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5章 一心二用

这样又打了好一阵,王小军是妙招昏招一起出,磕磕绊绊地撑了下来,但他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要一着不慎就会带来灭顶之灾。他现在最需要的是稳定而坚实的技术后援,王小军忽然喊道:“道长,你再不出面我可就要挂了!”
净禅子轻轻巧巧地用小臂一拨,右掌朝徒弟的小腹按去。
王小军大喜,有样学样地一拨一按,不料却被路恒源险些带了一个跟头,心里顿时惊呼:“不好!净禅子用的是武当心法所以才能克制路恒源,可我又不会!”他心思一到嘴上便喊了出来:“道长,你那些本事我没学过啊!”
王小军在百忙之中破口大骂道:“你给我上来,我现在就打得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周冲和道:“那个人在我心里,我总是忘不了她……弟子愚钝!”
王小军这么一煽乎,下面可谓踊跃异常,这些武林人士一大早上了山,看别人打了一架又一架,闲得难受也痒得难受,街上有人打架还有给支招的呢,武林人其实也是一样的,既然武协主席开了口,台下顿时开了锅,各种比划、各种给出主意的都有。
周冲和如同中了魔怔一样看着陈觅觅道:“我……我……”
净禅子道:“直白一点说,那就是该怎么打就怎么打,你倒是认真看呀。”这时http://m.hetushu.com周冲和用肘尖磕向他胸口,净禅子慢慢抬起手臂,让它清清楚楚地显示给王小军它是如何翻转的,净禅子道,“太极拳最大的特征就是四两拨千斤,对方无论再蛮横,你只要运行得法,他就伤害不了你。”
周冲和瞥一眼路恒源,拔身而起,挥掌直击净禅子左肩,用的正是路恒源正在用的招式。
这一下看似群策群力了,往好听里说叫百花争鸣,往难听里说就是一锅粥,这山上几百号武林人士,虽说大多都是精英,不过到底门派、路数千差万别,固然有真知灼见的高手,也有热心肠的普通人,甚至还有故意捣乱的,往往是路恒源一招出手,下面给出的应对之法千奇百怪,这时就要靠王小军的眼光来选择和判断了,好在这几百人里总有靠谱的,王小军只要依葫芦画瓢就勉强能搪塞过去,此时此刻,犹如全山几百个人一起对阵路恒源,王小军只不过是个去伪存真的过滤器。
陈觅觅静静地看着周冲和道:“冲和,师兄不说的话,我从没想过你为武当付出了这么多,要没你挡枪,我就是那个注定成为掌门的人,那样我就认识不了王小军,冲这一点我谢谢你。”
净禅子摇头道“错了,你心里最大的魔障http://m.hetushu.com不是你觉得有愧于武当,反而是满心委屈,觉得武当亏负了你吧?”
一经想明白这点,周冲和终于抛却了满腔的怨念,对王小军只有深深的佩服和羡慕,当然,多少还是有一点嫉妒,他无意中看了一眼台上,顿时吓了一跳,王小军就像个少人疼没人爱的孩子,被路恒源逼到了台角,眼看就要成为被狂风骤雨浇灭的残烛……
周冲和愣了愣道:“师父,我该怎么办啊?”
陈觅觅忧虑道:“你想干什么?”
净禅子道:“来!”
原来周冲和一和净禅子说话,手上不知不觉慢了下来,这时已经完全跟不上路恒源的节奏,他再次落入被动挨打的尴尬局面。
周冲和偷偷看了一眼陈觅觅,泫然欲泣道:“师父,弟子可能不是修道的材料,您还是把我逐出武当派吧。”
净禅子缓缓道:“四两拨千斤并不是什么不传之秘,除了武当,好多门派都有这样的技巧。”
周冲和目瞪口呆道:“合适的人?”
