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作者:瑶池里的竹子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03章 只是个小小副部长

“呃,冷秋蝉!”石凡本来想忙过今天,明天去她公司看看,却没想到她又把电话打了过来,索性说道:“明天吧,明天我过去看看。”
石凡很无奈地端起茶,轻轻抿了一口。
“石先生,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卓思妮等的已经有些不满了。
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冷秋蝉打来的,按下接听键,冷秋蝉那温婉而又不失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石先生,你不是要来冷氏工作吗?副部长的位子我还给你留着呢,你怎么还没来上任?”
“香雪!”母亲卓思茵把纳兰香雪又推进了房间,“你说你嫁给谁不好,怎么偏嫁给他呢?将来你会痛苦的知道么?”
排名前五什么概念?身家数以百亿计,那副部长可不是个小职务了,跟一般公司总经理都差不多了,他竟敢说副部长,让纳兰香雪脸臊的通红。
“妈的!”石凡苦笑,“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东西砸的叮当响,一屁股砸下来地球也要和-图-书抖三抖,这不是欲求不满是什么?”
冷秋蝉的公司叫什么,他还真不知道,名片还没来得及仔细看,冷氏都是刚才听冷秋蝉说的。
他不由转向纳兰柯笑道:“老丈人,我看岳母脾气不小,这可都怪你啊。”
“好吧,我明说了!”石凡道,“女人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东西砸的叮当响,这可都是欲求不满的表现啊,我说老丈人,您是过来人,怎么可能会不清楚?”
“哐当!”卓思茵关闭了房门。
不仅卓思茵,纳兰柯也看着石凡,他和妻子不同,因为他的身手,还有他能看出自己的病情,说实在的纳兰柯对他还是很期待的。
“哎!”纳兰柯叹了口气,“这两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脾气越来越古怪,越来越大,经常莫名其妙发脾气,动不动把碗摔的叮当响,哎!”
如果不知道纳兰柯有那方面的病,石凡可能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能不知道么?俗话说hetushu.com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卓思茵才四十多岁,而且是个风韵犹存的美妇,能没需求么?有需求却得不到满足,欲求不满,再温婉的女人时间长了也得长脾气。
纳兰香雪脸色难看,一时无言以对,有心把他拉进公司担任个职务,她又不在其位,再说现在也来不及啊,她也有些恨铁不成钢,心说你就是编瞎话也说个靠谱的,冷氏那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吗?那可是整个中海排名前五的企业集团,企业实力比柏丽国际还要强,柏丽国际现在走下坡,排进前十都很难,跟人家根本比不了。
姐妹二人都认为石凡没工作,完全是为了面子编的。
“就是,还冷氏,你可真敢想,冷氏那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吗?连公司名都不知道还副部长,你怎么不说是总经理、是CEO呢?”
又是一声叹息。
“别看看,明天你就直接上任吧,你直接到董事长办公室来找我,直接上班!”那边和-图-书冷秋蝉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完,直接挂掉了电话,请他吃饭这厮总没空,着急还他人情不是么。
见小姨问工作的事,纳兰香雪脸色有些难看,他是在酒吧唱歌,可这种工作于她们这种家室来说拿的出手吗?不用说在酒吧打工,就是酒吧老板都不够资格,何况她还不知道酒吧石凡已经不去了。
不愧是留学归来的副总裁,做事直击要害,通过旁敲侧击来试验石凡到底是不是挡箭牌,如果他是青年才俊,那就可能是真的夫妻,反之连个工作都没有,怎么可能是呢。
“咳咳!”石凡干咳两声,“本来我之前没工作,不过现在呢,我在一家公司任职,就是个小小的副部长,不说也罢。”
“我嫉妒你?”卓思妮气的险些没跳起来,姐是可是副总裁,会嫉妒你一个副部长?你也太瞧得起自个了吧,她强忍怒火道:“石先生,既然你说是副部长,你怎么不知道公司叫什么名字?就是名字不知道,你m.hetushu.com知道他们公司总经理或者董事长是谁吗?”
下面的话卓思茵没说,妈妈就是个例子啊。
卓思妮两条美腿叠加,以一个优雅的淑女姿势坐在沙发上,目光望向石凡,“石先生,请问你在哪里高就?”
“怪我?”纳兰柯不解其意,道:“思茵以前可不是这样,她温婉贤惠,是个好妻子,也是个好母亲。”
“哼,他那里就是再大,也摆脱不了挡箭牌的事实,我早晚让你们露馅。”卓思妮哼了一声,怎么可能信呢。
“擦,老子当个副部长你们也这么大意见?我说美女……”石凡扫了眼卓思妮,“你是不是嫉妒哥?”
“那我就说说?”石凡挠了挠头,“似乎叫……叫什么冷氏。”
“咳咳!”纳兰柯干咳两声,老脸通红,正想说什么,却见小姨子三个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赶忙把话咽了回去,虽然想问问石凡为什么知道自己的病,可是这种话哪里好当着小姨子和女儿的面说出口呢。
“女儿http://www.hetushu•com!”卓思茵面现不悦,“你说实话,他是不是没工作?”
果然女强人,办事雷厉风行啊。考虑到自己酒吧不去了,索性就去她那里暂时当个副部长打发下时间。
听到妻子的话,纳兰柯脸色越发的阴沉,总一种心虚的感觉,再牛逼的男人那方面不行,在妻子面前也心虚。
“不说也罢,你还是说说吧!”卓思妮咄咄逼人,在她看来石凡肯定是为了面子在撒谎,旁边卓思茵同样面现不悦,女儿若是嫁给个没工作的,她如何能干?女儿可是她们的掌上明珠,是她们的骄傲啊。
为了配合香雪演好戏,初次陪她回娘家,人家问工作是正常的,石凡正想如实作答,手机却响了起来。
“擦!”石凡心说,欲求不满,有需求得压制,该谁谁脾气不大?何况卓思茵风韵犹存,需求岂会小,纳兰柯这是放着明白装糊涂。
“哎呀没有,你想什么呀小姨!”纳兰香雪红着脸慌慌张张往外跑,结果一头撞在了正进来的母亲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