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3章 铤而走险

王小军默然片刻道:“大师,有句话我知道不该说,可是不说又憋得难受。”
绵月这番话说完,一直以来最让王小军迷惑的问题也随之解决了:余巴川、千面人他们都已加入了蓝组!
绵月道:“你仍然没有足够的证据——最重要的,我相信你。”
所以他现在急需把这个消息送出去!想要有转圜的余地,他就需要更多的帮手!
绵月一笑道:“你猜错了,对你而言,我这里依然来去自由。”
绵月摊手道:“虽然我完全可以说是临时变动,但我不想敷衍你——红组那么多人,谁也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中途退出,我总得留条后路。”
可是能和外界联系的途径都被切断了,所有人的电话都在绵月那里,这里没有固定电话,那台能上网的电脑掌管在李楠手里,而且王小军悲哀地发现:自己认识的那些老古董根本没人会上网!
绵月道:“因为你有野心,我看得出你想要的比他们都多,所以你是最好的人选。”他顿了顿道,“这个计划的关键,其实在蓝组,要想让事情都在控制之内,蓝组的成员武功要绝对高于红组,不然就会作茧自缚,这一点你应该也明白。”
绵月道:“那就这样,大家照常http://m.hetushu.com准备,今晚我外出办事,这里的一切都由两位组长说了算。”
绵月已知他要问什么,断然道:“红组的人一概不知情,他们盛意拳拳要做的是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观众信服。”
绵月道:“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的行动日期其实不是四天以后,而是就在明天!”
“做这样的事……”王小军咬了咬牙道,“我还是直接一点吧——你可是出家人啊!”这个问题,不管是王小军还是李浩,最终都是要问的,所以他也没再避讳。
到了晚上熄灯的时间,王小军躺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他表面越平静,心里就越波澜壮阔,绵月终于露出了尾巴,他似乎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但他清楚,凭他一个人办不到任何事,蓝组的另外四个人里,余巴川和孙立都是超一流高手,千面人神出鬼没,还有一个人自然不会差到哪去,最可怕的是:听绵月的意思,他并没有亲自参加红组行动的计划,所以他可能随时出现在任何地点,自己单枪匹马想要破坏他们的行动几乎是不可能的!
绵月悠然道:“你只是比他们更成熟罢了和_图_书,这世界上哪有那么泾渭分明的正义与奸邪,只要问心无愧也就是了。”他话题一转道,“你来之前我正在为蓝组的实力担心,如果你肯参加,那就万无一失了。”
绵月咳嗽一声道:“刚才的事谁也不许再提,李浩仍然是你们的副组长,但他不再参加当天的行动,而是另有任务。”
王小军的脑袋在飞速地运转,绵月这个惊天内幕一透露,他已经不想走了,或者说——不能走!他现在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以李浩的性格,接下来会怎么做?王小军忽然苦笑道:“我都要走了,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丁青峰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幸灾乐祸道:“李副组长原来真的不想出名啊。”行动组这几个人里,段青青和沙丽人气都很高,但男的里就数他“猴哥”最有辨识度,他是唯恐进了新人打破这个局面,虽然当不了人气王,“一哥”的位置一定要保住!
绵月道:“求仁得仁,他们要的不是钱。而且你们担的风险值得这么多回报。”
王小军点头:“明白。”这是绵月导演的一出警匪大剧,结局已经定好了,虽然是正义的一方取得了胜利,但这胜利是反方拱手让出来的,双方只是扮演不同的角色www.hetushu.com而已。想到这王小军道又道:“那红组的人……”
王小军僵直地坐在床边,动作极慢地穿上衣服,蹬上鞋子,嘴里模仿出人睡着后悠长的呼吸声,他走到门前,潜运内力把它抬高,让它无声地打开一个仅供一人进出的距离,随即一闪身来到了走廊,王小军决定铤而走险,联系胡泰来!
王小军笑了:“我加入。”
绵月也笑了:“我们回去,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
段青青下意识道:“您去哪?”随即她也觉得问得太多了,抱歉地耸了耸肩。
绵月道:“不然你以为我图什么?”绵月说到这忽然有些黯然道,“世间万事有得就有牺牲,我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做了违心的事,也算是一种报应吧。”
王小军又苦笑道:“大师让我加入蓝组,是不是在你眼里我就是奸邪小人?”
……
王小军道:“那钱怎么分?”
……
王小军突然大声道:“在哪个银行?”
绵月道:“加上你,蓝组一共是五人,五亿美金到手后分成两份,一份这五人均分,另一份作为民协以后的活动资金。保守估计,每人也有两三亿的进账。”
“什么?”王小军惊讶道,“你把我们都骗了?”
对绵月的拉拢和示和-图-书好,王小军都当成了耳旁风,蓝组的秘密不可谓不让他震惊,这也是扳倒绵月最好的机会甚至是唯一的机会,但他要面对一个艰难的选择:陈觅觅怎么办?他明知道刘平找她回去只是临时应急的法子,陈觅觅当上武当派的掌门,不光不会开心,还赔上的是两个人的幸福,他要去阻止的话,也许还有一丝转机……
王小军暗自计算,这五个人里,孙立是一定会参加的,他果然是绵月同伙,余巴川和千面人自然也不会落下,自己也占了一个名额,那还有一个是谁?当然,这个问题不能问,他故意避重就轻道:“这笔钱,红组的人没份吗?”
众人本来还在讨论李浩的去留问题,忽见他和绵月有说有笑地回来了,丁青峰冷笑道:“嘴上说得好听,其实还是舍不得走。”
王小军忽道:“说了这么多,我还没答应你会加入蓝组,但我猜你现在肯定更不会让我走了。”
绵月呵呵一笑道:“我已经等你说这句话很久了。”和尚掻了搔短发,似乎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他想了想道,“所谓的酋长和总统,其实不过是通过武力暴动上位的军阀而已,他的钱一大部分并不是用来建设国家而是屠杀异己,杀恶人即是行善,我想我们抢他的钱和*图*书佛祖也不会怪罪的吧。”说到这绵月笑了起来,把抢劫和佛祖放在一起说让气氛变得有些诡异,绵月忽然正色道,“这种事情,是我们民协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件事之后,我希望你自己也忘掉它,从此,民协会成为真正的民协,武林人从幕后走到台前的时候到了!”
绵月道:“但讲无妨。”
绵月也应声道:“不能说!”
王小军诧异道:“你真的想振兴民协?”
王小军辗转反侧,这时对面床上的梅仁腾在梦中翻了个身,接着继续酣睡过去,他们确实可以安心入睡,因为他们不知道真正的行动就在明天,但留给王小军的时间不多了,或者说,今晚已是最后的机会!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王小军忽然想起一个细节:白天,高建平的电话被留在了桌子上没人动过!王小军猛的坐了起来,同时伸手抵住床板使其不能发出声音。在这个高手环伺的地方,绝不能有一丝大意,他在夜色里静静地伫立,侧耳倾听门外的动静,那里只有破旧的门窗漏进来的风声,除此之外就是走廊尽头那盏昏黄的灯泡洒过来的微弱灯光,风声配上微光,合成了摇曳的影子在门缝里进进出出,一切显得莫测起来!
王小军道:“这次你还不怕我报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