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0章 还钱

段青青一笑道:“你这个武协主席要‘清理门户’,我敢不巴巴地喊人来吗——”说到这段青青捶了师兄一下道,“王小军你可以呀,要不是临走的时候你说我大衣那句话,我从始至终都没看出是你。”
王小军道:“绵月待你还算不薄,准备让你参加红组,就是可以抛头露面的那一组,我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我化装成李浩加入的是蓝组,就是抢劫组,本想着找机会阻止他们,没想到事到临头才发现人家早设好了计中计,他们早就识破了我的真实身份,之所以还带着我为的是把黑锅甩给我。”
金刀王道:“凭什么?”
绵月看了一眼纠缠在一起的千面人和郭雀儿,大步走上去就要帮忙。
黑哥们立刻扔了枪,死死搂住箱子再也不松手了。
沙胜和绵月刚交手区区十招就看得王小军眉飞色舞,说实话他没料到沙胜武功如此之高,至少从这十招来看,他丝毫不落绵月下风,能做到这一点的,武林中就没几个。
段青青忍不住道:“这两个警察怎么会来的?”
吴峰大概没料到这里这么热闹,他在人群里一打,一眼就认出了绵月,他迅速把枪口对准绵月,小声对齐和_图_书飞道:“叫支援!”
这时吴峰忽然喝道:“你再往前走我可开枪了!”原来绵月趁他不注意悄悄往前蹭了两三米,面对绵月他是真不敢大意,他深知枪这种东西对绵月来说跟普通的暗器差不多,只有保持黄金距离对他才有威慑力。
沙胜道:“在武协,你只是委员,而我是常委。”他不等金刀王再说什么,平静地对绵月道,“你自幼是少林派的神童,我们这些老大哥平日练功稍有不慎就会就着你的名声被师父打骂,到后来我们这些人也各自成名了,想找你切磋顾虑得也就多了,今天终于有机会了。”
王小军悠然道:“别人家的孩子不可怕,就怕别人家的孩子是学霸啊!”
王小军愕然道:“老沙……你这是放的哪门子水?”
场上武协的人、绵月的人、以及民武部三方陷入僵持,就在这时,一阵密集的枪声也不知在哪个角落猛然响了起来,众人都是身手矫捷之人,一瞬间各自跃高伏低、或躲在立柱背后,场上顿时大乱。
绵月打个哈哈道:“吴老总,这么多人,你干嘛就对着我一个?”
吴峰道:“这个我们会调查清楚的。”
金刀王道:“m•hetushu.com老吴,我们是好人!”
黑哥们吓了一跳,赶紧使劲点头……
绵月一笑道:“原来我那么小的时候就对各位造成过困惑,罪过罪过。”
武林中素以铁掌、金刚掌、伏龙铜掌这三门功夫以为掌功前三,而且这三门掌法风格都相近,今日一见,沙胜凶狠而绵月睿智,二人你来我往寥寥数招之间就已各自施展生平绝学,看得王小军又是欢喜又是眼馋——他自己本身已算得上用掌的高手,这会见到同类中的顶尖人物在比拼,难免有种酒鬼见到绝世佳酿偏偏不能喝的遗憾。
吴峰讥笑道:“这么多人,就你们几个鬼鬼祟祟地蒙着脸,我不对准你难道对准好人?而且,我知道大师有经天纬地之能,所以更不敢不小心了。”
王小军反问道:“那你们为什么来?”
沙胜每每以手背对着敌人击出,在即将和对方碰触之际猛的翻转,以掌缘击打对手,更像是砍,王小军一边看一边跟着比划,忽然下意识地看了沙丽一眼,原来他发现沙丽的武功七八成来自沙胜,还有些差别也是很明显的,沙丽应该除了沙胜之外还跟别的师父学过功夫。
黑哥们不管不顾,http://m•hetushu.com继续鸣枪,王小军叹了口气,提起脚边那只箱子顺带拿过郭雀儿手里那只,把两个箱子并举着前进:“射到里面的钻石我可不管啊——”
千面人手提箱子高高跃起掠向门外,郭雀儿手疾眼快跟着飞起,一手搭在了箱子边上,千面人身体骤然下沉,只能无奈放手,就这样,郭雀儿就像一只轻巧的雀儿一样从鹞子爪子里抢回了宝贝。
绵月笑眯眯道:“这会你当然这么说,谁知道你是不是见财起意?”
王小军嘻嘻哈哈道:“还行还行,全国有这么多武林人士都往这赶,按民武部的风格,不跟来才怪了。”
王小军道:“简言之,就是绵月大师自导自演了一出抢劫和反抢劫的戏,目的是带走其中一半的钱,顺带给自己的组织代言,看见这两只箱子了吗?每一只里都是钻石,价值30多亿。”
沙丽飞身扑过去扶起爷爷,对王小军怒目道:“你知道什么?”
在沙胜刚来的时候王小军眼睛确实亮了一下,但随即又暗了下去——凭现在这些人,打绵月还差一股劲,或者说,差一个主力,如果是以前,自己勉强能顶上,可是现在走火入魔,连余巴川都对付不了,更别hetushu.com说绵月了。
王小军道:“看见没,警察里也有聪明人。”
吴峰不苟言笑道:“不管好人坏人,一会自有解释的机会,现在就先委屈大家待在原地,不过,有谁能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他扫了一眼道,“小王主席,还是你来说吧。”
王小军这才拍拍手走回来,一边对众人耸肩:“那么大笔钱,自己花不上也不能让别人骄奢淫逸了!”
然而就在第11招上,绵月矮身拍向沙胜小腹,这本是很平常的一招,无论是躲也好还是档也罢,处理起来可说毫无难度,可沙胜原本的一张黄脸就在此刻变得越发焦黄,不知为何竟慢了半拍,被绵月一掌拍出数米,虽未受重伤,但也一时不能起立。
沙胜和绵月说话间就动上了手,地库里瞬间又混战在了一起。
众人都是唏嘘不已,段青青小声嘀咕道:“我就知道这里有蹊跷!”
所有人都僵在当地,余巴川和司机他们几个和绵月眼神传递,似乎在想脱困的办法。
吴峰在枪响那一刻马上蹲下身子观察四周,就这么一分神间他暗叫不好,再看绵月几人时,果然已经全无踪影。他懊恼得直捶头,接着发现枪声来自于众人身后——那和图书个黑人大使捡起地上特警的枪正在朝天扫射。这黑哥们大概是受惊吓过度,一边开枪一边哇哇爆叫,吴峰慢慢走近,把警官证亮出来大声道:“我们是中国警察,你已经安全了。”
王小军处于武功半失不失的当口,也就不想着再去帮忙,而是静下心来观看沙胜和绵月一战。这两个人在江湖上都是绝顶高手,平时几乎不与人动手,而到了他俩这样的身份和地位,要不是今天这种情况,确实这辈子也不可能有交手的机会。
王小军依依不舍地看了那两只箱子最后一眼,忽然声色俱厉道:“回去以后让你们总统对百姓好点,这钱必须用在建设国家上,不然这帮人还得去找他!”
沙胜面无表情道:“你回去,还是我来。”
就在这时,两个平端着手枪的男人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从门口走入,当先那老者已经是满头白发,他见了这混乱的场景,厉声道:“都住手!”在场的人大多都认识他,正是民武部的吴峰,而另一个也是民武部的警察,铁掌帮的弃徒,齐飞。
这时金刀王手握金刀道:“我知道当出头鸟遭人记恨,不过都这时候了,我也就犯个忌讳吧——绵月大师,就让我来领教领教你的金刚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