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2章 再上武当

静静板着脸道:“你是来娶我们师叔祖的吗?”
沙丽气得脸色惨白,她下了车使劲摔上车门,喝道:“王小军你会后悔的!”
道明森然道:“今天是我们新掌门接任仪式,不欢迎闲杂人等!”
王小军道:“滚!”
王小军沉默着继续开车,开出去一段之后又倒了回来,他对刘胖子道:“我问你,掌门接任仪式在哪举行?”
不等他下一个字脱口,王小军冲上去就是一掌:“我让你摆!”那道士一慌,胸口顿时中掌,剩下六个碰上王小军就像废弃的铁罐子遇上了瘸腿流浪猫,一阵大乱之后滚的滚,叫的叫,王小军不费吹灰之力就冲了过去,他一边跑一边回头道:“教你们个乖,以后跟人干仗先摆好阵再说,现代人节奏那么快,谁有工夫等你们?”
王小军暗暗叹气,他知道道明武功并不算低,自己现在铁掌不能用,内功又不灵,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当下手掌一摆,打出一朵巨大的莲花。
王小军把头探出去没好气道:“你就算不认识我,也不认识这辆车吗?”
“那就快跟我们走。”静静不再多说,在前面撒腿就跑。
“难道这俩是‘双修’去了?”王小军一路开着车上了高速。
几个保安闻言飞快地跑上山去。
王小军瞪大眼睛道:“你当网红上瘾啊?”
河北和湖北,听着是一北一南,好在离着并不太和-图-书远,王小军不眠不休地赶路,很快就出了河北省。金刀王的大徒弟在车后座和后备箱里留下了一大批物资,不但有水、面包、火腿肠这些基本储备,甚至还有瓜子、果冻、妙脆角这种零食,想到一个大男人抄着小勺一勺一勺舀果冻吃,就能想象他经历了怎样的了无生趣的摧残……
王小军一路上山,总是不出几步就遇上前来阻止他的小道士,有时候一两个,有时候三四个,好在在这半山腰上人多也无法占据优势,而且这些道士大多武功不高,居然被他不断过关,但就算如此王小军也越来越心急如焚,他再看表,已经过了12点了!
这时前面又出现两个小道士,王小军眼睛发红,喝道:“滚开!”
王小军道:“喂,你要带我去哪,逃跑我可不干!”
王小军愕然抬头,见这道士依稀脸熟,不禁指点道:“你你你,你是叫道明还是明道来着?”这人正是净尘子的大弟子,以前也和王小军交过手的不知道道明还是明道……
道明诧异道:“你不是……这是什么掌法?”
“贫道道号道明!”
“现在是两箭之仇了。”王小军扫了他一眼,继续上山。
王小军边开车边给胡泰来和唐思思打电话,结果都是不在服务区,对这两个人的安全他倒是不担心,在刚才混战的时候段青青和他说过,她曾联系到了老胡和*图*书和思思,但后面的话就给人打断了,这两人似乎在忙一件什么事。这三个人是原始铁三角,向来形影不离,如今只剩了王小军一个,未免觉得哪哪都不得劲,但想来这两人得知明天就是陈觅觅的接任仪式,多半也在往武当山上赶,王小军也就放下了电话。
刘胖子悻悻地爬下来,委委屈屈道:“每次就不能好好说话?”
王小军咬牙道:“废话,不然我来干什么?”
王小军皱眉道:“你怎么知道的?”虽说知道这件事的人已经不少,但没理由这么快就传到武当才对。
为首那道士奇怪道:“你认识我们?”
武当山间,一辆富康车咆哮着顺山路而上。
王小军一愕,这才发现这两人一个脸蛋黑一点,一个白一点,而且也不是小道士是小道姑。
“其实我不在乎,算了……你有什么事?”
沙丽点了点头。
刘胖子讷讷道:“说是正午时分,大概就是中午12点吧。”
凤仪亭属于武当后山,有相当长一段路只能步行,到了山脚下,王小军冲出车门,连钥匙都顾不上拔,连滚带爬地飞奔上山,刚跑没几步,一个中年道人忽然出现在前面的石阶上,怒目横眉道:“站住!”
