来,众人既不能外出也不能单独活动和图书,可又无事可做,于是到处两人一组两人一组地闲逛。梅仁腾是个死心眼,对沙丽的命令一丝不苟地执行,除了死盯着王小军之外,自己上厕所也非得喊上他不可,王小军几近崩溃……
李楠道:“这也是我下一步的计划。”
高建平胀红了脸道:“你这孩子,我是你高师叔啊,咱们莲花掌传到我和你父亲这一辈就我们老哥俩,你还有几个师叔?”
王小军忍不住扒在众人头顶热切道:“有人说起我么?”
王小军吃了一惊道:“师叔?”
王小军不禁道:“你们学武就是为了‘红’吗?”
王小军心里一阵烦乱:楚中石帮他化装的时候告诫过他,这次的妆容最多能维持五天,超时必然会被识破,他已经在民协待了两天,那就意味着他的妆已经顶不到那天了。
绵月道:“你在怕什么?”
众人见高建平是条魁梧的武林汉子,又听绵月称呼其为兄,便都以晚辈礼上前招呼。
不等绵月说话,沙丽忽道:“我宣布一条纪律,行动以前所有人不得外出,电话一律上缴。”
绵月这才道:“行动定hetushu•com在五天以后,到时酋长的人会来中国取走钻石,那天也就是我们民协崭露头角的时候!”
绵月一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王小军凝视着他道:“你哪位?”
武经年左顾右盼,对王小军道:“李副组长,这里只有你的电话没交。”
武经年道:“本来没想过,可民协的创办不就是为了让咱们有机会在人前露脸吗?”
段青青怒道:“你阴阳怪气的什么意思?”
高建平一愕道:“你不会真的不记得我了吧?”
沙丽道:“有,这件事事关我们民协的未来,小心一点总没错。”
沙丽摊摊手。
……
绵月道:“你说。”
只见下面有条新出现的评论:“新来的那孙子谁呀?”
丁青峰冷冷道:“某人的师兄现在已是武协主席,她要是对武协没意见,为什么不跟着她师兄呼风唤雨去?”
段青青撇嘴道:“有这个必要吗?”
沙丽又道:“从现在开始,每两个人一组,包括吃饭、睡觉、上厕所都不能单独活动——青青,咱俩一组。”
技术部的李楠尴尬道:“暂时还没有——诶,有了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