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作者:瑶池里的竹子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00章 洗剑池

望着这一幕,千画震惊无比,先天于隐门是传说,而隐门于她们而言同样只是个传说,隐门在哪里,有哪些门派,她根本不清楚,而石凡竟然在隐门还有势力,想到当初自己还对他颐指气使,让他来给自己弹琴,千画不由哑然失笑,对这小子了解的越多,她反而觉得他越神秘,不知不觉望着他的背影看的入神。
“臭丫头少贫嘴。”千画瞪了她一眼,道:“我现在问你们,如果我有了自己的男人,你们怎么办?女孩大了总要出嫁的,我不可能一辈子将你们留在身边,如果你们有了意中人可以告诉我,如果对方真心实意对你们,我会放你们离开!”
两少女嗤嗤笑,稍大些的蓝卉忽然叹息一声,“只可惜,她有妻子还有情人,否则画姐给了他还真的很般配呢。”
“那姐姐,现在有人让你正视了吗?”幼翠嬉笑道。
望着小姐款摆的丰美臀部,两少女掩唇轻笑,小姐的身和-图-书材她们看着都动心,更别说男人了。
千画脸色有些黯淡,沉默片刻忽然望着俩少女道:“我以前一直没考虑过将自己嫁出去的事,也没有男人配我正视……”
“哎吆,也不知谁有这好福气能拿下我们画姐。”幼翠笑道,迎接她的是蓝卉给她的一个大白眼。
“按古代的规矩,我们就是通房丫鬟,不管你把自己给了谁,我们当然也跟着过去。”小些的幼翠红着脸笑道。
“洗剑池?”石凡皱眉,“名额有几个?”
石凡看了香雪一眼,见她没起来的意思,无奈地摇摇头,“走吧冬儿我们去休息!”
“两位姑娘多虑了!”来人道,而后紧走两步恭敬地上前向石凡施礼,“在下暗影谷张泊宇见过石先生,我奉我师父暗影谷谷主於全之命特意来向石先生禀告一件事情。”
“好了画姐,天色不早,我也该回去了。”石凡笑道。
“是,届时我和师父和图书将会去点苍山为先生助阵,师父也会参加大比,告辞!”张泊宇闪身而走,连续几个起落,身影已经消失在院墙外。
“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我自有主张,你且回去吧。”石凡摆手道。
“先生!”张泊宇再次恭敬道:“师父让我提醒你注意一个人,崆峒掌门傅月笙,这个人曾经三次获得洗剑池大比大一,也可以说他就是当今隐门的盟主,武功卓绝,尤其近两次大比更是出尽了风头,不管是谁都难以在他手上走出三招,没有人知道他武功到底高到了什么程度,更有人传言他早已步入先天。”
“噢!”千画脸一红,这才清醒过来,道:“好了石兄弟,明天上午我们一起出发,蓝卉和幼翠会送我们去机场。”
“画姐,你喜欢他了吧。”幼翠忽然娇笑道,似有深意地嗤嗤笑看着千画,因为一直在千画身边,虽名为丫鬟,但实际上三个人的感情早已堪比姐妹。
m.hetushu.com张泊宇这才恭敬道:“禀先生,七月二十七,隐门各派将在点苍山举行隐门大比,争夺进入洗剑池的名额,师父特意让我来通告先生,问先生是否参加!”
“都是自己人,但说无妨!”石凡道,他已经认出这个人乃是暗影谷新任谷主於全的大弟子张泊宇,暗影谷自从被他收服后实际上已经变成他在隐门的势力,他怎么会忌惮呢。
说完,他向旁边望向千画和两名少女。
说完,石凡转身走出客厅,见此情形两个少女各自掩唇轻笑,千画脸蛋绯红却是送了出来。
“好,那我就睡懒觉等着!”石凡笑道,也不再遮掩武功,身影连闪院中已经消失了他的身影。
回到别墅,石凡就看见柳冬儿和纳兰香雪这对闺蜜都在院子里借助浓郁的灵气修炼,尤其是香雪表情平静不够言笑,一副身无旁物的样子,修炼比柳冬儿还要认真。
反而是柳冬儿,见石凡回来立即起身,雀http://m•hetushu•com跃着迎了上来,一双如藕玉臂环住了他的脖子,嗲声道:“老公,我们该休息了,人家都等你好久了。”
“石兄弟!”千画下意识地喊了一声,还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一步。
石凡皱眉,“先天你知道多少?”
说完,她还有意无意望着闺蜜纳兰香雪,有了男人,曾经亲的象一个人的一对闺蜜俨然成了一对互相吃醋的对头。
“不不不!”俩少女连连摆手,道:“小姐,我们是你收养的,就是你的人,我们自愿一直跟着你。”
“哎,是呀!”幼翠也叹息了一声。
几个人刚来到院子里,“刷!”一条人影忽然飘落到院子里,此人一身青衣,背后背着剑囊,一看就是个高手,虽然如此,蓝卉和幼翠还是快步上前,作出保护石凡和千画的架势。
“我也是听我师父说过,先天亦分九重,一到三重为先天初期,四到六重为中期,七到九重为后期,只可惜先天对于我们多数人只是传说,www.hetushu.com故此师父特意让我提醒您注意这个人,最好避其锋芒!”
“一个!”似乎看出石凡对洗剑池不了解,张泊宇又道:“洗剑池乃是点仓山一处秘境,也是一处修炼圣地,每五年开启一次,只有获得大比第一的人才有资格进入修炼。”
“石兄弟不住在这里吗?”千画半真半假地笑道,不自觉地又挺了下胸,让石凡不由又想起了刚才所见春光,不由热血一阵上涌,猛然伸手挑起了千画的下巴,“你个妖精,老子怕吃了你。”
“好!”石凡点头,两个人商量了下细节,确认再无危险后,石凡这才与千画告辞。
“你们这俩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在想什么。”千画笑嗔了一句,转身婀娜款款回了房间。
“啊!”千画摸了下发烧的脸蛋,猛然瞪了两人一眼,“就你们事多,看你们叫凡哥哥叫的那么甜,还敢说我。”
“好吧,我会考虑过去。”石凡道,反正还有时间,这种修炼机会他怎么会错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