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1章 霸气师兄

千面人仰面看着路恒源,既像是恳求又像是声讨道:“恒源,你说你要对付净禅子只是想为你父亲报仇,所以我才帮你盗走了真武剑,可你从没说过你要当掌门,你答应过和我在一起的。”武当诸人一听又是一阵哗然,顿时把千面人围了起来。
陈觅觅道:“难道我就看着他这么血口喷人?”
千面人掩面道:“你明知我不会这么做!你……你……”她哽咽了两声,毅然道,“各位道长,盗走武当真武剑全是我一人所为,路恒源并不知情,我愿意听凭道长们发落。”
路恒源看着王小军道:“王小军,你还看不出来吗?你就算不上台我也会成为掌门,你上来还有的一搏,不来我当掌门也是大势所趋。”
陈觅觅道:“小军不要上当,你打不过他,上去就坐实了他的话!”
王小军赞道:“霸气,像我!”
千面人呆呆地看着路恒源,忽然泪流满面道:“我明白了,我一直以来不过是你的一颗棋子罢了!”她猛的把眼泪都胡乱抹干,发狠道,“你就不怕我把你的阴谋当众都说出来?”
陈觅觅叹气道:“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千面人的真面目,被心爱的男人背叛,任何女人都和-图-书要不顾一切了。”
“你放屁!”两条人影先后冲上台子,头前是周冲和,后一个却是陈觅觅!
净尘子附和道:“说得好!尤其是那句摒弃派系之争,咱们这么多年来深受其苦,难得有人这么说。”
这句话一说出来,整个武当山上顿时陷入了巨大的哗然之中!
唐思思却已经脱口而出:“合着武当派的高手,一人一个私生子啊!”
陈觅觅黯然道:“路恒源好狠也好聪明,他这是吃死了千面人。”
净禅子打个哈哈道:“都这时候了我还有什么可顾忌的,今天老道宁愿背上恃强凌弱、蛮不讲理的骂名,也要把你们这群奸佞小人打下武当山!”
王小军顿足捶胸道:“眼看就要真相大白了,最后功亏一篑,我收回刚才说的话,姓路的不但会打太极,而且还会用美男计!”
王小军挤眉弄眼道:“你们武当……”
千面人怔了一下,带着哭音道:“那你就是骗我!”
路恒源见到千面人忽然出现,不禁闪过一丝歉意和惶惑,他不安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路恒源冷冷道:“不出面就说明心里有鬼——王小军,你快上来咱们比试,赢了我还得进行和_图_书加冠仪式,再晚天就要黑了。”
果然,灵风已经质问道:“你既然是大师兄的儿子,净禅子就是你的师叔,他的秘密你知道也就罢了,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要揭他疮疤?何况他也是先生子后入的武当,并无过错!”
他话音未落,净禅子的小屋门一开,净禅子大步走了出来,他慢慢道:“是谁要让武当派一拍两散啊?”他的声音并不高,但山上却陷入一片寂静,净尘子竟也不敢搭茬。
路恒源神情变幻,咬牙道:“帮我你是自愿的,我并没有给过你任何承诺,如今武当奸人当道,我必须承担起责任来!”
胡泰来道:“而且按辈分你是他师叔,是不能上台的。”
净禅子信步走到凤仪亭下,才几日不见,老头明显瘦了一圈,他抬头看着路恒源道:“你说我当年跟我师父坦白,我在入了武当派后有了个私生子,这话到底是你父亲对你说的还是你自己杜撰的?”
路恒源一滞道:“当初我请你帮忙你就该看出我的抱负,净禅子都那么老了,我把他搞下台有什么用,当然要完成我父亲临终前的心愿。”
路恒源冷笑道:“你怎么知道他是先生子后入武当,他当时跟龙和-图-书游师祖坦白的是:他入武当后耐不住寂寞,和一个民间女子苟合,想请师祖原谅他……”
王小军恍然道:“我明白了,路恒源早就跟净尘子里外串通好了,他明面上是龙游这一脉的,其实屁股早就坐到别人板凳上去了。”他正想着该怎么回敬净尘子,就见一条人影从山脚直掠上来,众人眼前一花她已到了山顶,不少人暗道:“好快的身法!”来人是一个容貌秀丽的姑娘,大约三十岁上下的年纪,她两眼直直地望着台上的路恒源,凄楚道:“恒源,你骗我!你从没跟我说过你想当武当掌门!”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
胡泰来却认真道:“这说明龙游前辈在选拔弟子的时候兼收并蓄不拘一格,这也是后来武当强大最主要的原因。”
王小军拽住还想再上台的陈觅觅微微摇了摇头道:“别去了,这人武功很高,除非是你师兄或者武当七子亲自出马,不然都是白搭。”
陈觅觅热泪盈眶道:“这才是我那个掌门师兄!”
灵风目呲欲裂,冲净禅子关自己禁闭的小屋喊道:“师兄,事已至此你还不出面吗?”
王小军疑惑道:“路恒源和绵月合起来干了多少坏事咱且不提,但他和-图-书严格说来也是净禅子这一脉的,他为什么要针对自己人呢?”
王小军一激灵道:“千面人!?”
净尘子嚷嚷道:“好啊,一看是你们的人你们就支持,现在风向不对了你们又跳出来反对,不如把‘掌门必须是你们的人当’这一条写进门规里,这样的话我看大家索性一拍两散算了,还要什么武当派?”
路恒源一顿道:“我只说实话。”
王小军犹豫再三,跳到场中大声道:“各位道爷,不管你们是真糊涂还是假装看不见,但这姓路的明明就是一个玩弄心机的卑鄙小人,你们可不能为了跟我作对或者想浑水摸鱼而引狼入室啊!”
这时净尘子叫道:“王小军,你是想出尔反尔吗?你觉得就这么拖着我们就没辙了吗?”
周冲和一个箭步跨上凤仪亭,身在半空双掌一错就向路恒源打去,路恒源不等他脚踏实地,用掌缘在他腰间一托,轻轻巧巧地把他按到了台下,然后如法炮制旋至陈觅觅脚下,胳膊一展把她也搡了下去。武当两大青年高手竟然一招之下就被他打了下去,而路恒源用的,也正是最纯正的太极功夫!
路恒源俯视台下,忽然朗声道:“各位武当的长辈、各位师兄师弟,我http://www.hetushu.com和言文清道长既是父子也是师徒,确然是武当弟子无疑,如今武当处在多事之秋,为了门派的长治久安,我愿意毛遂自荐成为武当掌门,如果让我执掌武当,我一定摒弃门派、派系之争,一视同仁,为光大武当尽心尽力!”
净尘子结巴道:“别忘了你已经被我们弹劾了!”
王小军瞪大眼睛道:“我去,这是强行唱高调啊,这老兄太极拳打得好,想不到做事情这么简单粗暴。”
净禅子点点头道:“看来是你编的,这我就宽心了,言文清师兄断然不会这样中伤别人。你编排我什么都无所谓,可你信口雌黄,辱及的是你的父亲和我的恩师!”净禅子转眼又瞪着净尘子,声色俱厉道,“还有你妄图分裂武当,真当我死了吗?”
灵风也道:“我同意,这小子到底是来路不明,而且还有种种疑点,总之我不认这个掌门。”
路恒源久久凝望着千面人,柔声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成事在天谋事在人,我所能做的都已做了,也就问心无愧了。”
王小军道:“谁让咱们被人将军将到了这一步呢。我就不上台,看他怎么办?”
陈觅觅瞪眼道:“闭嘴,不准说!”
胡泰来道:“大概是心里有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