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作者:瑶池里的竹子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97章 熬药

“大家都回去耐心等待,该吃饭吃饭,该喝水喝水。”石凡喊道。这些人虽然离开了些距离,却还是远远地看着他们。
这里依山傍水,环境还是相当不错的,鸟儿飞翔,溪水清澈,青山倒影,没有污染,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原始恬静,若是没有瘟疫,绝对是一副美丽的田园风光。
石凡先把李师师放下去,从马上跳了下来。
有人开头,不少被感染者都向他们投来求助的目光,很快不少人向这边围了过来看着他们,甚至有人伸出烂了一块的手向李师师抓了过来。
李师师在灶台前开始填柴帮着烧火,她外罩白色玫瑰纱衣,里面黄裙裹着修长的身段,端的美丽,这样一个美人竟然甘愿做生火的事,将房间内脏乱差的环境也衬托的美丽了几分。
石凡则直接把锅起了下去,来到村边,为了保证溶解均匀,分批次将草药倒到了古井里。
呵呵,奴家这两个字对现代男人最是刺激不过,想想这http://m.hetushu.com两个字都让人热血沸腾。好在石凡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否则美人在怀,还真难说能坐怀不乱。
李师师算镇静的,看到这种景象也是忍不住小脸发白。
“救救我!”
很快在李师师的宣传下,全村的人都知道了这条消息,人长的美没办法,宣传效果就是好,这样的人间绝色到哪都是焦点,宣传的能不快吗?
当临近顾家村之时,石凡已经准备好了所需的全部18种草药。石凡加快了速度,纵马进了顾家村,在街上石凡放缓了马速,街道两边所见到处都是倒在地上申吟的被感染者。
“能不能师师姑娘看了就知道。”石凡笑道,呵呵,绝色佳人那浑圆的俏臀就坐在他两腿间,而且他还要不断磕蹬催马,那种场景可想而知,想不心猿意马都难。
“公子,怎么办?”李师师也有些犯难起来。
石凡一把将李师师抱起又将她放回了马上,而后道:“http://m•hetushu.com大家不要着急,我们今天来就是为大家解决瘟疫问题的,相信大家很快就会好起来。”
若在平时,一人骑马带着美女进村肯定会引人围观,可是现在人们都用无助的眼神看着他们,尤其那些被感染者,眼神里充满了死亡的恐惧和无奈。
看到了希望,人群中顿时响起了欢呼声,不少人虽然得了瘟疫,还远没到死亡的程度,有行动和说话的能力,但是这样耗下去肯定会越来越严重。
“嗯!”李师师轻轻点头,随着石凡来到了村外。
有李师师帮忙,石凡则是全力熬制草药,不断向里面加入各种草药的成分,激发药性。
他们或胳膊或腿发生了溃烂,不少人脸都面目全非,更有甚者整个身子都已经腐烂,有的更是横尸街头,根本没人管,整个村子大部分都被感染,一片哀鸣声,恍如末日来临,没被感染的要不逃亡,要不就是不敢出门,这种场景让人见了都胆寒www.hetushu•com,谁敢轻易进村子。
“真的?”
“公子好主意!”李师师笑道,望着石凡美眸中掩抑不住的崇拜之情,她天资聪颖,但是这种主意她却想不到,呵呵,她又哪里知道这主意石凡是从电视上学来的呢。
门口有人不断向里张望,看的也是面面相觑,石凡也就罢了,这样的绝色美人竟然不怕烟灰给大家熬药让他们震惊。
在石凡一番劝说后,看到希望的人们终于恢复了平静,见石凡无所畏惧,李师师又从马上跳了下来,跟在了他身边。人群不再躁动,人们也不再盲目地去抓他们。
“走吧师师,我们出去转转,药效不可能这么快的。”石凡笑道,中药又不是丹药,哪里会立马就能痊愈。
还有不少人没被感染的,但是因为瘟疫者有不少人是他们的家人而不愿离去,在家里照顾他们,希望他们能好转,但是这样的结果却是让更多人感染瘟疫。
“公子我帮你烧火!”
这比炼丹可要简单的多,www.hetushu.com有些偏差也容易控制,耗费了一个时辰的时间,石凡终于熬制成了一锅草药。
但是一个村子这么多人,怎么给村民服用却是个问题,瘟疫是有潜伏期的,现在看着没毛病,不代表明天没毛病,甚至有人逃到了外地,就是给这些人都治好,也难免有漏网之鱼,只要有一个人没治好就是大事,说不定以后还会爆发。
石凡和李师师先在村里转了一圈,了解了下情况,并在村头发现了一口古井,而后石凡找了个还不错的家庭,生起火开始熬草药,外面是一双双焦虑的目光,毕竟以前御医来过都没解决问题,而石凡还这么年轻,还带着个风姿倾城的美人,怎么看她们都是游山玩水的情侣,而不像郎中,人们大多持怀疑态度。
“嗯,公子,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李师师说,放松下来靠在他怀里竟然坦然了许多。
“可是你还这么年轻,那些老郎中御医们都治不好的病你真的能治好吗?”
石凡点点头,“大http://m•hetushu•com家请耐心等待一下,我们现在就熬制草药来为大家治病。”
“师师姑娘,还记得之前我们看到的那口井吗?”石凡笑道。
“姑娘去通知大家喝水,我现在把药投到井里去。”石凡笑道,李师师立即高兴的跑了出去,在大街上开始通知。
“你不怕被传染?”石凡道。
很快人们就纷纷跑到井边,有人将信将疑看着别人,但是病重的人可管不了这些,纷纷打起水带回去给病人喝,甚至有人在井边不远给病人喂下去,有人直接就是自己喝。
“当然!”石凡笑道,猛然探手再次采起了一株草药。
“嗯!”石凡点点头,“村子里的人都会喝那口井里的水,只要我们将药投入井里,人们只要喝了井里的水自然痊愈,也省去了许多麻烦。”
终于有人爬过来向两人求助,这个人腿都开始腐烂,几乎失去了走路的能力,脸上也有一块浮肿。
“我……跟公子在一起奴家不怕。”
“你是说……”李师师天资聪颖,立即明白了他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