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9章 放弃

晚饭过后,方芷凝马上宣布要和陈觅觅一起睡,早早钻进房间再也没出来。
霹雳姐失望道:“还以为你是高手呢,原来真的只是个理发的。”
王小军道:“诶,剪发的活儿我本来也不打算接了。”
王小军点头道:“是的。”
陈觅觅一笑道:“压力很大,幸亏我不爱熬夜也没有不健康的习惯,不然再过几年肯定会比阿姨显老。”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知道吗,你今天说话有一个特点。”
谢君君仍旧摇头道:“那我也不来,除非还按以前那么算。”
自始至终,谁也没有再提铁掌帮反噬和王小军练功的事情。
……
陈觅觅道:“你是因为这一点才放弃的吧?”
谢君君一惊一乍道:“那我以后可不来了!”
王小军道:“好了大家别逗我们谢老板了。”他对谢君君道,“老谢,你不用把我们想太复杂,你就把我们也看成一群手艺人,只不过现在有家店的理发师集体出了问题,老是帮客和*图*书人剪头发的时候把人眉毛也剃了,大家正在替他们想办法。”
张大爷拦住他道:“打了这么多年牌,这就不认识啦?”
王小军跟着笑了一声,眼神却有些郁郁。
张大爷道:“你往后退什么,平时就你赢得最多,要按我们的算法,你早就是千万富翁了。”
李大爷撇嘴道:“那是和你的算法,我们要在筹码后面加几个零,每月一结算,这老家伙好像是赢了我们一些。”
果然,谢君君边低头往外猛走边捂着眼睛道:“出了这个门,这里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
谢君君摸着自己那头五黑亮丽的长发嘿嘿一笑道:“下次再有人说我这是假发你可得出来替我作证。”
谢君君道:“我有自己的店,每月有几万块的入账就知足了,我打牌就为了放松,要是太过操心不是比干活还累?赢了固然也不是那个味儿了,输了更是要后悔到撞墙,那还有什么意思?”
方芷凝诧异道:“这和-图-书位又是哪门哪派的?”
王东来感慨道:“这四位都是高人,谢老板最高!”
谢君君道:“那我不来岂不是成了三缺一?”
谢君君吃惊道:“哪有那么多,每个月最多不就几百一千块的回合?”
掌灯时分,别人各自回屋,王小军和陈觅觅坐在台阶上,王小军揽着陈觅觅的肩头,问她:“有个这样的婆婆感觉怎么样?”
众人都诧异道:“为什么呀?”大家也都看出来了,三个老头牌技应该都差不多,而谢君君年轻脑子快,赢率可说很高,谁也想不通他为什么放弃这么好的赚钱机会。
陈觅觅静默地望着空院子发了一会呆,忽然道:“其实阿姨很爱王叔叔,这些年她做的这些事,看似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主要还是担心丈夫受的反噬之苦,当然,还有你。而王叔叔不让阿姨掺和进来,怕的是什么也不言而喻了。”
蓝毛喝道:“说什么呢?”
张大爷忽然一笑道:“这些年的牌打下和-图-书来我倒也不能说徒劳无功,我一共赢了五百四十万,就算小有斩获吧。”
“你安慰人话,都好过时啊。”
王小军道:“今天我发作时候的事情我已经没有半点记忆了,越是这样我越知道这里面的凶险,要是有人因为我受伤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众人说话之余,有一个人始终坐在台阶上一脸懵逼地抬头看着他们,这时慢慢站起,惴惴道:“那个……你们说的我都没听见,请问我现在能走了吗?”正是理发馆老板谢君君。
王东来拱手还礼道:“同是天涯沦落人,今后大家还是好邻居,就当这是一场江湖梦,把以前的事情都忘了吧。”
众人都咋舌:老张这些年赢了五百多万,老李和老王还懵然无知,显然仨老头的身家都不是千万级能打住的……
王小军苦笑道:“谢老板说的也未尝不是个办法——刚才还要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谢君君跟着叹气道:“这样的话只有最后一条路了——以后只给人和图书烫头。”
晚饭的时候,因为多了一个人,大家都觉得既新奇又有趣。方芷凝和几个年轻人很谈得来,尤其是对陈觅觅特别“谄媚”,殷勤地给未来的儿媳妇夹菜,要不是陈觅觅掌握了极高深的太极功夫,几乎应付不来那被摞得几乎和头一般高的碗……只是方芷凝对王静湖很是冷淡,两个人你瞅我一下,我白你一眼,谁也不搭理谁。
谢君君道:“其实……我说句真心话,要真有这种情况,为了这个行业好,你还是改卖油条吧。”
王小军道:“你以后还会来打牌的吧?”
蓝毛小声道:“这人牌瘾是有多大?”
李大爷冲王东来抱拳道:“只是没能帮到贵帮我们哥仨抱歉得很。”
王小军嘿然道:“从祖师爷那就没打好底,没办法。”
陈觅觅点头道:“你明白就好。”她顿了顿道,“小军,如果我也阻止你继续研究克制铁掌反噬之法的话,你会不会和我生分?”
张王李三个老头均是一愣,一起道:“和图书那听你的,还按以前那么算。”
谢君君下意识地看看张王李三个大爷,张大爷摊手道:“反正我们以后还会来。”
王大爷道:“这样最好,我们也算彻底告别江湖,正经在你这养老了。”
陈觅觅好奇道:“什么特点。”
王小军直截了当道:“不会,因为我真的已经打算放弃了。”
谢君君又是叹气又是跺脚道:“我以前又不知道你们这是门派恩怨,我来这里真的是因为喜欢打牌而已。”
陈觅觅动容道:“小军,有时候放弃比坚持更难,也更需要勇气。”
谢君君愕然道:“只要是受过系统训练的,哪有这样的理发师?”
王小军好笑道:“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他不是哪门哪派的。”王小军低声道,“他以为自己卷入黑帮内斗了。”
“真的吗?”
王小军嘿然道:“你不用给我当心理医生,这些我看得出来,他们吵归吵闹归闹,可我感觉得到他们彼此的关心,他们都太骄傲了,所以谁也不肯先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