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6章 尽力

王小军绞尽脑汁地应付着,有了长期的预热和适应,他暂时能保证不被路恒源秒杀了,可困局还是困局,一只拖鞋最大的胜利就是不被甩出去,拖鞋可是赢不了人的!
陈觅觅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她靠近净禅子小声道:“师兄……”
周冲和心魔一去,空灵重返,他双掌一错道:“师父,按理我得管台上这位叫声师兄,弟子不及路师兄的地方还请您多提点。”说着话他已猱身而上,用的正是路恒源正在施展的招式。
净禅子一喜,稳稳地接住了徒弟的攻势,这样一来,两个人相当于在现场解密起了路恒源的功夫,净禅子对太极拳早已到了收发自如的境界,不论周冲和如何神思妙想全都处理得妥妥当当且条理分明,而周冲和其实就是台下的路恒源,王小军只要照着净禅子的思路出招便能有惊无险地渡过难关。
王小军如今见识眼光已经不可和过去同日而语,知道净禅子这是在别出机杼指导自己太极拳,可是老头和-图-书打得也太过跳脱,凭他那点太极拳的底子一时又怎么领略得了?
净禅子哈哈一笑,忽然变招了!
净禅子见周冲和终于战胜了心魔,老怀大慰,王小军有了他们师徒的助力,乐得清闲地照猫画虎,净禅子气不打一处来道:“臭小子,我帮你不是为了让你偷懒的!”
这句话也正好戳中了王小军的软肋。他从昨天夜里出发,一路赶到武当,先和道明等人纠缠了半天,又连战净尘子、周冲和、灵风三名高手,再次上台之前其实已经筋疲力尽,此时虚汗冷汗一起冒,手足也有轻微的抽筋现象,而路恒源不但掌控着场面,而且是新发于硎一鼓作气,不用说自己武功和人差得远,再打一会怕是累也累瘫了。
净禅子笑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在教你真正的制胜之法,你要用心去看。”
这时净禅子缓缓道:“我们武当除了四两拨千斤,还有一门功夫叫借力化力……”
净禅子道:“m.hetushu.com找到自己的出路,出奇制胜!”
这时周冲和依照路恒源的路数,攻向的是净禅子的左路,净禅子偏生把左半个身子都迎了上去,右掌朝空气里一挥,简直可说是驴头不对马嘴,王小军要还是照搬非得当场被打成重伤不可,好在他刚准备要学就预感到不大对劲,急忙撤身躲过,叫道:“老头子,你不帮忙也不能害我呀!”
其实若论平地对战,周冲和的功力确实差了一截,但绝不是一开始表现出的那样,一招之间就大败亏输,那时的周冲和心乱如麻心灰意冷,现在的周冲和却换发出新生的光芒。而且,路恒源有一点是不如周冲和的——他虽然是言文清从小教导的,毕竟是偷偷摸摸的行为,而且切磋过招也只有这一父一子而已,不像周冲和有督导甚严的师父,有那么多风格迥异的师叔伯、师兄弟陪着他练手,所以从根基和眼界上来说路恒源反而是不及周冲和的,这会他想在招式上脱出窠臼甩开和*图*书周冲和,那是千难万难了。
王小军阴着脸道:“世上最讨厌的话就是用心去看了,我肋骨上又没眼儿,怎么用心去看?”他耍着贫嘴,其实全副心思已经到了净禅子身上,这会周冲和还是完全按着路恒源的定式严格执行,这俩人源出一派,路恒源的套路可说已被吃死,但是净禅子却越打越莫名其妙甚至是离题万里,似乎已经完全脱离了正常轨道。
路恒源也暗暗称奇,加上今天,他有两次和王小军交手的经验,之所以对方能支撑着不倒,都是因为王小军都挣扎在生死线上,拼尽全力的缘故。他很清楚,无论怎么硬撑,最终倒下只是时间问题,王小军就像一只挂在大脚趾上拖鞋,只要他上心,随时都能把它甩脱,可现在他的感觉是:这只拖鞋不但没被甩脱,反而顺着大脚趾滑到脚面上牢牢地套住了脚掌,居然有点甩不脱了!
陈觅觅为难道:“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是小军他怕是应付不来了。”叛徒当前,放着这么hetushu•com多武当高手不用,净禅子特意让王小军去挑战路恒源就是为了让王小军能由此和武当冰释前嫌,以后有人再想挑拨也无从找借口,陈觅觅明白师兄的苦心,但事有轻重缓急,到底是保住性命要紧。
净禅子也看出王小军回天乏力,叹了口气,高声道:“王小军,你已经尽力了,这就下来吧。”
净禅子这会已经静立在台下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上面二人,他头也不回道:“嗯?”
王小军道:“你说得容易,你怎么不自己来?”
路恒源把王小军在台子上逼来逼去,见一时不能一锤定音,也就不急不忙地等待机会,他一掌扫过虽然没有打到王小军,但觉手上一湿,是王小军的汗水掉落了下来被他扫中。路恒源冷笑道:“这样打下去我永远不会输,但你的力气却要用光了。”
王小军心一横,索性不再去看净禅子师徒,全副精神地投入到和路恒源的恶斗之中,奇怪的是,刚才他束手束脚完全一副随时会被打挂的样子,经过这http://www.hetushu.com么一阵闹腾居然似乎有点习惯路恒源的招式和节奏了。
王小军无奈道:“你想让我怎么办?”
王小军崩溃道:“你快别说话了!我发现了,我今天是非死在武当派人手里不可!”四两拨千斤和借力化力,那确实是太极功夫里的两大特点,王小军也知道净禅子这是好心在教他本事,可是现在这个时机显然选得不太对——现在是需要微积分的时候,净禅子偏偏从一加一等于二开始教,不等他学会就要仆街了!
路恒源起初并不相信周冲和能跟上自己的节奏,但十几招下来不禁冒出一头冷汗,因为他发现自己不管怎么反其道行之甚至是大悖常理地出手,周冲和竟像他脑子的一部分一样如影随形,往往他想到了一周冲和已经预料到了二,就像一个魔术师在台上表演魔术,刚从怀里掏出块手帕,台下就有同行叫破他后面要表演的内容,甚至连带这个魔术的秘密也一起喊了出来,路恒源又惊又怒,同时也暗自纳闷,刚才竟没看出周冲和有这样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