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5章 功成

陈觅觅厉声叫道:“小军!”
周冲和怒意渐生,陈觅觅这时挡去了他大半的招式,他索性丢开王小军,和陈觅觅两个以太极拳拼斗起来,台下众人看得“唔唔”连声,周冲和的武功固然让他们叹为观止,最令他们意外的是陈觅觅小小年纪居然也风范十足!
周冲和也不多说,跟身进步就是一掌,他是武当后一代中的翘楚,万中无一的天才,虽然心情激荡,但这一出手仍然是法度严谨气势不凡,光凭这一招,台下众人已对他刮目相看。
周冲和冷冷道:“你怎么不用游龙劲了?”
太极拳本就最擅借力化力,周冲和手腕一抖,一股柔力撞向王小军的胳膊,王小军前臂拨转将他的手掌弹开,随即双手合并去抓对方袖口,竟似想要把周冲和给抡到台下去,这一招深符街边苦力打架之路数,仗着有把子力气抡掼推搡,看得台下众人大跌眼镜哭笑不得。
王小军眼睁睁地看着这一掌打来,竟不知该如何应付,对方攻势吞吐闪烁,身周气劲氤氲,他忽然有个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小溪,此刻四周都是江河湖海,无论如何挣扎都会立刻被吞没,就算破釜沉舟地一搏无非也就是折腾出一点小小的浪花。他从前竟不知道周冲和武功如此和_图_书之高!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看来周冲和这段时间没干别的,一心一意在研磨武功,而且是有针对性地研究过了铁掌和游龙劲,说到底,他的底子、资历都远不如周冲和,一个有心一个无意,王小军遭遇变故后,这差距又拉开了。
不料这一幕终于又刺激到了周冲和,他咬牙切齿地再次缠了上来,王小军叹气道:“一得意就忘形,才说了单身狗不能得罪,咱俩又戳人肺管子了。”
王小军的这一掌既不是铁掌也不是莲花掌,但它出击的力度、角度,都已不能用绝妙来形容,这一掌就像是冥冥之中早就存在,就为了在这一秒用来对付周冲和似的。王小军自己也愣住了,他同样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在哪,学过这么一掌,苦思冥想之后,他忽然恍然了,这一掌不是具体从哪学的,而是让他想起了很多场景——当初爷爷教他铁掌的时候、在少林寺和汇通切磋金刚掌的时候、卧底民协和绵月甚至是沙丽交手的时候……在这些场合里,他的对手都比自己要强大,也就造成了总有一招他是应付不来的,好在这些对手都没有对他痛下杀手,说白了,这些时刻都是他无力回天的时刻,这些场景却在无时无刻地困扰着他,hetushu.com耳提面命地提醒着他:这世上还有很多人你无法战胜,但你不可能永远幸运下去。此时此刻的一掌,也是他面对过这么多危机后集大成的一掌!当这个世上只有100种失败的方法而你已经尝试了其后的99种后,那说明你离成功很近并且别人再很难打败你了!
这时周冲和终于按部就班地让陈觅觅的防线出现了纰漏,他一掌按在陈觅觅肩头,同时暗劲内生潜运过去,陈觅觅噗通一声坐倒在地,一时动弹不得。
周冲和眼里闪着不可思议的神色,吃惊道:“这是什么掌法?”
这掌歪歪斜斜地打在周冲和的右掌上,就像起了某种化学反应,这两个人就像烛火爆裂声中的两只小飞虫,忽然远远地分开了!
