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4章 不是赌约的赌约

王小军道:“你不用激我,不过你都这么说了,我今天就对你开个特例——打你不用游龙劲。”
王小军道:“只要是功夫就行了,你管我用铁掌还是用别的,跳水的改练跳高就不叫运动员了?”
周冲和几乎一口血就要喷出来,下面的人们更是绝倒,一些还不太了解王小军的人也道:“不知道武功上谁高谁低,反正要比脸皮的话,武协主席已经赢了!”
王小军悠然道:“看到你老哥我忽然想到,我好久都没打老头了。”
王小军拉着她的手把她送到台下,微笑道:“你瞧着就好了。”他重新回到台上,看着净尘子忽然噗嗤一乐。
王小军头疼地小声道:“老兄,怎么说你也和净禅子道长还有觅觅是一势的,难道我们不该一致对外吗?”
净尘子眼睛一亮道:“这可是你说的!”
王小军下意识地想答莲花掌,可想想李家父子和高建平才是莲花掌正统传人,自己再鸠占鹊巢以后非引起版权纠纷不可,而且,刚才这一招还真不是“莲花掌”里的功夫,具体在哪学来的自己也说不上,既像是从陈觅觅那里学的,又像是和司机动手的时候看到无意中记下来的,甚至,它也并不是武当派的功夫,而是随手的随意而为。
刘平吃了一惊,伸手拉住他,低声道:“冲和,你不能去!”
净尘子www.hetushu.com二话不说飞身扑向王小军,这个承诺对他而言就是意外之喜,王小军的情况他也是只是听说而已,待见他如此淡定心里就直犯嘀咕,游龙劲最擅以一搏十、以弱胜强,说实话净尘子心里对此是十分忌惮的,王小军愿意放弃不用他自然是求之不得,底气也顿时足了起来。
王小军道:“你徒弟跟你想到一块去了,你去看看他的坟头草长多高了。”
王小军蹲在台边上,笑嘻嘻地问:“下面还有哪位武当派的高手上来赐教啊?”
王小军道:“还记得我发明的那套莲花掌吗?”
这时一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越众而出,嘴里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又是你!?”
净尘子两次败在一个后辈手里,想卖个惨又被对方叫破了行径,只好踉跄着爬起来,一张脸憋得像猪肝一样,他茫然地抬头看着台上的王小军,喃喃道:“你这到底是什么武功?”这回已经有了几分真心请教的意思。
王小军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即对净尘子道:“像你这种又Low又话多的反派,也就是搞笑小说里能活这么久。”
净尘子和王小军再打一会,就见后者路数越来越杂,出招越来越匪夷所思,讥诮道:“你一个铁掌帮的不用铁掌,尽用的什么乌七八糟的功夫?”
周冲http://www•hetushu•com和道:“所以,你输了也不肯放弃觅觅?”
这时人群里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大,有人指点道:“台上这两位,一位是当今的武协主席,另一位曾是公认的武当派接班人,居然为了一个女人红了脸。”当下又有人道:“何止是红脸,我看马上就要动手了。”先前那人感慨道:“咱们这次来武当真是值回票价啊!”
王小军淡然道:“我说的,我要是用了游龙劲就算我输。”
王小军朝说话的人翻个白眼道:“你买票了吗?”他看着周冲和痛心疾首道,“你看你多失态!”
王小军昂然道:“就算有把握我也是这么说——当然,我确实没把握赢你。”
王小军吭哧半天道:“这……如果非要起名的话,就叫铁莲掌吧。”对这场胜利是怎么来的他也如坠云雾,只知道自然而然地就到了这一步,他意外地发现,就算不用游龙劲,净尘子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对付。
众人一起无语,心里默念:“你又好到哪去了?”
王小军撇嘴道:“当然不肯,赢了我固然要光明正大地娶她,输了也要鼻青脸肿地带她走!”
净尘子有恃无恐道:“上次道爷大意了让你个小兔崽子占了便宜,今天我要连本带利一起收回!”
周冲和甩开刘平的手,一步步走上台子,他死死盯www.hetushu•com着王小军,一字一句道:“本来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了,可你为什么偏偏又上了武当?”
