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作者:瑶池里的竹子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19章 屈打成招

“这样啊。”千画脸也红了,不由又想到了自己的初夜,想到了那个男人的强悍,搞的她好几天走路都不舒服,不觉脸蛋又有些发烫。
“我,我……”千画没词儿了,总不好意思说自己去偷看了。
“哼,光许她不许我呀。你忘了老公管我叫妖精了吗?”千画颇有些小得意,转而道:“冬儿,你也会的,恐怕到时候比秋蝉姐姐还疯狂,嘻嘻!”
果不其然,冷秋蝉羞窘之下从后面追了上来,追着冬儿拍打着,看着打的凶,其实高抬轻放,文雅之极,两个人围着桌子转圈,娇笑声不断,好一番嬉闹。
“哎呀,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嘛,反正我不会!”千画跺着纤足道,女儿娇态一览无余。
“你就做坏事了。”千画嗔道。
石凡一摊手做无辜状,“两位爱妃,朕冤枉啊,我又没做什么坏事。”
见那厮还在望着自己坏笑,千画羞的一下子扑到了男人身上,粉拳无力的捶打着男和图书人的胸膛娇声道:“你就说你做坏事了,你说嘛!”
柳冬儿不说了,望着千画掩唇轻笑。
“真的不会!”柳冬儿斩钉截铁。
又过去十几分钟,冷秋蝉脸蛋潮红,眼角眉梢带着喜人的媚意,偎依着石凡进了包房。
“姐你……”柳冬儿张大了小嘴,忽然撇着小嘴道:“反正我是不会同意在那地方做的。”
“啊!”冷秋蝉一下子张大了小嘴,半晌后忽然轻轻拍了柳冬儿一下,“你个死冬儿不早说,早说我就不……”
二女纷纷上前捶着石凡的肩膀,却没人责怪冷秋蝉。
虽然她刻意做出端庄严肃的表情,但是雨露滋润的痕迹是掩饰不住的,眼角眉梢的媚意,羞喜的表情,无一不说明她的满足。
千画说不下去了,总之,冷秋蝉今天的表现,彻底颠覆了她对这位美妇董事长的认知,让她觉得难以置信,在她看来,高雅的女人怎么可能在洗手间里和男人做和_图_书那种事呢?
“擦!”石凡摸了摸鼻子,这竟然是冷秋蝉的追求者,这冷秋蝉虽然是个少妇,但是风姿卓越,家大业大,追求的人可也不少。他没表态,看这位冷寡妇怎么办吧。
“我说我们的董事长姐姐,满足了没?”柳冬儿忽然凑到了冷秋蝉身边,趴在她耳边小声嬉笑道。
柳冬儿笑着站了起来,背着手围着冷秋蝉转了两圈,自顾撇着小嘴说道:“本来呢……我和千画商量好,让咱们的男人今晚去陪你,可是既然你已经满足了,那只好让他陪我们了。”
柳冬儿望着千画难以置信的俏模样,咯咯笑道:“其实这位冷寡妇以前肯定不这样,都是被他给调教的啦,他有多厉害你也不是不知道,再好的女人到了他手里,也会变的那啥……咯咯……何况你是不知道秋蝉姐看起来端庄高冷,可是在床上,哼,好夸张吆!”
“刷!”柳冬儿粉颊红透,窘的险些没钻到和-图-书桌子底下去,狠狠在千画身上捶了一记粉拳,“我看你这么向往,会的是你吧?”
“不,不……”冷秋蝉脸蛋通红,说不出口。
柳冬儿恢复了金领丽人的端庄高雅之态,口气很是严肃地说道,要不她怎么是女王呢,作为柳家的千金、高雅女人,在卫生间做?她从来就没想过。
“我说爱妃,那你说我做什么坏事了?”石凡望着千画嘿嘿坏笑。
“臭老公!”
“你脸没红呀?”柳冬儿又捶了她一下,却又笑道:“那今晚我们怎么办?我们可是两个人呢。”
见千画捶,柳冬儿也跟着挠石凡的痒痒。
“不什么?”柳冬儿一下子又凑了过来。
“好好,我做坏事了,我做坏事行了吧?妈的,简直就是屈打成招嘛!”石凡坏笑,被弄的酥酥麻麻的,只得举双手投降,俩靓妞卖萌,任你是天大的英雄也受不了啊,直接酥到心尖骨髓上,谁能承受的住?
“冬儿,他们和_图_书怎么还没回来?”千画忍不住问了一句。
“啥屈打成招?本来就是的。”千画说道,这才坐回了自己座位上。
“他厉害呗,总得把那个少妇喂饱才成。”柳冬儿嘟着嘴道,只是口气却有些酸酸的感觉。
“冬儿你咋脸红了。”千画嗤嗤笑道。
几个人刚走出酒店大门,一名一身范思哲西装的三十岁左右青年手捧鲜花,从一辆卡宴轿车旁跑了过来,此人举止不俗,一看就是经理人之类的才俊,他径直来到冷秋蝉跟前,单膝跪倒奉上了鲜花,“秋蝉姐,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哼,就她能呀,我也有手段!”千画忽然嘟着小嘴道,明显不服气了。
“如果老公几天不碰你呢,你饥渴了怎么办,嘻嘻!”千画将嘴凑到了柳冬儿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哎呀,你别说了!”柳冬儿捶着千画,可是真的不会吗?原来她还死活看不上人家石某人呢,后来又怎么样呢,就比如给那个男http://m.hetushu.com人服务,若在没男人之前以她的高雅怎么愿意做那种事,后来不也做的挺来劲,少女跟女人差别还是很大的。
“妹妹!”千画神秘兮兮凑了过来,“你以前不是和他有矛盾吗?见面就打,一百个瞧不起,现在怎么样?比谁都粘人,被调教的服服帖帖的,还说不会呢,哼……鬼才信你。”
“不勾引男人了是吧?”柳冬儿说完,一下子跑开了。
“你个死冬儿。”冷秋蝉方知事情败露,也难怪这么长时间能不败露吗?顿时粉颊通红,用力推了她一把。
“臭石凡!”
望着几个女人相处的融洽,石凡这厮老怀甚慰,端起酒杯,满满的喝了一口酒,爽,那是真爽。
“真的不会?”
“你看看,来了吧,还说不会呢。”千画笑,两个人俏笑着,说着女人间的悄悄话,只是半个小时过去了,那两个办事的人还没回来。
一家人其乐融融,有说有笑的用完了晚餐,几个女人这才将石凡簇拥在中间出了包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