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作者:瑶池里的竹子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24章 我们结婚吧

“好,我们结婚!”石凡大手轻轻抚着她的秀发,“我会用一生来保护你们的安全。”
嫦娥说过,天媚体的处子之身是突破神丹境的绝佳双修体质,一旦这种体质传出去,无疑会让小世界那些大能们疯狂,五大门派只是石凡所见,这里适合修炼,谁知道灵山妙水间又隐藏着多少强者。
美人本无罪,邪念自心生,这样一个红颜祸水的倾城美人于拥有她的男人而言无疑是幸福的烦恼。
石凡现在被五大门派通缉,两个人早已看过石凡的影像,本来以为不会这么点背碰到他,这才在村民面前跃武扬威,见这家院子挂着红灯笼,有喜字,知道有人成婚,便想进院子玩弄新娘取乐,却没想到石凡竟然真的在这里。
桌子上放着一根秤杆,石凡也是听村民们说才知道这是用来挑开新娘红盖头用的。
石凡看着她心如潮涌,道:“曼曼,你要想好,我现在在小世界中时刻被和图书人追杀,被五大门派通缉,随时处于危险中,你看看,我现在伤还没好呢,你和我在一起会有危险的。”
婚礼过后,夜幕降临,石凡牵着一身新娘装扮,头罩红盖头的林诗曼步入林诗曼的闺房,也是现在的洞房。
石凡拿起秤杆,怀着激动的心情轻轻挑开了新娘的红盖头,林诗曼在烛光掩映下羞垂臻首,娇艳欲滴之态美的不可方物。
林妹妹的羞涩,让石凡热血沸腾,小腹间似有一团火在燃烧,男人胸厚的肩膀和热量也让林诗曼娇躯轻颤。石凡低头,轻轻吻着她的耳珠,粉颈,大手更是在她娇躯上不老实起来。
“石凡,你果然在这里。”
“嗯!”林诗曼深深地将头偎依在了他怀里。
“老公!”林诗曼轻轻靠入了他怀中,两个人相拥片刻,林诗曼起身拿起了两杯酒,一杯递给石凡。
“曼曼等一下!”
但是不在一起,石凡身上有伤,她和*图*书又不方便照顾他,不放心。
林诗曼嫣然一笑,石凡都看呆了,“好美!”
以古代的方式举行婚礼对林诗曼这个现代女孩来说新奇却又满足,于现代婚礼来说,从骨子里她更喜欢这种古代的仪式,她觉得更浪漫,更庄重,更温馨。
空闲下来,石凡便拿出丹炉炼制些丹药,得到这么多的灵草,足够他炼制各种丹药了。
石凡返身冲出了房门,后面林诗曼整理了下衣衫,抬手将挂在帷幔一侧的宝剑摘下也跟着冲了出来。
“傻瓜!”林诗曼轻嗔了一句,明眸皓齿羞笑,那真是羞不自胜,喜不自胜。
随即就是村民与不速之客的争吵声,紧跟着就是两声惨叫,似是有村民被杀,紧跟着院门被踹开,有人闯进了院子。
石凡看着林诗曼端庄娇美的容颜,心旌摇动,林诗曼垂首羞笑,芳心荡漾,两个人手臂交叉共同饮下一杯交杯酒。
见石凡看着自己出神,http://m.hetushu.com林诗曼粉颊生晕,娇艳欲滴,林妹妹很自然地想到一个问题,今晚石凡在哪里住?作为贞洁观念非常重的女孩,未婚同居不是林诗曼这种受家庭熏陶很强的乖乖女能接受的。
在几个人后面跟着一群愤怒而又惊恐的村民,院外正躺着两名刚刚被杀的村民尸体。
偏偏她是天媚体,圣洁的装束,眼角眉梢若有若无释放的媚意,没有男人能抵抗校花妹妹的魅力。
村民们得知两人要结婚,纷纷赶来祝贺,两个人就在村民们的见证下以华夏古老的仪式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林美人嘤咛出声,粉颊红晕更加娇羞,石凡的嘴滑过她滚烫的脸蛋,林诗曼方一抬头,男人厚重的嘴唇已经准确地印在了她娇小的檀口上,咀嚼着品尝着,不知不觉林美人已是浑身颤抖,滚烫无力地酥软在石凡怀里。
“石凡,我想和你结婚。”林诗曼忽然开口,说完了,林妹妹娇羞无比的将http://m•hetushu•com头低了下去。
“十方派的人,你们竟然斩杀无辜村民,好大的胆子!”石凡抬手就是一拳将当先一人打飞出去数丈远,当场毙命。
两个人哪里敢跟石凡动手,吓的转身就跑。
收起丹炉,石凡侧身望去,旁边的美人娴静端庄,柔光若水,仪态可人,一袭白纱笼罩她婀娜曼妙的身体,水眸间媚意荡漾,清灵之态恍如九天仙子降临凡尘。
“曼曼!”石凡大手轻轻托起了她粉腻的下巴。
从外面闯进来三个一身武者装扮的弟子,看身上的标志竟然是十方派的人,原来是十方派的宗门就在附近,得到掌门命令知道石凡可能落入此处不远特地前来搜寻。
神女小医仙的婚事于村民而言可是大事,对这个即将告别处子之身的神女,人们也是有诸多不舍,饮完喜酒后在院子外聚会闲聊不愿离去,结果碰到不速之客闯入,村民们上前拦阻,却没想到对方二话不说举剑杀人,要强行搜hetushu.com索院子。
火红的蜡烛跳动着,两杯酒剔透琉璃,林诗曼头罩红盖头坐在床边,两侧幔帐斜挑也难掩她婀娜有致的曼妙身段。
傍晚的阳光洒满山林,余晖普照,小村床一片宁静祥和的景象,院子里余晖下,林诗曼手托香腮看着石凡炼制丹药,看着他不时豪迈地喝着猴儿酒。
“我不怕,不管生生死死,我都要和你在一起。”林诗曼说,脉脉将臻首靠在了他肩头上。
林诗曼知道她还有别的女人,但是作为一个对贞洁看的非常重的女孩,仪式总要举行,两个人就在院子里举行简单的婚礼。
石凡接过她的杯子,将两只酒杯放在桌子上,林诗曼娇羞一笑,娇躯轻轻偎依到了他怀中。石凡揽着她来到床边坐下,轻轻拥美人入怀,林诗曼粉颊红透,羞不自胜。
看看差不多了,石凡拥着林诗曼,缓缓将她压倒在床上,在林诗曼的羞涩中,大手正要解开她的罗衫,却听院子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大喝:“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