“双修?”王小军脱口而出,随即无语凝噎道,“你这是从哪个传销窝点学的功夫吧?我可不跟你趟这个浑水。”
王小军没工夫和他斗嘴,和*图*书一掌一掌狂拍过去,道明也不知是对王小军有心理阴影还是被这套绚丽的掌法晃花了眼,居然无从还手,一步步地后退,在这台阶之上,“莲花步”的层次也越发分明,王小军步步向前,道明则不断失守,终于脚后跟在台阶上一磕,身子踉跄之下顿时中了一掌,噗通一声坐倒在地不能动了。
他刚转过一个山角,就听“哈——”的一声,前面忽然出现七个青年道士,他们均手持长剑,在王小军面前一字排开。
道明冷笑道:“我听说你武功已废,还在这狐假虎威吗?”
“几点?”
沙丽猛然瞪着王小军道:“我哪里不如陈觅觅?”
“凤仪亭……就是你上次和人打架那地方。”
王小军等了一会,终于耐不住性子喝道:“喂!”
王小军面对着她,认真道:“你长相不如她,身材不如她,性格不如她,这里(指了指脑袋)也不如她,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在我眼里就是完美的。你接近我是因为我武功高、是武协主席,可是她喜欢我只因为我是王小军,这点你也比不了吧——好了,请你下车吧,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间太长,我女朋友会吃醋的。”
王小军道:“你想听实话吗?”
道明自觉说漏了嘴,飞扑而下道:“我正好报上次的一箭之仇!”
王小军崩溃道:“怎么又是你们?”
王小军一边开车一边喃喃道:“和-图-书跟你双修我才后悔呢——”同时心里默默道,“别怪我对你残忍,趁早绝了你的念总比拖拖拉拉地强!”他不知道沙丽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他有了这种奇怪的情愫,但很快也就明白了:这并非情愫,而是经过计算的配比,沙丽要完成她的野心,就需要同样门当户对、实力相当的配偶,目前武林里年轻一代只有王小军最合适,想到这王小军也就释然了。沙丽去找“李浩”比武,其实也是对“李浩”抱有希望的。但对手下败将,她就再没了任何兴趣。
沙丽淡淡道:“虽然绵月做的事情不对,但我觉得他的理论是对的,别的行业都在与时俱进向前发展,为什么武林人就要故步自封?我们都还年轻,是可以为武林做些事情的。”
其中一个小道士忽然脆生生道:“王小军,是我们呀。”
……
刘胖子乍见王小军一愣之后忽然做了一个谁也没想到的动作——他一下整个人匍匐在车头上,一边杀猪似的叫喊起来:“不好了,王小军来了!我在这顶着,你们快去报告山上各位师父师祖,就说他们千防万防的煞星还是来了!”
王小军摇头道:“不认识,但我识数,我知道七个人一起出现的时候你们必然要摆阵了。”
“我艹!”王小军喊了一声,把车开得像弹出去一样,现在距接任仪式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了!
“明月,静静?”这两个小道姑论辈和*图*书分要叫陈觅觅师叔祖,不过其实是她的小闺蜜,王小军诧异道,“你们也是来拦我的吗?”
明月一边跑一边道:“这是一条近路,没人知道,我们带你去见师叔祖!”
王小军点头道:“明白了,你们是接到了刘胖子的警报来阻止我上山的,那就废话少说,你不怕我的铁掌了吗?”
刘胖子抬起头道:“啊?”
第二天上午临近武当山的时候,王小军已经是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他把车开到路边,把头探出窗外,往上面倒了一瓶水,一激之下顿时又神采奕奕。
那道士得意道:“算你知道厉害,来,听我口令,北斗七星阵——”
王小军趴在方向盘上无精打采道:“没兴趣,你要是没别的事就下去吧,我还忙着呢。”
沙丽忽然道:“那种功夫……两个人练比一个人练效果要好。”说到这她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层红晕。
“年轻就是好啊。”富康又开动起来,到了故土,似乎这辆车也活跃起来,终于在中午之前到达了武当山大门。王小军一颗心早就飞到了山上,不料车刚过大门顿时被一群保安包围,一个胖子气急败坏地用胶皮棍在富康的前机盖上点着道:“什么人这么不长眼在今天这种日子乱闯,你知道这是哪吗?我告诉你别说你这破车,就是省里领导今天没我的同意也过不去这个门!”这熟悉的动作,在熟悉的调调,正是武当山保安队长刘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