陈觅觅急道:“小军,你到底行不行呀?”
陈觅觅无语道:“那就是游戏之作怎么当得真?”
净尘子自然明白自己无形中又丢了一人,愤然道:“你这用的是什么功夫?”
陈觅觅惊诧地看着王小军,王小军的功夫风格她了如指掌,可他刚才在台上的表现和以前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几乎完全看不出铁掌帮的路数了,要不是情人之间的特殊感应让她确认这人就是王小军,她差点就要以为这是别人冒充的了,可是这时连个可以发问商量的人都没有,陈觅觅也只能在脑海里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净尘子冷冷道:“你少得意,上次栽在你手上也是因为你用了我们武当派的武功,可见你们铁掌帮的功夫稀松平常。”
周冲和冷笑道:“你是因为没把握赢我才这么说的吧?”
在人们的哄笑声中二人一错身,王小军也不知怎么就绕到了净尘子的身后,他伸手抓住净尘子的脖领子把他往台下一扔,净尘子高呼一声扑倒在尘埃里,这回还不等他把脸埋进土里王小军已经抢先道:“喂,不带讹人的啊!”
下面无论是宾客还是武当门人均是目瞪口呆,直到这时武当派绝大多数人才明白了他的心迹,对别派人士hetushu•com来说更是惊闻天大的秘密,其实就连陈觅觅自己也是头回听他说出来,以前她也觉察到和这个师侄相处起来疙疙瘩瘩的,却一直没往那方面想,还以为是因为掌门人选问题周冲和对她有成见,这时才知道周冲和居然对自己有私心,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
净尘子发毛道:“你笑什么?”
王小军义正言辞道:“幼稚!觅觅又不是个东西,谁也没权利把她当战利品!”
下面的观众们都发出“唔”的一声,这既像是赞叹又带点玩味,原来王小军这一招借力化力用的正是武当派太极拳的手法,在武当山上、和武当门人动手却用太极拳,这实在是一种打脸的玩法。
周冲和忽然嘶声道:“你少跟我说这种屁话!这都是自欺欺人的!”他双眼发红,扬着手臂吼道,“我也才刚三十岁,也是为了心爱的女人和人拼命的年纪!我对觅觅的爱不比你少!”
周冲和努力恢复冷静道:“我们来一局定胜负吧,谁输了谁就要放弃觅觅,你敢不敢?”
周冲和似乎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忽然咬紧牙关道:“王小军我明白了,你就是我命里的克星,不把你干掉我的心愿就永远达不成!”
净尘子噌的蹦上台子,目光闪烁道:“各位师兄师弟,你们都看见了,王小军仗着自己武协主席的身份,耍横耍到咱们武当头上来了,我这可是为m.hetushu.com武当出头。”他盯着王小军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爷爷把一身内力传给你,可你们铁掌帮的武功存在致命缺陷,导致你们爷孙俩武功都废了!”
陈觅觅忧虑地小声道:“小军,真的已经发作了吗?”
王小军对这一仗却是有心理准备的,他知道自己这次上武当肯定把这群老道得罪死了,架是一定要打的,于是安之若素。净尘子一掌袭到,他侧身迈步,掌绽莲花。净尘子略觉意外,看王小军脚步虚浮,那确实是内力不足的样子,可看他掌法绮丽,却不像传说中武功全失,但好在他也察觉出这套掌法威力大不如铁掌,于是得理不饶人地缠了上来。二人三五招一过,净尘子彻底确认王小军功力不如自己,加上他答应不用游龙劲,他再无后顾之忧,连绵向王小军攻去,王小军眼见对方手掌笼罩过来,右臂一抬,把净尘子的攻势托了一把,使这一招的气力全部砸进了空气。
王小军道:“如果你的心愿就是把觅觅留在武当山上,我确实不能让你达成!”这时他忽然对周冲和有些同情,温言道,“周兄,爱一个人是希望她能得到幸福,不是不择手段地把她强留在身边。”这种话不是王小军的风格,但也确实是他经过一番挣扎奔波后的心里话。
王小军知道和周冲和势必不能善了了,叹气道:“看来咱俩这架也是非打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