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作者:瑶池里的竹子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61章 一烟灰缸放倒

千画不怕,石凡更不会怕,人的自信来源于实力,几个流氓扮成的安保人员他还不放在眼里。
两人一路来到二楼一座大厅,在大厅正对面太师椅上坐着一名面容粗犷、身材略显富态的中年人,椅子上还铺着不知哪弄来的豹子皮,看起来颇具气势。
在大厅两侧青一色都是双手交叉放在裆部,面容不苟言笑的黑西装,每边五个,都长的高大威武,在太师椅两侧还各站定两人,正是平黑虎手下四大金刚,在中年人后面墙上还刻着几个黑色大字聚义厅,这副架势颇有点古代山大王的意思了,看着他,石凡不由就想起了解放初期威虎山上的匪首,土匪头子座山雕。
所有人都是一愕,谁也没想到在自己的地盘石凡竟然敢先动手,而且下手还这么狠,要知道秃头可不是一般人,若论能打,除了四大金刚就是他了,这么彪壮的体格,连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便被拍趴下了,这丫的也太狠了。hetushu•com
安保人员是他们的明面上的身份,实际上他们都是黑虎堂的骨干,这种架势明显就有点鸿门宴的味道,类似于古代刀枪林,明显就是想给千画个下马威了。
不过千画却是凛然不惧,正因为黑虎堂实力比她们强,她才过来谈,否则谈什么,直接打过来了。
他轻轻拍了拍扶手,旁边一人给递上雪茄,另一个人双手捧着拿破仑大炮给点上了,虎爷口鼻喷雾,匪气十足。
“啪啪啪!”虎爷鼓起了掌,“千画果然名不虚传,今天算是见识了,不过你的手下竟敢打我的人,咱们旧账新帐一起算。”
千画淡淡笑了笑却没有回应。
“滚你妈的!”石头忽然踏步将虎爷桌子上的烟灰缸抄了起来,猛然转身,秃头拳头还没到,便被一烟灰缸拍在脑袋上。
所有人眼睛都是一热,别人打斗是野蛮,看千画打斗完全是一种享受,动作既舒展又性感,迷人魅惑,这一和*图*书刻竟然没人再动手。
可是有人却打破了他的计划,石凡忽然冷哼道:“人是我打的,跟她没关系,你们有什么事冲我来。”
“千画不愧是千画,直奔主题,合我的胃口。”虎爷靠在椅子上叼着雪茄,目光在千画身上游离着,“按理说你来了我应该给你面子,可是我又没法跟兄弟们交代,这样吧,你陪我喝杯酒,给我道个歉,这事就算揭过如何?”
千画的冷静和优雅也让一帮流氓狂咽吐沫,暗道画姐果然名不虚传,美赛西施,却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自有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味道。
他打着好算盘,酒里下点药,兵不血刃拿下她,而后将千画给睡了,这样他不仅得到美人,还可以拿下不夜城,可谓一箭双雕。
“砰!”那黑大儿仓促中用胳膊挡了一下,却还是被劈在太阳穴上,腾腾腾连退五六步,噗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刷!”千画猛然前踏,一hetushu.com条玉腿挂着风凌空横扫,黑大个儿抬手一封,“砰!”两人对了一记。
“骂了隔壁,俩老大说话有你说话的份么?”靠近门边的那名秃头忽然向石凡冲了过来,看样子是想给他来到通天炮,一拳放倒,在不夜城他可不知道石凡这一号,哪里会将他放在眼里。
平黑虎本姓平,他的真名已经无人叫起,道上的朋友都称他为虎爷,或者直接叫黑虎,有人传言他是八斩刀的传人,一手八刀术使的出神入化,凭借一手刀法和糅合的掌法,在中海道上闯出赫赫名声,而在他身后一人,就为他抱着一口长足有一米多,刀宽背厚,刀把飘着红缨的雪亮大刀。
说着话,他看向石凡,“小子,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那个歌手吧,不错,出手够准够狠,但是有用吗?凭你们两个就想在我这里全身而退,简直是做梦,本来我想跟千画和解,你特么竟敢在我的地盘动手,这事不算完。”
千画虽然力量不和图书如对方,但是腿功的确不是盖的,竟然在对方胳膊上借力弹起,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另一条腿直接就是一个下劈,狠狠劈向对方脑袋,动作优雅而凌厉。
硕大的拳头贴着石凡的肩膀擦过去。
那汉子捂着还在发懵的脑袋站起,黑脸蛋臊成了猪肝色,不过想到对方虽然是女流,却是道上赫赫有名的画姐,输给她不冤,讪讪地退回了虎爷身边。
“他就是平黑虎,平黑虎,乱云苍,一支梨花压海棠,其中的平黑虎说的就是他。”千画小声对石凡说道,让他对黑虎堂的势力有所了解。
“妈的,在黑虎堂还敢动手,我看你活的不耐烦了。”平黑虎旁边一名金刚呼地冲了过来,此人是个黑大个儿,身上腱子肉都堆成了疙瘩,一看就是个能打的角色。
只是千画却凛然不惧,步履从容地上楼,完全当他们不存在一般,看的石凡暗自佩服,这女人不一般呐,有胸怀,有气度。
“有问题总要解决!”千画http://m.hetushu.com檀口轻启侃侃而谈,目光直视虎爷,“你手下的陆斌等几个人是我的人打的,想怎么办划出道来吧。”
一朵血花在铮亮的秃头上飙起,顺着脑门子流到了鼻子上,秃头摇晃了两下,噗通摔在地上,一下子被拍懵逼了。
而反观千画,则凌空一个倒空翻,如同一只舒展的香蝶般,轻飘飘落地,面不红气不喘,还用纤指轻轻抚了下头上的白梨花,动作舒展优雅,与黑大个儿的狼狈形成鲜明对比,可以说占尽上风。
“哐当!”两人刚一进来,一名身体彪壮、满脸横肉的秃头便关闭了房门,让房间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哈哈,欢迎画姐光临,有失远迎啊,画姐不愧是女中豪杰,竟敢直闯我的黑虎堂,不错,不错,虎爷佩服!”太师椅上的中年人站起来哈哈大笑,露出一口黄牙,目光扫过千画的身体,眼底隐现一丝炙热。
“一支梨花压海棠说的就是你吧?”石凡笑道,不由又瞄了眼千画头上那支白梨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