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3章 反悔

王小军小声道:“先故意把水搅浑,谁跳出来谁就是幕后主使!”
陈觅觅一顿道:“没错!自从这事事发之后我一直想的都是怎么委曲求全,可是却忽略了根本——我掌门师兄本来就是无辜的,你们凭什么夺走他的掌门之位?”
陈觅觅却继续对刘平道:“请你原谅我要自私一次,我发现我无论如何都舍不下他,你们也不想我当了掌门以后做出更有损于武当派名声的事情来吧?”
王小军在她耳边低语道:“而且不用人家发暗箭,你也很快就会犯错误。”
陈觅觅瞪了他一眼道:“这么多天没见,你怎么还那样?”
“觅觅,你不要当掌门了,跟我走吧!”王小军当着所有人的面,公然提出了这个大逆不道的要求。
刘平实在看不下去了,沉声道:“师妹,别忘了你肩上的责任。”
刘平无奈道:“这事要能掰扯清楚我们还要你回来干什么?”
王小军眉开眼笑道:“调皮!”
王小军往前看了一眼,只见凤仪亭前乌压压聚集了一片人,有俗有道,其中光是穿道袍的老者就不下四五十人,而另外那些人中也有不少依稀脸熟m•hetushu•com,应该是在武协大会上见过的武林里有名望的前辈名人。众人均是肃穆默然,一起抬头看着凤仪亭。
王小军朗声道:“你说的内乱,无非是掌门之位落入别的派系手中,你们是龙游前辈的直系弟子,所谓的黄金派系,可你们选觅觅当掌门,不就是贪图她年轻好掌控吗?”
陈觅觅点头道:“有道理。”
两个小道姑在前面带路,竟也奔走如飞,王小军心里暗自庆幸,要照他刚才那么打上去,武当派的小喽啰没有200也有100,真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去了。
王小军冲她一笑道:“你有几天没关注江湖时事了?”随即又道,“放心,打净尘子这样的我还能凑合。”
刘平顿足捶胸道:“那你就眼睁睁看着武当派再次陷入内乱吗?”
王小军道:“我没替你们说话,我只说实话,武当派里我只服净禅子道长,武当派有他在才是人心所向的武当派,是你们自毁长城因为私心借由莫须有的罪名把他的掌门之位给剥夺了,我断言武当派会从此由盛转衰,但是这个锅我们家觅觅不背,你们谁爱背谁背去和图书。”
明月和静静把王小军带到一片小树林边上,明月指着前面道:“呶,那就是凤仪亭,剩下的事我们就帮不了你了。”
这时净尘子拖着长长的怪调道:“陈觅觅自愿放弃掌门之位,那这个掌门到底是谁当啊?”
陈觅觅吃惊道:“小军你干什么?今天的事可不是武力能解决的!”
王小军吃惊道:“觅觅你干什么?”
王小军咬牙道:“你们虐待我老婆了?”
王小军小声问陈觅觅:“你师兄呢?”
王小军又惊又喜道:“你这是特意在等着我来啊?”
周冲和脸色惨白,厉声道:“王小军,今天是我们掌门加冠礼,你要干什么?”
明月和静静相拥而泣道:“太浪漫了!”
净尘子阴阳怪气道:“嘿,稀罕,你居然也有帮我们说话的时候。”
这时净尘子已经大声道:“王小军你不要再虚张声势了,你武功已废,在这冒充什么大尾巴狼?”
陈觅觅用眼神指了指凤仪亭不远处的掌门住处,道:“我师兄自打回山以后就把自己关了禁闭,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解释。”
陈觅觅轻轻推开王小军,擦着眼m•hetushu.com角的泪痕缓缓摇头道:“刘师兄,我本来还在挣扎是选责任道义还是个人幸福,如果你不让我看见王小军我可能就认命了,可是既然见着了……我也还是认命——”
陈觅觅语速飞快道:“是也不是,其实是我还没想好。”她见了王小军就像干枯的植物遇到了大雨,表情渐渐都舒展开来,刚才几句对话就像是预演了无数遍,这时才惊觉王小军真的就在面前,二人四目相对,竟然忍不住一起大笑起来。
王小军笑道:“你不说我还忘了,如果我真以武协主席身份命令你管用吗?”
王小军一个箭步跨上了亭子,冲到陈觅觅跟前拉起她的手道:“不是不让你当道姑吗?”
静静翻个白眼道:“自从师叔祖上山以后我就再没见她笑过,再这样下去说句不恭敬的话,我怕她还活不过她那帮师兄——”
王小军道:“看来是寒了心,这事的关键不在你师兄,而在那个幕后主使,不把他揪出来武当派就安生不了,就算你当了掌门也会成为下一个被暗箭所伤的人。”
凤仪亭上,王小军只看了一眼就觉得一阵心疼。
台下众人有的惊愕无和-图-书语,有的目瞪口呆,自然也有暗自弹冠相庆的——武当派在掌门接任大典上出了这样的状况,接下来的好戏注定会不虚此行啊!
陈觅觅下意识道:“我还没当。”
王小军道:“总之今天的局我也搅了,武当派也得罪了,接下来好戏又要开始——哪位不服,尽管上来!”
陈觅觅吓了一跳道:“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陈觅觅目光灼灼道:“怎么就掰扯不清楚?他们说掌门师兄是在入了武当派之后有了儿子,那他儿子多大、师兄在武当派多少年?这种事小学生都能搞清楚!”
这时凤仪亭上除了陈觅觅,刘平正在讲话,他每四个字一顿,正在念诵祝词,忽然冷丁见了王小军,脱口道:“坏事了!”
陈觅觅恍然,接着忧心道:“可是……你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真的和全武当为敌啊,再说,你反噬的弱点还没解决。”
净尘子勃然道:“不管用!这是我们武当派自己的家务事,天王老子来了也管不着!”
陈觅觅全身道装,神色木然地站在那里,身边各有八名道士手捧各种典礼器具相伴,今天是她接任掌门的日子,她脸上既没有笑容也不悲伤,hetushu.com就像在旁观别人的事情一样,才几天不见,陈觅觅又瘦了不少。
王小军一把把陈觅觅搂在怀里,就像要把她揉进胸口一样狠狠一揽,随即冲周冲和懒懒地摆了摆手,意思是暂时不要打扰他和女朋友团聚。
王小军道:“反正不能是你当。”
不少宾客听了这句话,竟情不自禁地点头。
净尘子瞪眼道:“怎么,你刚混了一个武协主席的名头就跑这发号施令来了?”
台下几百个人都是武当首脑人物和贵宾,在这大吉之日听他蹦出这么几个字来,不禁都面露惊诧之色,待顺着他的视线扭头,大部分人也就瞬间了然了……
明月道:“王小军,我们只能帮你到这了,你快带着师叔祖……王小军?”原来她话没说完,王小军已经大步走向凤仪亭,走到一半,干脆跑了起来。
陈觅觅道:“这是人之常情,谁愿意自己的儿子都三四十岁了又被牵扯到这种事情中来?”说到这陈觅觅自己也明白了,净禅子是怕连累了儿子所以什么都不肯说,而这事的幕后主使自然也乐得坐享其成,你既然不举证我正好省事。
刘平摊手道:“可是师兄他又不愿意说出他儿子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