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作者:瑶池里的竹子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21章 又见明月小楼

周围有不少楼阁亭院临水而建,奇怪的是丝竹管乐声,偶有女人娇声腻语声,不断从靠近汴河一侧的院落楼舍内传出来。
想起刚才所见的火爆场面,石凡还是有些成就感的,若不是因为放不下其她人,他真想留在这里做自己的娱乐皇帝。
此时虽已入夜,但是汴河上却是画舫穿梭,灯火通明,文人才子斗赋,大家闺秀赏月,阵阵丝竹管乐声飘荡在江面上,构成一幅安逸祥和而又浪漫的画面。
在这里听曲观美,李师师完全成了他的私有物品,现在她除了伺候石凡,为其歌舞,哪里还接待其他客人。
虽然杜妈妈说的已经很明白,但是那些现代片面的电视窑子画面还是影响了石凡,他还不放心,又再三告诫,几位妈妈唯唯喏喏,连声答应。
李师师一双秀目看着这个现代人,忽然一声娇呼:“公子!”扑入了他的怀里。
“这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人。”石凡又找出和图书些画面给李师师看,甚至包括自己女人的照片。
李师师看着画面眼神亮晶晶,对未来的现代更添几分神往。
“走吧,我们回去。”
两个人往回走,李师师自然地挎住了他的胳膊,在她的潜意识里,这样的方式或许能把他永远地留在身边吧。
“这不是凡书雪的明月小楼吗?”李师师笑道,“不过这边的庭院却不是她的了,那边才是,一墙之隔风月两边。”
“好吧,姑娘请!”两人出了别湘馆往外面而来,有石凡在,也不需要人保护,巧儿望着两人的背影似有深意地笑了笑便不再跟随了。
“啊!”李师师张着小嘴,满脸的不可思议,但是却难掩美眸中的向往,不由道:“那大宋呢,是不是也参战了?”
虽然如此,石凡还是尽量没太过分的探索,毕竟他很快就会离开,不能给她承诺什么,虽然很想闯入她的身体狠狠地征服她,但是m.hetushu.com他也知道一旦自己离开,不能再陪着她,那岂不是成了对她最大的伤害。
“呵呵!”石凡苦笑,“金兵算什么?后来的金兵也不过是华夏的一份子,是我们的一个民族,世界大战是地球级别的,我们居住的不仅仅是个大陆,他实际上是个圆球,我们其实就生活在这个圆球上,世界大战将整个地球上的人都卷入了进来。”
别湘馆李师师的书房,石凡靠在贵妃椅上怡然自得的坐品着茶,李师师侧面搬了一方锦墩相陪。巧儿则在一旁端茶倒水,简直象个小蜜一样。
“世界大战?”李师师惊讶的张着小嘴,“是金兵入侵吗?”
两人坐在河提上欣赏着明月倒映着水面的和谐景象,自然也是深受感染。总之给石凡的印象,此时的宋朝还是相当繁华的。
“当然了,我们都是现代人,我们那个时候的着装就是这样的。”
明朝时的火器大清弃而不用,被埋hetushu.com了二百多年,几乎已经被抛弃了,这完全是在搞后退,明朝时创造的白银,大把大把地赔偿给了列强,慈禧不过是为前人背了黑锅,积弱已深,无力回天罢了。
明朝亡,亡崇祯,不断杀名将斩名臣,屡出昏招,再牛逼的国度也扛不住这么折腾。正应了那句话,一个人走在错误的道路上,你特么越勤快,灭亡越快。
“当然!”石凡笑道,他并不想隐瞒什么,没有意义,不由笑道:“给你说一件最大的事,我们那时候发生过两次世界大战。”
“轰!”石凡的热血被点燃,猛地将她揽入怀中,狠狠地亲吻起来。光被你们女人折腾,作为男人却老僧入定,还要克制,那也太不是男人了不是么。
“公子。”李师师忽然轻启檀口道:“你说你来自现代,可否说一些你们那个时代的故事给师师听?”
“呵呵,宋朝在现代早已成为历史,是我们华夏历史上的一个朝http://m.hetushu.com代而已。”石凡笑道,随手将手机打开,将战斗机、坦克等的作战场景给李师师看。
两人在河边说着话,耳鬓厮磨着,相拥良久才起身。
外面树影婆娑,草丛中蛐蛐鸣响,两人沿阶漫步,看着两侧的灯火,不知不觉就到了汴河边上。
“看,他们跟你穿的是一样的,怪不得你初次出现在我闺房的那天晚上,你穿成那个样子。”李师师笑道,但是想到那天晚上的事,不由脸又是一红。
……
街道两旁灯火点点,两人不知不觉经过了莺柳巷,这里古色古香的建筑群参差错落,雕栏画栋古雅宜人,小窗珠帘暗敛清幽,尤其特殊的是,在这些建筑中间矗立着一座清雅的小楼,楼上灯光如豆,直面寒月。
两人不时耳鬓厮磨,共抚一琴,不知不觉已是灯火万家,李师师望着阑珊的夜色道:“公子可否陪奴家去外面走走?”
汴河自京城穿流而过,清亮无比,一艘艘货船停靠在码头hetushu•com上,船头灯笼高挂,构成一幅和谐繁荣的景象。
为了省电,他一般都是用虚拟系统,偶尔才把手机拿出来用。
那些前来应聘战排的姑娘可不晓得他身份,见他在那儿墨墨迹迹耽误自己应聘,便不耐烦地催促起来,几十位姑娘一齐埋怨,一时间莺莺燕燕,闺怨沸腾,石凡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立即被人家炮轰地灰溜溜躲开了。
“这是?”
“呃!”石凡有些懵逼,道:“师师姑娘,我恐怕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也许我们以后再不能相见。”
良久两人才分开,李师师偎依在她怀里轻轻喘息着,脸蛋娇羞红晕没有起身。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哪怕能和你在一起一天奴家也知足了。”李师师呢喃着,没等石凡反应过来,美人那幽香绵软的小嘴已经贴上了他的嘴唇。
两人亲吻着纠缠着,石凡的大手把弄蹂躏着她柔软的身子,李师师在他怀里喘息着呢喃着,承受着她身为处子的第一次被男人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