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作者:瑶池里的竹子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23章 那个遗憾的老板

“你个死老头子,净跟我唱反调,我还不是为了女儿好?再说了,去酒吧唱歌能有什么前途?又不是固定工作,以后买房子娶媳妇都成问题。”
“怎么早?这不快了?就几年的事,隔壁那个小张,刚毕业不就结婚了吗?现在孩子都满地跑了,这还不快?”
……
“孙哥,你不是要找个处吗?那女孩眉隙未开,一看就还是个雏,你买她一夜啊,那你以后就不用为你老婆不是处遗憾了。”
包厢里一个打扮妖艳的女郎对一名大腹便便的男子说道,这女人一看就是给老板当小三的货色。
那女子顿时就低着头不说话了,须臾又把头抬了起来,望着那男子道:“孙哥,正因为我不是处,你老婆也不是,所以我才要给你牵线啊,你拿下她不就没有遗憾了吗?你说呢。”
待一名女驻唱歌手唱完一首《转角遇到爱》下台后,轮到石凡登场。
“瞧你猴急那样。”女郎往老板怀里偎了偎,眼波瞟着他http://m•hetushu•com道:“这小女孩刚才虽然拒绝了那男子,不过是想玩矜持,抬高价格罢了,否则她一个女孩子连护花使者都没有,来酒吧干什么?还不是为了找刺激,你放心好了,我有把握拿下她。”
“好,现在处得特么去幼儿园找,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清纯的绝不能错过,你去跟她谈,价格我出的起。”那男子当即点头,早就被那女人说的意动了,哪里会放过机会。
望着眼前纯洁无暇,不染尘埃的女孩,那清纯的眼神顿时让青年生起一股自惭形秽的感觉,端着酒杯灰溜溜的离开了。
杨婷婷小鸟依人般,脸蛋上带着娇羞的红晕挽着石凡的胳膊,时不时蹦蹦跳跳,欢快的象只小鸟。
“我会的!”石凡点点头,让杨婷婷在一处空位上坐下,自己去后台做准备。
“我觉得小石这孩子还是不错的,人仗义,而且他不是一个人吗?正好咱们家又有空http://m•hetushu.com房子,他就是不买房子也是可以的。”
剩几个夜晚,再几次晚安
“你特么是处么?”大腹男子蔑视地扫了眼那妖艳女郎,心说要不是大爷腰包鼓你会跟着我?
“快去吧,啰嗦个屁呀!”
石凡推辞不过,只好由着他,大都市穿街过巷能节省很多时间,两人也没坐车,就穿过夜幕走着赶往零点心情酒吧。
“你那意思想让他当上门女婿?”杨母头摇的象拨浪鼓一样,连连摆手,“不行,不行,就他这条件,以后有了孩子奶粉都买不起,不能光靠咱们婷婷吧,再说了,我还想多收几年房租呢。”
转身寥寥笑脸,不甘的甘愿
听到老伴的话,老杨头摇头道:“算了,孩子大了,由着她吧,我觉得石凡那孩子还是不错的,也没见他有什么亲人,还没毕业就去找工作,算是很有上进心了,也真是难为这孩子了。”
略带沙哑的嗓音在大厅内飘荡,还引起了女粉丝几声稀www.hetushu.com稀拉拉的掌声。
“你这老婆子,想多了吧,还早呢。”
“怪去吧,别啰嗦了!”孙老板在女郎俏臀上拍了一巴掌,惹得女郎一阵蜂蝶浪拧,这才起身向杨婷婷走来。
这家酒吧装修奢华、典雅温馨,不仅有驻唱男女歌手,还有技艺熟练的DJ,规模还是很大的。
若是一般人第一次唱歌难免晕场,但石凡毕竟是纨绔少爷出身,片刻的紧张后便放的开了,歌声虽不算精彩,却也中规中矩,最主要的他吉他弹的不错,弥补了自身唱功的不足。
回到你身边,为你撑雨伞
此时酒吧里人已经多了起来,酒气冲天,斛筹交错,男人们的目光不留痕迹地在女人们身上转来转去,寻找着下手的目标,而女人们则故作矜持的手持高脚杯,尽情地释放着浓郁的雌性荷尔蒙气息吸引着雄性,阴暗的包厢里隐约可以见到搂抱在一起的男女。
因为有光线原因,注意力被台上表演吸引,不可能进来一个人就会被人注m.hetushu.com意到,所以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婷婷是和石凡一起来的。
等你摘下还戴上指环
也许下个冬天,也许还要十年
离别没说再见,你是否心酸
杨婷婷就坐在下面,手托香腮看着石凡,眼神闪亮亮,虽然石凡唱的一般,她却听的满脸迷醉。
这样一个青春稚嫩的女孩出现在酒吧,就太引人注目了,在这种喧嚣的地方,她就象一朵娇嫩的花蕊,出淤泥而不染,婷婷如白莲,惹得不少男子的目光向这边望过来,就连几个打扮妖艳的女子也不由蹙眉,这样清纯的女孩怎么会单独出现在这种地方呢?难道是失恋了来找刺激?
我给大家带来一首《不再见》,石凡抱着吉他站在了舞台上,自弹自唱。
从心里石凡把她当清纯小妹妹看,也就没多想,身边有个女孩,时间过的也快,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零点酒吧门前。
“孙哥!”那女人眼波撩荡瞟了老板一眼,“等你弥补了遗憾一定要好好对我噢!”
“石凡哥哥,你一定要加油哦hetushu.com,我相信你行的。”杨婷婷用力攥了攥粉拳,继续在心里给石凡鼓劲,那歌别人听着不咋地,小姑娘却听的陶醉无比,眼睛里根本就没其他人了。
“石凡哥要加油哦,我永远支持你!”杨婷婷冲石凡挥了挥手臂。
“姑娘,为什么一个人喝酒?是不是想情哥哥了?”妖艳女子坐到了杨婷婷对面,妖冶的红唇露出一个自以为有亲和力的笑容。
“嗯哼!”杨婷婷轻轻摇头,目光自顾盯着台上的石凡,根本就没看他一眼,一想到白天被石凡哥哥看到走光的一幕,婷婷姑娘现在芳心还有些荡漾呢,哪里有时间理他。
他们在这儿为女儿的事操心,外面杨婷婷早就挎住了石凡的胳膊,说啥要送他去酒吧,看他表演,给她鼓劲。
“小姐,能请你喝杯酒吗?”一名自以为不错的帅哥端着酒杯来到了杨婷婷跟前。
“咳咳!”老杨头狠狠地抽了口烟,心说还房租呢,上次要不是人家石凡,女儿说不定就回不来了,这个家哪能象现在这样,早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