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9章 规模空前地对峙

绵月一笑道:“这件事我策划了这么久,摄像头这种小事,自然是我想让它拍到什么它就能拍到什么,不想让它拍的,嘿……”
这时有个老者边走进来边沉声道:“我来这么晚都看出来了,你还有必要这么问吗?”原来崆峒派掌门,或者说原掌门沙胜也到了。他盯着蒙着面的孙立道,“师弟,你被警察通缉之后又故意回帮中找我却又什么也不说,就是为了让我好有把柄落在你们手里,然后帮沙丽取代我吧?”
王小军好笑道:“可是我们都认出你来了啊。”
“你……说呢?”张庭雷看看王小军,王小军看看张庭雷,一老一小玩起了眨眼游戏,下一刻,他们忽然异口同声道,“那也打了再说!”
王小军认真道:“那你等会,我征求一下我们这边的意见。”他大声道,“武协的各位兄弟姐妹,老前辈们,绵月说咱们的胜算三成都不到,你们觉得呢?”
司机怒道:“闭嘴,要是没有你,我们早走了。”原来孙立武功虽然不差,但和同行的几人一比已经不是一个档次,绵月就是怕打起来孙立被人拿住,那就后患无穷了,所以才和王小军谈起了条件。
王小军唱喏一样道:“好告诉大师一声,你的几位爱将决定弃暗投明了。”
沙丽皱眉道:“王小军,都这时候了你还在和图书发什么疯?”
剩下的河北大侠们前仆后继地冲上来,又前仆后继地被司机用太极拳摔出来。这些人武功不见得多高,胜在抱团,不管对方武功多高,只要一个上了其他人就必上,就像设定好的程序一样……
沙丽咬牙道:“我做错的事我会认!”
绵月道:“你要有心,这些事情我会替你搞定。”
“好嘞。”金刀王说干就干,舞着大刀就劈向司机,秦祥林和熊炆也都老实不客气地扑了过来。
绵月道:“你说我叫绵月我可从来没承认过。”
绵月叹道:“自矜自骄,做事情毫无理性,这么多年了武协这个习气一点也没改,甚至换了一个所谓的新主席也还是走上了老路。”
众人还以为他们能商量出什么郑重的结果来,没想到是这么一句,无不哭笑不得,连从进门就板着脸的沙胜也不禁莞尔。金刀王他们更是一起叫起好来,这帮老头现在很服王小军,倒是不介意捧他臭脚……
显然,这样僵持下去对绵月一方是不利的,贼就是贼,永远见不得光。绵月也终于望向堵在门口的郭雀儿,沉声道:“你让不让开?”只要郭雀儿不再缠着千面人,他们逃走确实就少了很多麻烦。
绵月道:“不要说这些了,我有个建议,这次咱们民协和武协就算打个平手和*图*书,钻石一人一箱分了就此拉倒,你看怎么样?”
孙立也不说话,怯怯地躲到后面去了。
王小军道:“那怎么办?”
绵月语气一冷道:“可是动起手来,你们的胜算连三成都不到!”
王小军摇头道:“不怎么样,你们的人脸挡得都跟偷情的明星似的,我们的在摄像头下面杵了半天都快成大头贴了,现在逃走用不了几个小时就有警察上门——你觉得我们都傻是吗?”
王小军听说来的是援军,顿时嘻嘻哈哈道:“这你还看不出来吗,谁挡着脸砍谁。”
张庭雷道:“说得好!”
沙胜缓缓道:“纠正你一点——我是‘被’退出江湖。”
黄大飞道:“这还用说?我们可是很专业的。”
所有人见绵月出现了,都自觉地停下了手。武协这边人虽多,但绵月一个人就使双方的力量又悬殊起来,继续打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绵月道:“你想告诉我抬头三尺有神明吗?”
绵月虽然挡着脸,却仍然流露出微笑之意道:“不想让人认出自己的人,必定心怀鬼胎,从这点上说,过去的你和现在的我都是一样的。”
“不是,咱头上有摄像头。”
这时沙丽几步走上前来,冷峻道:“大师,真的是你吗?”武经年、梅仁腾和丁青峰也都表情各异地看着绵月,他们被绵月“劫”hetushu.com到民协,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一鸣惊人,这时事情失控,绵月又以这副打扮出现,一种不祥的感觉升上心头,失望、愤怒、震惊种种神情也都出现在了他们脸上。
王小军点头道:“这兄弟俩也是神盗门的,所以你开会只叫行动组的人参加,因为你怕这兄弟俩知道有这样的好事之后会抢先下手。”
王小军道:“你们把这一切都拍下来了吗?”
