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9章 证据

“嗯?”王小军和陈觅觅一起打量着唐思思,唐思思脸一红。
悟道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你这是要挑战我们这些老家伙啊。”他身边的老道应声道:“武当派什么时候沦落到是个人就能撒野的地步了?”
刘平急忙摆手道:“先不忙动手,这位……这位仁兄。”
王小军忙问陈觅觅:“言文清是谁?”
胡泰来乐呵呵道:“你去卧底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与其闲着不如帮你把觅觅追回来。”
王小军苦笑道:“这就不清楚了,我还知道——凭我的武功根本打不过他!”
陈觅觅叹气道:“是的,这位悟道师兄不是我师父带出来的,他现在资格最老,又是武当七子之一,论资排辈的话,这掌门就该是他的。”
唐思思道:“你动动脑筋啊,想让觅觅不当这个掌门,就要证明净禅子是清白的,这才是釜底抽薪的办法啊。”
灵风怀疑地看看路恒源道:“你怎么证明?”
路恒源道:“我师父一直在山下教授我课业,所以各位叔伯没有见过我,不过我确实是武当派的正式弟子无疑。”
王小军道:“你们的大师兄不是净禅子吗?”
帅大叔和_图_书这时道:“王小军,你怎么还不开始?”
刘平忽道:“精微伏脉。”
王小军一个箭步跳下台来道:“老胡,这些天你死哪去了?”
王小军道:“对付武当这样的大派,总得找些帮手嘛,像在武协上揭发你师兄这种事他就不能亲自做。”
唐思思道:“老胡是憨,他又不笨!”
王小军道:“其它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太极拳打得原汁原味如假包换。”
王小军纳闷道:“那你们几天前就该到武当山了啊。”
路恒源一笑道:“这可把弟子难住了,虽说我和师父也有一些合影,不过想来这很作为证据。”
这时灵风身后那名年纪最老的老道士冷冷道:“这当然不能作为证据,事关武当掌门人选,除非言文清亲自证明,不然为了保险起见,我们绝不承认你的身份。”
王小军兴奋道:“没错,这个主意绝!这是谁想到的?”
王小军摊手道:“你以为我没想过吗?证据呢?”
路恒源怒道:“悟道师伯这话未免对先师太不尊重了吧?”
武当诸人群相耸动,悟道一愣之后又道:“两句口诀更说明不了什么,和图书我绝不认他做掌门。”
王小军道:“所以他一看新冒出来的又是你们这一系的,赶紧横加阻挠。”他郁闷道,“我怎么越来越搞不清状况了,这姓路的到底想干啥?”
王小军对陈觅觅道:“这一看就不是你亲师兄。”
胡泰来微微一笑道:“你看着就好了。”他大声对刘平道,“没错,而且我有证据。”
唐思思指了指胡泰来,王小军道:“没想到老胡还有这样的脑子。”
陈觅觅点头道:“也不知他跟我师兄有什么仇,现在的规矩是只有武当派弟子才有资格挑战你,我看他怎么办。”
刘平向灵风递去个疑问的眼神,灵风也缓缓摇头,表示并不认识。
陈觅觅道:“不如我们现在就揭穿他的真面目,曝光他的阴谋!”
场上认识胡泰来的人不在少数,他这一露面,没过多久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黑虎门新上任不久的掌门。
陈觅觅也是一愣之后才道:“言文清也是我师父的亲传弟子,我们这一支的大师兄。”
帅大叔道:“弟子姓路名恒源,恩师乃是言文清道长。”
王小军三言两语把这位帅大叔在地下车库的种种事迹一和*图*书说,陈觅觅听得咋舌不已,最后好奇道:“这人一直针对武当派,想不到最终目的是当武当掌门,可是他为什么跟绵月搅到一起去了?”
王小军嘿然道:“这下有意思了,别的派系的人都以为这是你们这一系的人,你们的人又不知道他的底细,武当派看来又有的乱了。”他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被一层挥散不开的阴影笼罩住了,对这个路恒源,他真是一不知其底细,二不知其武功深浅,只知道他为了掌门之位利用私生子事件把净禅子搞下了台。
王小军坐在地上道:“大爷,我还没输呢。”
王小军眉头紧皱道:“这个路恒源要真是你大师兄的弟子的话,那就也属于你们这一系,他……他为什么要把净禅子搞下台?”
帅大叔冲刘平一躬身道:“弟子见过刘师叔。”
王小军马上道:“哦对了,这是怎么回事?”他小声对胡泰来道,“你可别助纣为虐啊,这个路恒源不是什么好鸟。”
武当派凡是上了年纪的或是正统门人顿时一片哗然。
路恒源道:“这世上什么事都可能有假,不过武功假不了,待我赢了王小军,各位长辈还有什么疑惑可和_图_书以亲自上台验证。”
陈觅觅也茫然道:“他多半是胡说八道的,言师兄的弟子,我们怎么可能这么多年都没见过?”
刘平这才道:“这位仁兄,我们有言在先,只有武当弟子才能上台,我以前怎么从没见过你?”
刘平吃惊道:“言文清师兄?”
“净禅子是我们的掌门师兄,按入门先后,言文清才是大师兄。”
悟道淡淡道:“有这想法的恐怕不只我一人吧,难道凭你一句话我们就相信你?万一你赢了王小军,我们还要奉你做掌门?”
武当派顿时分成了好几派,有的同意让路恒源先和王小军比武,有的不承认他武当弟子的身份,还有一些别的支派的人既无望拿下掌门之位,又不想把它拱手让人,干脆胡搅蛮缠起来,就在纷纷扰扰不可开交的时刻,就听有人朗声道:“我能证明路恒源是武当派的!”
不等王小军发问,陈觅觅道:“精微伏脉,热切八荒是武当派武功练到高深地步后,继续修行的两句精义,能知道这两句口诀的人必然是根基深厚的入室弟子。”
陈觅觅道:“武功再高也得是武当的正式弟子才行,老头子们虽然喜欢窝里斗,不过和-图-书岂能让一个外人爬到他们头上,他可是打错算盘了!”
刘平听说路恒源是本门后辈,对他已生亲近感,温言道:“路师侄,除了合影这些东西,你还有什么证据没有?”
果然,刘平听说路恒源是言文清的弟子,表情先是一缓,接着也问:“既然如此,我怎么从没见过你也没听言师兄说过?”
唐思思道:“所以我们就去了一趟净禅子的老家,希望能找到他的儿子。”
悟道激愤道:“不管王小军输赢,此人首先就没有上台比武的资格!”
陈觅觅道:“言师兄多年前就已去世了,那时我还小,所以印象很淡了。”
路恒源脱口道:“热切八荒。”
其他道士纷纷应和道:“没错,他没资格!”
这时刘平道:“胡掌门,你说你能证明路恒源是武当派的,此话当真吗?”
“哦,那他人呢?”
王小军和众人一起顺声望去,他不禁又惊又喜道:“老胡?”来人正是胡泰来,身边则跟着唐思思。
王小军道:“所以呢,你们是怎么做的?”
陈觅觅诧异道:“怎么可能,别说是我,就连我掌门师兄看了他的照片都说没有见过他,难道还有连掌门都没见过的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