这时的王小军没有惊喜也不得意,因为他发现自己只是明白了一个武学上最简单的道理:武功和门派有高低之分,掌法有强弱之分,但事到临头不管什么,只要有用就好!此时此刻,所有他练过的功夫、打过的胜仗还有败仗、见识过的人在他脑子里过山车一样山呼海啸而过,不论什么门派,什么武功,只要能拿来用的他就毫不客气地照搬,一时间胡泰来的黑虎拳、峨眉的缠丝手、武当的推手、少林的金http://m•hetushu•com刚掌、崆峒的伏龙铜掌、自创的莲花掌甚至是金刀王的刀法都被他信手拈来拿来就用,脑子里门派和功法的区别渐渐淡漠,手上却越打越顺。
周冲和也不搭话,他既然打定了主意也就毫无保留,索性先把陈觅觅制住,这两个人武功一脉相承,可以说全无差别,不过周冲和毕竟长了陈觅觅十几岁,台子上风声呼啸,陈觅觅渐渐被逼到了角落里。王小军一轱辘爬起来接住周冲和,对陈觅觅道:“以前我是单身狗,现在他是单身狗,强弱逆转,你快走!”
陈觅觅慢慢站起,惊讶地看着这一幕,王小军冲她微微一笑道:“你下去吧,我没事了。”
周冲和淡淡道:“是你逼我的!”
王小军只有苦笑。要在以前,铁掌配合游龙劲,这两种功夫一个天下至刚一个天下至柔,自然易于立于不败之地,但这会他不能用铁掌,游龙劲终究是源出武当,周冲和这样的本门高手既然着意研究过那就很难再对他奏效,就算用也只能是勉力维持局面而已,没有车马炮就剩了俩士,这盘棋也就不用下了。
王小军猛冲而上,奋力击出一掌,他这段时间用的最多的就是“莲花掌”,铁掌不能用后,自然而然地又把这门功夫搬了出来和_图_书,但是莲花掌在高手面前底蕴不足,而且他莽撞冒进,对上太极拳正是犯了大忌!周冲和冷笑一声,左手一抹将他的攻击化开,右掌全力向王小军心口拍去!
在这一瞬间,王小军甚至有些发怔,这一瞬间似乎变得无限长,陈觅觅的一声叫喊猝然将他惊醒——他可以不怕死,但他知道自己死了以后陈觅觅也没法活。在电光火石的刹那,王小军咬紧了牙,啪地递出去一掌。
对于这个小小的意外,周冲和并不太在意,但当他再次面对王小军时,他忽然发现对方起了一种微妙的变化——不再畏手畏脚、不再自惭形秽,王小军的一招一式都打得自然、流畅,虽然又不好看又东拼西凑,甚至有悖常理,但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
这时陈觅觅一语不发地跃上台子,施展双掌屏开周冲和的攻击,怒目横眉道:“你敢伤他一根汗毛我跟你同归于尽!”原来她也看出来周冲和动了杀机。
周冲和一念至此,身子几乎已经抢先行动,王小军被他掌力笼罩,同时预感到了极度的危险!他飞身一个翻滚躲开,狼狈至极。
陈觅觅无语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
其实这三招已是王小军绞尽脑汁殚精竭智的成就,尤其是第二招,那是他结合了陈觅觅教他的揉手www.hetushu.com、总结了和司机交手的经验,加上有缠丝手的先天之利才应运而生的,至于最后一招那就是无奈之举了——在潜意识里,王小军确实希望周冲和能离自己远一点。二次和周冲和交手,他觉得每一招都处在山穷水尽的地步,巴不得早早结束战斗。人遇到绝处逢生的时候固然欢喜,可每一秒都在绝处逢生也是一种煎熬。
眼见就要中招,王小军忽然一矮身,胳膊奋力前探,手掌直奔周冲和肋下切去,这已经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你先打中我不要紧,我也势必要你身受重伤!
王小军顿时脸红脖子粗道:“姓周的,你居然打女人?”
周冲和这段时间勤学苦练,唯一的假想敌就是王小军,对这一战他早就有所期待也有所准备,虽然王小军没有答应他的赌约,但他心里已经默认赌约的成立,可以说,这一战是他全部的希望,投入了全副的心力,而且他发狠地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像上次一样心浮气躁,从某种角度上说,这时的他已经到达了自己武技的巅峰,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进入了忘我的境界。这时见王小军束手束脚心不在焉的样子,清楚他确实不是自己之敌,这时一个念头忽然毫无征兆地闪现在他脑子里:只有杀了王小军才能让觅觅全心全意地留在武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