“*&……¥%##!”这是广东人。
陈觅觅摇了摇头道:“不是输了,是你爱错了人。你儒雅俊朗武功高强,我要是喜欢你早就喜欢了,也轮不到等王小军来。世间有那么多恋人,能最后走到一起的还要靠缘分,你只是暂时还没找到合适的人。和图书
净禅子道:“你要公道我就给你一个公道,这样吧,我恢复你的自由身,从今以后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需再考虑别的。”
“是吗?”王小军这才发现台下所有人都用像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他,知道自己可能是丢人了。他以前大把时间都浸淫在铁掌里,而铁掌讲究以暴制暴,所以这种路数王小军颇为陌生,其实铁掌里也有用巧劲的技巧,只不过他从来没有系统地学过,所以闹了笑话。
“先退后进,用暗劲收住他再说。”这是内家拳名家。
陈觅觅道:“错了我一个,你就少走一截弯路,我不适合你,总有别人适合你。”
王小军道:“你笑什么,我说得不对吗?”
净禅子道:“何出此言?”
净禅子道:“那就够了,现在你听我说,意劲沉凝,露而不发,欲拒还迎,万仞飘零……”
王小军在台上高声叫喊道:“道爷,你这么干厚道不厚道我先不说,你这又做武术指导又当心理医生的——龙游前辈教你武功的时候难道没说过一心不能二用之类的话吗?”
净禅子道:“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能看破的固然是大智之士,顺其自然也不为错,不然人人都当了和尚老道,这世界不是要完蛋了吗?”
净禅子喝道:“冲和你还看不出来吗?你得不到觅觅不是因和-图-书为你哪里不如别人,只是因为你是周冲和,他是王小军,仅此而已就算你武功盖世富可敌国,陈觅觅不爱你还是不爱你。”
陈觅觅脸一红道:“我教过他最基本的推手。”
周冲和听到这句话心里忽然喀啦一下开了条缝,他本是聪明绝顶之人,不过在爱情这方面却像少男一样蒙昧未开,这时净禅子一句话点醒,他顿时满心霍亮起来:觅觅不喜欢我不是因为我两次败给王小军,我要是赢了,她反而也只有更恨我。王小军为了觅觅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这种事我就做不来,师父说他是他我是我,这话也大有深意,试想我们两个身份对调,王小军要是掌门继承人也一定会不顾一切地追求觅觅,就算我跟觅觅有婚约也会再次败在他手上……
周冲和朗声道:“我加把劲争取不让王小军被打死。”
陈觅觅急道:“师兄,你就说得再直白一点。”
路恒源闻言忍不住冷笑了几声。
“避实就虚,迂回攻其下盘!”这是扫堂腿的门人在出点子。
净禅子在这边教完王小军,忽见周冲和眼神涣散,心不在焉,他喝道:“冲和,你还破不了自己的心魔吗?”
王小军崩溃道:“我真不是张无忌啊!你就告诉我该怎么打这孙子,再故弄玄虚我就要被打死了啊!”
净禅子笑眯眯道:“以前没学过和_图_书那就现在学。”他一边和周冲和比划一边问,“对太极拳你了解多少啊?”
周冲和痴痴地看着陈觅觅道:“觅觅,我现在自由了,我要和王小军公平竞争!”
净禅子一笑,对周冲和道:“你是路恒源,我是王小军,开始。”周冲和一愣之后马上明白了师父的意思,对净禅子一躬身。
周冲和刚想辩解,净禅子摇摇头道:“你天资聪颖,自幼跟我学武,很小就被确立了掌门继承人的身份,这么重的担子强加给你,却从没有人问过你一句愿不愿意,别人到了年纪可以谈恋爱,至少能跟姑娘表白,但是你不能,你喜欢觅觅,又知道无法得到她,现在眼睁睁看着她跟了王小军,你憋在心里的这股力量无处发泄,所以你做了很多任性癫狂的事。”
周冲和脸色惨白道:“这么说我终究是输给他了?”
净禅子道:“冲和,你好好想一想吧!”
王小军也将胳膊依样翻转,竟挡开了路恒源的攻击,他兴奋道:“你这样说就对了嘛!”接着担忧道,“可是不会把武当派的不传之秘都给暴露了吧?”
周冲和涕泪横流道:“弟子……弟子宁愿能看破,可是弟子就是做不到!我有愧于恩师,有愧于武当。”
周冲和吐了口气道:“师叔你让开些。”
“中宫直进,右拳打他檀中穴!”这是外家拳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