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作者:瑶池里的竹子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10章 打赌的结果

石凡将手沿着牛仔裤上沿向里探,纳兰香雪窘的头趴在床上,满头青丝垂下,遮住了羞涩难耐的脸蛋,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又被这厮光明正大地占便宜了,还是自己有意识地主动,哎吆,羞死个人。
“香雪!”就听石某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你这太紧不行,手根本放不进去,再松松!”
这就是书呆子,闷,不代表他不色,今天嫦娥来了,他恨不得一下子吸引住她,象当年白素贞一样对自己另眼相看,说不定被自己才气所迷呢。
“呜呜~~,你个坏蛋!”纳兰香雪再也撑不住,一头扑在他怀里哭了起来,小粉拳雨点般捶打着男人的胸膛,哭了个梨花带雨,那个委屈啊。
“啊……你!”男人厚重的大手让卓思妮险些没叫出来,可是在香雪的房间她哪里敢叫,让外甥女看见那成啥了。
“好了好了,不哭了宝贝!”石凡将她拥入怀中,轻轻抚着她的秀发安慰她,心里却是哭笑不得,你哭就和*图*书哭吧,往老子怀里跑啥,哎,这妞啊。
但是女人都送上门了,她又是如此的高高在上,作为男人不摸,那特么也太没男人气概了。
石凡将纳兰香雪抱起来,轻轻塞回被窝里,给她盖上被子,这才拿过手机看了看,立即看到了许仙的留言。
“坏蛋!”纳兰香雪都快哭了,人家冰清玉洁,啥时候让人摸过嘛,可是确实输了怎么办啊。
可是看清了怀里的女人,石凡赶忙推开了她,这特么怎么回事?扑进来的女人竟然是香雪的小姨温妮。
就是因为不相信两个人是真结婚,卓思妮洗完澡,裹着浴巾,竟然来听墙根,在她看来两个人新婚燕尔,如果是真的结婚,以香雪的美貌,两个人必然会做那种事,就会有声音,就是真结婚,反之就是假的。
“香雪啊,你可听到了,这可是你的声音,来吧让我摸摸!”
某人的大手顺利滑入,“呜呜~~!”纳兰香雪窘涩出声,满头青丝m.hetushu.com一头拱在了被子里,羞死了。
好半晌,纳兰香雪终于不哭了,趴在他怀里抹眼泪。
“好了,不哭了老婆!”石凡只好把她搂在怀里慢慢哄,谁让他占人家便宜了呢。
纳兰香雪抽泣着,不知不觉趴在他怀里竟然睡着了。
“你个坏蛋!”纳兰香雪真要哭了,可是输了总要履行承诺不是,在某人的忽悠下,只好又将牛仔裤松了松。
嗯?咋回事,手上咋这么软,我擦,一着急推到女人胸前高峰上了,因为对方把他抱的太死,竟然没推动。
想了想还是算了,这妞本来就把身体看的极重,今天已经够羞了,明天要是知道自己看了她的身体,不得跳楼啊,算了,不打击她了。
证据确凿,纳兰香雪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偏偏她还不是个打赖的人,刚才不承认已经够让她羞窘了,现在证据确凿,再也没法打赖了。
石某人拿出了手机在纳兰大总裁面前晃了晃。
呵呵,石凡笑了笑http://www•hetushu.com,你不是等着嘛,今天凡哥就彻底给你上一课,省得你总以会作几首辞赋为荣,自觉不错。
“啊!”反应过来的卓思妮这才注意到自己还抱着人家呢,赶忙松手,从他怀里挣脱,慌乱地退出了房间。
跟许仙斗诗当然不能在屋里,会扰民的,石凡下床向外面走去。
“呵呵!”石凡心说这妞,你傻呀,你越拱摸的不越多吗。
直到听着她那喘息呢喃声越来越剧烈,石凡才弹了弹手指头将手拿了出来,嘿嘿一笑,“老婆,手感不错,滑腻,弹性极佳,那手感没治了。”
“还不服是吧!”石凡笑眯眯道,“凡哥从来不是个乱来的人,咱向来都是以证据服人。”
石凡坏笑着把手伸了过去,哎吆,纳兰女神浑身哆嗦,窘的恨不得钻到床里去。
看着她那羞涩无比,绝色倾城的美貌,石凡心里暗乐,这妞啊,太单纯、太好糊弄了。
这种冰山美人,高高在上,有机会摸怎么能不摸呢?
石凡和图书要伸手,纳兰香雪死活不过来。
“卧槽,哥今天走什么运了,又有美女投怀送抱!”
“腾!”纳兰香雪脸更红了,那红的娇艳欲滴,让石某人看的砰然行动,本来只是想逗逗她,谁让她这么动人了呢,一定要摸摸,不摸对不起她身材这么好呀。
事发突然,卓思妮一下也懵了,反应过来,为了不被香雪听到,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石凡小声道:“你能不能把手拿开?”
“呃,我拿开没问题,你能不能别抱着我!”
纳兰香雪也是光顾了害羞难耐,竟然忽略了时间问题。
纳兰美人紧咬嘴唇瞪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石凡一阵错愕,下意识地拥住了扑进怀里的女人,事发仓促,扑进来的女人怕摔倒,更是把他搂的死死的。
摸!
纳兰香雪在企业管理上冰冷无情,铁腕果断,但是在这方面却单纯的很,正因为这股劲才招人喜欢,实实在在的女神味,征服这样的女人,绝对是满满的成就感。
石凡对她也是无语和图书了,扫了眼她牛仔裤束缚下修长有致,尽显青春活力的身体,要不要帮她把衣服脱了睡觉?
呵呵,你这妞,怕让人家摸还在人家怀里睡。
怀里的女人裹着浴巾,喷香酥软,简直美妙,顿时让他热血上涌,小兄弟立即昂扬起来。
“香雪啊,你说你不是要打赖吧?你可是大家闺秀,怎么能言而无信呢。”
“摸吧!”纳兰香雪将牛仔裤松了松。
石凡嘿嘿笑着摁下了播放键,正是两个人打赌的声音。
石凡刚拉开房门,一具柔软喷香的身体便扑入了他的怀里。
这家伙为了在美女面前打击石凡给自己正名,竟然已经在骊山某座山顶,等着他比斗辞赋了。
石某人振振有词,纳兰香雪脸蛋通红通红的,没办法,只好向前探了探身子,满头青丝垂下遮住了她娇羞的容颜,那意思摸吧。
“香雪啊,你说你穿这么多,一点感觉都没有,咱可说好的摸里面,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摸?你不是真想打赖吧?”石凡一本正经道。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