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作者:瑶池里的竹子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75章 你对我做什么了?

“10集别想,你只能看两集。”石凡将第四第五集给她发了过去。
看着俩妞的留言,石凡一阵蛋疼,昨晚那美妇手感实在惊人,空虚难耐,就掐了她一下帮她缓解空虚,他也是没想到,孤寂太久,外面端庄严肃的冷秋蝉竟然喜欢被打屁股,最后竟然被打高潮了才安静地睡去。
石凡的声音回响在耳边,两个人都听到了。
她很想在醉意中尽情地被动下,被男人征服一下,就全当他是自己的丈夫吧,醒来就当它是梦一场,可惜这个男人竟然什么都没做,她清晰地感觉到了男人的强大,可他竟然真的没做什么。
定了定心神,冷秋蝉目光严厉地盯着石凡,“你昨晚到底对我做什么了?”
石凡的车也在广场上,原来冷秋蝉的车就在他旁边,可惜伊人已去,那个车位空了。
“臭石凡哥哥,再也不理你了。”嫦娥喊他多次没回应,生气地扔下一句,嘟着嘴睡觉了。
和图书,不过比自己貌似还差点,杨婵很自恋地摸了摸自己的肌肤。
“那行咱就看10集!”石凡把10集一起给她发了过去,嫦娥这才破涕为笑,嘟着嘴道:“这还差不多!”
穿好衣服,石凡来到下面退了房卡,取回押金,走出了酒店,抬头便看到冷秋蝉正钻进宾利里,时间不大,豪华宾利便缓缓离开了酒店。
“这!”冷秋蝉无言以对,她岂会真的不知道?昨夜看似醉意朦胧,实际上她也有几分清醒,尤其洗澡时,男人的每一次抚摸,触动,她都感受的很清楚,那种感觉让她既满足又纠结。
在她手上还拿着石凡的衣服。
知道杨婵也在,石凡不好跟她说太多,随手将宝莲灯第一集给她发了过去,“嫦娥妹妹,你不是想看电视剧吗?看吧。”
望着她笔直晶莹而又丰美的小腿,跑动间隐现的雪玉肌肤,石凡咽了口吐沫,说实在的,任何男人没上这个端庄hetushu.com高贵的女人都会有些惋惜。
嫦娥也意识到了自己失态,赶忙正了姿态,恢复了端庄矜持模样。
进入洗浴间,冷秋蝉便看到自己的裙子和男人的衣服挂在一起,竟然一时看的失神,她又想到了那个家,和丈夫的恩爱,那时候他们的衣服就挂在一起。
俩妞还赖在被窝里不起来,正在说女人间的悄悄话,开车出去兜风之类的。
“对你做什么?”石凡苦笑,“我说秋蝉姐,你不是小姑娘了,我要对你做什么你会不知道?”
坐起身,嫦娥又想到昨晚他放人家鸽子的事,顿时撅起了嘴,“不理你了!”
即使在此时,冷秋蝉也会不由自主将他跟丈夫比较一下,心里也暗自惊叹,这小子真有货啊,丈夫远不及也!
平时不知多少名流富贾对自己献媚,巴不得占有自己的身体,而这个男人送到门上的美味,他竟然没上,让她既庆幸又失落,庆幸没失身,http://www.hetushu.com失落还是那么空虚寂寞。
旁边杨婵看的直蛋疼,这哪儿是生气啊,分明是在跟那小子撒娇,耍小脾气,难不成她们……
抱着浴巾,静静地看了他那么几秒钟,冷秋蝉将旁边的内衣捡起,猛然转身,姿态优雅地下床,而后光洁白嫩的脚丫踩着地板,冲进了洗浴间。
深呼吸了下清晨清新的空气,石凡坐到车上,顺手打开手机,便看到了嫦娥和杨婵的催促,这都是昨天晚上的事了。
“石凡哥哥!”听到石凡的声音,嫦娥激动的坐了起来,那坦露的浑圆玉臂,胸围紧缚的高耸,让杨婵眼神都一亮,不愧是号称美冠仙界啊,这身材肌肤真不是盖的。
“我想看10集!”嫦娥倔强地说道,忍不住又在撒娇,那傲娇的样子象只美丽的小孔雀。
满足于男人大手的触摸,却又纠结对丈夫的背叛。
时间不大,冷秋蝉从洗浴间出来,又是一身黑裙,黑色映衬下的雪hetushu.com肌白腻耀眼,又恢复了端庄高冷模样,昨夜的一切似乎都没发生过。
“嫦娥妹妹,你还在吗?”石凡打开了语音。
“上仙,我也想看10集。”杨婵喊了起来,此刻傲娇的三圣母蛋疼的要死,人家嫦娥都不用付功德,就能看10集,而自己呢,给了这么多功德,一天只能看两集,太不平衡了,昨为圣洁威仪三圣母,她自诩美貌不比嫦娥差,不服气啊,都是美女,干嘛差距就这么大呢。
这一笑就表示原谅凡哥了,目光望向旁边目瞪口呆的杨婵,那表情老骄傲了。
冷秋蝉轻轻一声幽叹,上前穿上了自己的裙子,脑海里不由又想起了昨晚那厮狠掐自己屁股的事,顿时脸有些发烧,这个小男人真狠呐,可是她为啥又怀念那种感觉呢,更悲催的是竟然被人家打高潮了,哎吆,冷秋蝉越想脸越烫,不觉难耐地咬了下嘴唇,上前将石凡的衣服也拿了下来。
冷秋蝉上前,将石凡的衣服放在床www•hetushu.com上,转身踩着高跟鞋,婀娜款款走出房门,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此刻她又变成了那个对男人不假辞色的黑寡妇。
石凡侧了一下身,拉过被子重新盖在身上,冷秋蝉这才反过劲来,飞快地抓过浴巾裹在身上。
不知不觉她又想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体,尤其那影影绰绰的男人伟岸,在她脑海里更是挥之不去。
女人就是这样,尤其端庄高冷的女人,床上床下绝对是两张面孔,在床上她们可以婉转承欢,尽情地娇啼,但是下了床却高冷无边,让人难以接近。
望着她的背影,石凡苦笑了一下,真不知道哥昨夜要是把她上了,她会是什么样?还会这样冰冷如霜吗,一切都不好说,他又没上。
透过车窗可以看到,车里的女人不苟言笑,冰洁威严,再也让人难以想到,她就是昨夜沙滩上那个渴望男人疼的女人。
实际上昨夜他比冷秋蝉醉意更浓,导致他最后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这下好,把嫦娥妹妹的话忽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