金刀王怒眼圆睁,忽然脱口道:“绵月?”他倒并不是完全通过那个发型看出对方是谁,虽然蒙着脸,绵月的一举一动仍然保持了一个少林高僧的风度,更主要的,整个武林里,能这样接住他一刀的人屈指可数。
江轻霞和韩敏一左一右挡在郭雀儿身前,对他怒目而视,沙胜也一言不发地站到了三个姑娘身旁,绵月疑惑道:“沙兄,你都是退出江湖的人了,何苦又来和我作对?”
司机边打边崩溃道:“哪来的这么多阿猫阿狗?”这些人虽然对他造不成致命的打击,不过一窝蜂地涌上来也够他忙活,而且他不知道后面还会来多少,熊炆那一拳他看似轻描淡写地应付了过去,其实自己也不好受……
绵月笑道:“你现在明白了吧?”
孙立终于不耐烦道:“既然咱不怕他们,还不动手等什么?”
绵月对这祖孙俩置若罔闻和*图*书,他忽然大声道:“王小军,你和劫匪沆瀣一气抢劫外国大使钻石,这已经成了铁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王小军纳闷道:“你怎么说起胡话来了?”随即他恍然道,“你这是一定要拉个人陪你堵枪口啊——你又不是小孩子夜里撒尿怕黑,非得拉上我干什么?”
绵月微笑道:“你称呼我什么?我可听不懂。”
司机闪身躲过金刀王的刀,抬手架住秦祥林的脚,熊炆迎面的一拳却怎么也躲不开了,他咬紧牙关用肩膀抵了上去,熊炆就觉自己一拳像打在了深水旋涡里,不但没占到便宜,还被那股回旋力掼出老远。
王小军道:“那你愿意把你拍下来的视频交给警察替我作证吗?”
金刀王怒道:“敢说我们是阿猫阿狗!你好大的胆子!”他抡圆了大刀劈头盖脸地砍向司机,这时忽然从旁边伸过来一只手,轻轻巧巧地捏住了刀锋,金刀王只觉这一刀像砍进了山间岩缝。来人也戴着面罩,露出满是毛茬的短发,和和气气道:“使刀的不要太容易动怒。”
沙丽又向前一步,几乎是逼问道:“大师,这是怎么回事?”
沙丽冷淡道:“你只要告诉我,这次‘行动’是不是你在幕后策划的就行了。”
王小军忽然大声道:“摄影组呢,你们在这吗?”
王小军盯着绵月看了老半天,忽然忍和图书俊不禁道:“绵月大师,你这也太糊弄事儿了吧,你不想让人认出来倒是把脑袋遮上点啊,还有,你这双鞋也穿好些日子了,武协大会的时候就是这双吧?”
王小军笑嘻嘻道:“你猜我信得过你吗?”
沙丽终于满脸通红道:“爷爷,我一开始……”
沙胜一摆手:“做错了事,先弥补!然后再说别的。”
王小军道:“大师,你有你的信念,我们有我们的底线,若是武林人见到敌人都权衡再三再去动手那还是武林人吗?”
王小军无言地往上方指了指。
王小军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道:“咦,对了,一会打起来你帮谁——还有你们几个。”他说的是丁青峰他们三个。
绵月叹了口气道:“沙丽,你我都一样,都是理想主义者,但现实和理想想要达到统一,大部分时候是需要作出牺牲的。”
黄小飞道:“警察?我们可不爱和警察打交道,和你说话的那位主儿才是我们老板,他说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张庭雷走到王小军身边,低声道:“论打,咱们是打不过的。”
绵月道:“你是武协主席,拉上你就是拉上整个武协,你要是栽了,全体武林人以后也抬不起头,这件事你也不考虑吗?”
黄大飞黄小飞兄弟分别从两边的车后冒出头来,不动声色地摆了摆手算是和众人打过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