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作者:瑶池里的竹子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5章 一个又一个

“砰!”
“小友息怒!”戈家又走出来几个老者一起施礼,原本他们还不屑于亲自出来见石凡,现在却是被吓的心惊胆战,哪还敢托大。
嫦娥动都没动,转眼间墙壁里连男带去镶嵌了七八个人,都在那手炮脚蹬挣扎着出不来,这种情况看的不少戈家人自己都乐,排队呢这是。
“你杀我爱子,今天我要为荣儿报仇!”虽然喊的响他却离嫦娥很远,显然是怕,他恨恨地看着石凡,“姓石的,你有种别让女人出面,你若有胆子就与我戈青单打独斗,躲在女人后面算什么本事?”
石凡抬起了手。
“怎么你还不满意?”石凡身上猛然气势暴涨,顿时之间恐怖的压力将戈家所有人笼罩,而戈青口鼻溢血就要爆体而亡。
“哥哥小心。”嫦娥向后退了开去,石凡看着钢髯中年人,“你以为你半步神丹很了不起?我本有意放你戈家一马,你们却不识抬举,既如此你就随你儿和*图*书子一起去吧。”
石凡还真是不愿意跟戈家一般见识,望向老者道:“不知戈老爷子找在下来何事?”
嫦娥挥袖正要让他也进去,石凡却阻止了他,“妹妹,这个人让我来。”
“石兄弟饶命!”戈冰心跪倒在地,一下子抱住了石凡的腿,石凡目光扫向戈青,戈青浑身战栗,身上的杀气早已消息不见,脸色渐渐变的温顺无比,他终于明白了和人家之间的差距,相差天壤之别,人家要灭他戈家根本就是动动手指的事,他岂能不怕。
“姑娘,我来会你!”又是一名戈家的才俊跳了过来,没等站稳,嫦娥一挥衣袖又飞了出去,砰地一声也嵌在了墙壁里,那墙壁可是石头,陷的如此之深,一时半会哪里出的来。
“只知道她是石凡的女人,具体是谁孙女也不清楚。”旁边一三十多岁的女人说道,正是戈冰心,见嫦娥挥手之间就将堂弟扔进和*图*书了墙壁里,她也惊愕不已,本来以为嫦娥不会武功,却没想到身手如此之高,刚才那一下就连她都做不到,自己都看不透修为,还有如此高的身手,恐怕已经突破了先天吧。
“你也去!”
见石凡没再计较,戈家人上上下下这才长出口气。
“前辈饶命!”反应过来的戈家子弟跪倒一片,再不求饶他戈家今天恐怕就要被灭门,千年基业毁于一旦,石凡一旦杀了戈青,再次结仇,怎么可能还留下其他人报复。
“在下知错了。”戈青道,跪倒在地,这次变的恭敬无比,随后也晕了过去,在刚才那种压力下,他的承受能力早已到了极限。
石凡不发声,也没人敢扶他去治疗。
“砰!”又是一个。
戈冰心震惊不已,虽然她说了石凡有多厉害,但是他这个爷爷不相信,非要亲自确认一下,故此在此观看。
“石兄弟还请手下留情。”戈冰心来到跟前盈盈一礼,www.hetushu.com直接拜倒在地,脸色却有些难看,这都怪爷爷,非要试试人家的本事,这下好了闯出祸事来了,他家的顶级强者都是人家一挥手的命,他戈家有什么资格跟人家斗。
“休要来我戈家撒野,我戈冰兰来会你。”见嫦娥出尽了风头,戈家的女眷们不干了,其中高手也很多呀,一名白裙飘飘的女人飞了过来,她也是白裙飘飘,美貌清秀,还有点跟嫦娥比美的意思。
石凡明白,嫦娥不希望他大开杀戒,而且因为跟戈冰心有约,他本来也没想杀人再把事闹大,一旦闹大,他必须灭了戈家整个家族,包括戈冰心在内一个不能留,故此才只是废了戈青的武功,否则他哪里还有命在。
“畜生,跪下!”戈雄武喝道。
“我!”
戈雄武这才赶忙说道:“快扶青儿下去医治!”
“石小友请随老朽房中一叙。”老者引路,引着石凡和嫦娥向塔楼底层走去,戈冰心本来想留在外面http://www•hetushu.com,戈雄武看了她一眼道:“心儿,你也进来吧。”
戈雄武想请石凡上坐,却是被他拒绝了,虽然修为比他高的多,他却不想喧宾夺主。
“你算什么东西敢挑战我相公?”嫦娥一挥手,戈华胜还没反应过来,便凌空飞起,砰地一声整个人都陷入了墙壁里,摔了个七晕八素,狼狈无比,好半天才缓和过来,顿时羞臊无比,此时他才知道,就自己这两下子跟人家比差的太远了,连边都摸不着。
“石凡!”一个钢髯汉子跳了出来,正是之前对石凡动了杀机的男子。
早有人把戈家几个陷入墙壁的人拉了出来,戈青被人搀着阴着脸上前跪倒,身上仍然是杀气弥漫。
又一个。
“戈姑娘请起吧!”石凡将戈冰心搀了起来,戈冰心望着他也是满脸的惊悸,转而目光变的温柔崇拜,想当初她可是追着人家追杀,短短几年人家的修为她已经难以窥探分毫,整个戈家人终于意识到了石凡的强http://www•hetushu•com大。
房间内早有婢女备上了灵茶,除了戈雄武和他最疼爱的孙女戈冰心,房间里再无其他人,其他人包括家族当做底蕴的长老都站在了外面没资格进来。
“石小友手下留情!”一名老者自塔下走了出来,想要阻止,可是哪还来得及,石凡一挥手,他也飞了出去,轰隆一声撞在墙壁里,连墙都撞倒了,等他艰难地爬起来,脸色立即变得难看无比,“你竟然废了我的武功?”
戈冰心这才轻垂臻首走了进去。
“废你武功算什么,我还要杀你。”石凡缓缓走了过去,戈雄武赶忙冲了过来连连抱拳,“石小友手下留情,犬子不懂事,还请你放他一马,实际上我戈家早已不计较那桩仇恨了,小女冰心可以作证。”
“哥哥!”嫦娥轻声道。
塔楼上一名老者皱紧了眉头,“这个女子是谁,怎么连我都看不透她的修为?”
“这就是神丹境的实力?”戈家人战战兢兢,实际上他们哪里知道石凡神丹境都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