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3章 师叔祖公

王静湖道:“凭你现在的武功,人们都服你,这不就行了吗?”
王小军一头杵在方向盘上:“还是没躲开这致命的一击!”
王小军先松了口气,接着又跳了起来:“怎么光剩钥匙了,车呢?”
王小军道:“那铁掌帮呢?就让它名存实亡甚至是彻底消失吗?”
王小军吃惊道:“为什么?”
王静湖道:“只要不用内力,几天才发作一次,我还忍得了。”王小军忧心忡忡,他听出王静湖的反噬其实是加重了,一个武林高手不能使用内力,已形同废人,就算这样还是要发作,这就说明反噬就像跗骨之蛆,是跟定了王静湖。
众人上车,王小军把手伸出窗外挥了挥道:“多谢了。”
张大爷见是他,乐呵呵道:“哟,这小子回来了。”
“这俩老头什么时候添了这爱好了?”王小军嘀咕着走进后院,见王东来和王静湖果然一人面前一杯茶,正坐在屋檐下对弈,只是他们手里摆弄的棋子看着新鲜,是那种长方和_图_书形的小木块,看着像是军棋,可又不配棋图。王静湖拿起一个棋子把它下面翻上来拍在桌子上,大声道:“第十二式!”王东来迫不及待地也从棋堆里摸起一个棋子翻出来,喝道:“第三式。”
王静湖迫不及待道:“你和人动手用的是什么武功?是铁掌吗?”
……
王小军道:“她们管觅觅叫师叔祖,那管我叫什么?师叔祖公吗?”
众人一起奇道:“为什么?”
四人取道直奔铁掌帮,一路上谈笑风生,这一日不知不觉又回到了那熟悉的城市。
陈觅觅把车开到门口,王小军率先跳下车,示意要去推门的胡泰来先别动,他趴在门上竖起耳朵往里听着,就听里面有个老头的声音大声道:“碰,胡了!”
刘胖子不矜不骄道:“谢师叔祖夸奖,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王东来直截了当道:“以前我觉得为了铁掌帮,赌上孙子的命是值得的,现在我只是忽然反悔了而已。”
王东来只吐和-图-书出八个字:“逆天而行,徒劳无益。”
李大爷道:“是啊,那天我要是不在它不是得把你整个茶几都烧了吗?”
王小军瞪大眼睛道:“爷爷,你失去内力之后,连胆气也没了?”
陈觅觅乐道:“干得不错嘛。”
胡泰来和唐思思一愣,都笑了起来,陈觅觅瞪了王小军一眼道:“你想太多了吧?”
王小军摊手道:“当时我赶着去找你,哪还顾得上这些?”他在原地绕了几圈,根据记忆,车是被他停在这附近了,可是此刻踪影全无。
在往山下走的时候,王小军心有余悸道:“其实我最怕和道别的人不是净禅子,而是明月和静静。”
众人跟着他转出山角,就见陈觅觅的富康停在一片空地上,这时已被擦洗得熠熠生辉,车里的垃圾全都不见了,原来车里的饮料和零食也整整齐齐地堆放在后座上,甚至车里还被人喷了一些淡淡的香水……
这时山后转出一个人来,手里拎着车钥匙一http://www.hetushu.com晃,赔笑道:“各位是在找这个吗?”此人身穿加了码的制服,斜挎背带,正是武当山保安队长刘胖子。
王东来把棋子一丢道:“你在武当山上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听说你威风大了。”
王东来道:“这些年来,我深知反噬之苦,我都没能解决得了的问题,你就更不用想了。”
王小军嘿嘿笑道:“武当山是个升级的好地方。”
王小军急道:“这次是真的坏了,我忽然想起来了——上山的时候我把车扔在半道,连钥匙都没拔。”
王静湖和王东来又对视了一眼,一起道:“我们已经不在乎了。”
王小军嘿然道:“说得在理——我们家那俩老头呢?”
俩老头一起扭头,惊喜道:“小军回来了。”
王小军道:“爷爷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
王东来冲王小军招招手道:“小军,你坐。”
王大爷一扬手:“在后院下棋呢。”
王小军一愕,道:“不是……各种武功都有。”王东来和王静湖对hetushu.com视了一眼,神色都颇为黯然。
胡泰来无语道:“又怎么了?”
“啊?”这回陈觅觅也急了。
王小军道:“我记得有一次插座冒火花,您是看着那火烧了半个茶几才去救的吧?”
王小军莫名其妙地坐下来,王东来淡淡道:“我跟你爸商量过了,铁掌你以后就不要再练了。”
刘胖子恭恭敬敬道:“我听说了昨天山上的事,知道师叔祖很快就会下山,我在这里等候各位一晚上了。”他伸手一指道,“车在那里。”
王小军沮丧道:“你果然是没胆气了,以前有人这样说你你非得大巴掌抽他不可。”
话音未落,王静湖左掌迂回击向王东来肩头,王东来则双掌一错将他的攻击化解,二人用的正是铁掌三十式里的第十二式和第三式,随后所用的变招也全是铁掌的招式,不过这时是只比划招式,全不用力道。原来俩老头实在无聊,把铁掌三十式刻在棋子上,随机抽取然后比划试练,用以消磨时间。
王小军顿了顿道,“爷爷,爸www.hetushu.com,有个事情我得跟你们实话实说,铁掌的反噬已经应验到了我身上,我现在的这一身功夫都是拼凑起来的,铁掌的招式是一下也不能用了。”他问王静湖道,“爸,你的情况怎么样了?”
李大爷道:“赶我们做什么,都是邻里邻居的,上哪找我们这么靠谱的街坊给你们看房子?”
王小军忽又道:“坏了!”
王小军这才推门而入道:“老哥几个,这些日子你们玩得还开心吗?”铁掌帮正厅里,三个老头和谢君君的牌局亘古不变地张罗开了。
刘胖子讨好道:“不谢,师叔祖公慢走。”
陈觅觅道:“不定是又在出什么幺蛾子,谁也别理他!”
王小军走到他们近前,小心翼翼道:“我爷爷和我爸都回来了吧,他们没赶你们吗?”
王小军蹲在桌前道:“你俩这是玩什么呢?”
王小军看得又无奈又感慨,喊道:“爷爷,爸。”
四人作别了周冲和正要走,忽见对面山顶上有人向这里凝望,看身影正是净禅子,陈觅觅不禁使劲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