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1章 冒牌师叔

高建平又气又急,讷讷道:“我……我……”
“有解!”段青青一字一句道,“你们都说自己是莲花掌的,那就比划比划,谁打赢了谁就是真的。”
高建平再也忍耐不住,跳着脚暴喝道:“李浩你这个小王八犊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绵月道:“没关系,好在我们的行动我还没有跟他说起。”
高建平甩手道:“李威现在带着全家在澳洲四处旅游,只有他到地方了打给我,我怎么知道他浪到哪去了?”
武经年道:“莲花掌不是由少林武功沿袭而来的吗?”
王小军道:“让你也看看我的莲花步!”他步子斜着往前一踏,掌绽莲花,就听砰砰连声,高建平接连中掌,魁梧的身子不住倒退,最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高建平想了想道:“他左肩上有块胎记!”
王小军冷冷道:“越说越没影了,我从来没见过你!”他脸上冷淡,心里各种念头呼啸奔腾,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高建平到底是不是莲花掌的传人已经不重要和_图_书,是陷阱还是偶然也不重要,现在的情况是他要认了这个师叔,三言两语就会穿帮,所以只有死扛到底。
沙丽淡然道:“我帮他包扎过伤口。”
王小军摇头道:“少废话,我说不认识你就是不认识你,你打着我的幌子跑到民协有什么目的?”
众人都无言地看着绵月。
王小军心里顿时没了底,不管对方有什么目的,他既然敢来就说明武功不低,退一万步说,他要真是李浩的师叔呢?他的莲花掌都是他臆想出来的,是经不起推敲的,高建平只要表现出丁点的渊源,就算输了也会引起人们的怀疑……
高建平见王小军迟迟不动手,似乎看出了他的疑虑,微微冷笑道:“到了动真格的时候就傻了吧?”他左掌平平伸出,右掌则高举过头顶,姿势可谓怪异,众人不管真假,这时见了这特别的架势都是翘首以待,下一刻,就见高建平忽然踮起一只脚跳到空中,同时身体有节奏地扭动起来,落地之后立和*图*书刻换上另一只脚再次跃起,就这样一边跳,一边摇摆,两只胳膊也不停倒替,那姿态很难形容,既像是嗑了药的芭蕾舞演员,又像是赵四附体,他就那么在原地蹦来跳去,嘴里念念有词道:“看出厉害了没?这叫莲花步,当年连洋人的子弹都能躲过。”
绵月道:“来两个人,请高先生出去吧。”
王小军针锋相对道:“我也正想问大师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凭空冒出一个师叔来,这人是您是从哪捡回来的?”
高建平既错愕又愤怒,转而忽道:“我明白了,你这次偷偷回来加入民协不想让你爸知道,所以你干脆假装不认识我了。”想到这,高建平嘿然道,“这你大可不必担心,绵月大师是江湖名宿,你在他手下做事,这个主我就能替你爸做了,怎么样,师叔够意思吧?”
高建平看着王小军的神色顿时变了,他伸手指着王小军大声道:“这不是莲花掌,他也不是李浩!”
这时段青青道:“两位都不要急和_图_书,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高前辈,你说莲花掌传到你们这一辈只剩了两个人,那你能说说莲花掌的由来吗?”
武经年也道:“以后想冒充别人也上点心,你就说你是练猴拳的不好么?”
高建平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他瞪视着王小军道:“小子,我不管你是谁,冒充我师侄有什么目的,但这可是你逼我的!”
段青青百无聊赖道:“李浩,你还等什么?”
绵月沉吟道:“高兄不要生气,你还有什么证据吗?”
王小军不温不火道:“你赢了我给你磕头赔罪,你输了呢?”
高建平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丁青峰啧啧道:“看来还无解了。”
众人听高建平这么说,都停下手上的事往这边看来。
沙丽、丁青峰等人慢慢围拢过来,隐隐对他和高建平形成包围之势。欺师灭祖在任何时候都是武林里的大忌,如果高建平真是李浩的师叔,他岂有不认之理?所以现在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李浩是假的,要么这个高m.hetushu.com建平就是想借机卧底进民协,总之这两人中势必有一个是敌人!
众人一听都道:“没错,你说说看。”
丁青峰厉声道:“姓高的,你混到我们民协到底想干什么?”
丁青峰嘿嘿笑道:“有意思了,李浩突然没法证明自己是李浩了——李浩的家人不是都在澳洲吗,你们两个谁能先联系到李威谁就是真的,这么简单的事没人想到吗?”
“放屁!这是谁胡说八道?”高建平气得在原地直蹦。
众人尽皆愕然,武经年看了半天恍然道:“我明白了,这是义和团的法师在出征以前搞的祈祷仪式,说白了就是跳大神的。”
武经年和梅仁腾二话不说上前夹起高建平大步走了出去。
高建平气鼓鼓道:“这有什么可说的,莲花掌是清朝义和团一位老拳师自创的武功,因为他名字叫‘怜花’,起初这个门派就叫‘怜花派’,后人觉得这个名字不够伟岸,这才改成了莲花掌——”他瞪着王小军道,“那个老拳师就是你祖宗!”
众人听到这和_图_书里面面相觑,段青青微笑道:“这个……恐怕不大对吧?”
梅仁腾叹气道:“别死撑了老兄,他打的不是莲花掌,难道你的是?”
高建平愣了愣,终于恍然道:“那他就不是李浩!”
不等绵月回答,高建平勃然道:“李浩,你太不像话了!我知道你向来对武林不感兴趣,也不爱和同道结交,可我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跟你亲叔叔无异,你竟连我也不认了吗?”他顿了顿又迷惑道,“还有,你们全家不是已经移民澳洲了吗?前两天我还和你爸通过电话,他没说你回来的事情啊。”
丁青峰道:“就这么放他走吗?”
沙丽脱口而出道:“没有。”
高建平喝道:“我自己滚蛋!”他话音未落双膀一甩,身上的外套“蓬”的一下飞进墙角,显见得爆发力十足。
高建平怒目道:“我们门派的事我说得不对,那你说!”
绵月的笑容僵在脸上,迟疑道:“这是怎么回事?”
王小军心下一抖,但他不动声色道:“你说你是我师叔,我让你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