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章 大巫

“住手!”远远站着的姬枢大吼一声,遥空一掌向姬昊按了下来。
熊熊烈火凭空而生,包裹了姬昊的身体。青茯亲手制成的兽皮软甲上数十枚符文喷射出夺目的光芒,无数手指粗细的青色藤蔓从地下扭曲着钻了出来,环绕着姬昊的身体,变成了一枚绿色的茧子将烈火挡在了外面。
姬武身后还有赤红色的火光涌动,散发出一股股奇异的火焰波动。
姬奎等巫祭看了一眼姬武的尸体,同时点了点头。
‘铿锵’声大作,四下里有数千性格火爆的火鸦部战士拔出了兵器,怒气冲冲的看向了浑身烈焰熊熊的姬枢以及站在姬枢身后的众多族人。甚至姬枢身后的大群族人中,都有一小半人下意识的倒退了数十步,和姬枢划清了界限。
“武!”姜媱惨嚎一声,身体抽搐了一下倒在了地上。所有骚动、愤怒的火鸦部族人也都同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脑袋被踏得粉碎的姬武。
头发被烧掉了大半,浑身黑烟缭绕,滚滚热气从皮肤上不断涌出,软甲没遮盖住的手臂和双腿上被烧出了大片的水燎泡。姬昊的形象狼狈不已,只是死死的盯着通体火光熊熊http://www.hetushu•com的姬枢。
“我用我的血脉发誓,用我这一支族人所有祖先的灵魂发誓,我姬枢可没有背叛火鸦部。叛徒已经被我杀死,我依旧要向姬夏大兄挑战。”
姬昊喘着粗气向后急退,藤蔓组成的茧子也随之后退。
四周高温骤然变得清凉,青茯在兽皮软甲上施加的是青夷部秘传的‘绿藤守’巫咒。金乌岭四周林木众多,绿藤守吸收草木散发出的青木之力,威力得到了数倍的增强,及时的庇护住了姬昊。
好像一座大山扑面撞了过来,身体四周的温度骤然飙升,姬昊闷哼一声,披散在身后的长发急速扭曲燃烧,发出刺鼻的糊味。
皱了皱眉,姜僰眸子里火光闪烁,一缕低沉的声音在姬枢耳朵边响起。
“真是混蛋啊……姬枢你这个混蛋,你的儿子也是混蛋!他激活的是毕方部的血脉!”
更让火鸦部的族人们无法接受的是,姬枢的儿子,在突破巫人境第十层的时候,激活的血脉居然不是火鸦部的祖传血脉,而是毕方部的血脉之力!
姬武身上涌动的,是毕方部的血脉之力!他是火鸦部的子孙,但是他居然激活了和图书毕方部的血脉,这毫无疑问是对火鸦部的某种背叛,尤其这种事情发生在祭祖大典上!
姬夏横跨了一步,手中一柄大斧用力挥动,呼啸声中一团热风席卷而起,缠绕在姬昊身边的火光被热风卷走。姬夏张开双手挡在了姬昊身前,冷眼看着姬枢笑道:“姬枢阿弟,你还要不要脸?”
姬昊大笑,团身向倒在地上的姬武弹射过去。
姬昊想到现在姬奎等一众老巫祭的心情,就不由得想要狂笑三声。
“不要脸的东西!堂堂大巫出手对付一个娃娃!”
抬手一点姬夏,姬奎冷声道:“夏,接受挑战吧。让所有族人都看看,当年击败了你阿爸,继承圣地战士首领一职的你,现在还有没有资格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
独特的赤红色的火光,独特的奇异的能量波动。姬昊自幼就跟随火鸦部的大巫祭姬奎等一众老怪物研习巫祭秘术,对于南荒主要部族的血脉力量的特征早就熟稔在心。
众多族人见到姬昊,顿时齐声喧哗。
混在姬枢身后的族人群中,姜僰气得眼前一阵昏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深吸了一口气,姬枢用指甲撕开了自己的腕脉,一道鲜http://www.hetushu.com血滚滚流淌下来。
满场死寂,随后无数金乌岭守护战士同时举起兵器放声欢呼!
姬昊骇然张大了嘴,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阿爸,你不是从大巫境摔落了么?你现在,还是大巫?”
脸色一阵青白不定,姬枢一言不发。
“难道我们火鸦部的血脉不如毕方部么?你娶了毕方部的女人没什么,但是你的儿子舍弃了我们祖先的血脉,你这个混蛋还是火鸦部的人么?”
“大巫祭,诸位巫祭阿公,是姬枢不会教训自家崽子,让他做出了背叛部族血脉的蠢事!”姬枢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在祭祖大典上,他居然敢背叛祖先血脉,他该死,所以他死了!”
四周的火鸦部族人中,突然有数百人同时破口大骂。在南荒,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是所有部族的生存之道。但是在部落内部,以大欺小却是最让人看不起的事情。
姬枢呆了呆,他突然抬起脚来,重重的一脚跺在了姬武的脑袋上,顿时血肉四溅。
他的小腹上一团人头大小的火光炽烈,双臂、双腿上很对称的,每条手臂、每条腿上都有十二团拇指大小的火光喷吐出刺目的红光。
手指和-图-书轻轻拨动悬浮在面前的血玉短剑,姬奎慢悠悠的哑声说道:“在祖灵的见证下,任何族人,只要是我火鸦部的血脉子孙,他们都有权力挑战任何族人。无论是金乌岭圣地的战士首领,甚至我这个大巫祭的职位,只要你是我们火鸦部的血脉子孙,都有资格挑战。”
姬枢以堂堂大巫的实力,居然对姬昊这小小的巫人出手,这种事情传出去,整个火鸦部都会跟着丢脸的!
姬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用力一拍身边绿色藤蔓结成的茧子,藤蔓化为无数绿色光点飘散,露出了姬昊的身形。
只是随手一掌,差点就将姬昊烧成灰烬。如果不是青茯用全部巫力制成的软甲及时护主,姬昊这一下不被杀死也会被烧成重伤,更大的可能是被烧成残废一个。
这让姜僰如何收场?说得严重点,姬武今天的行为,几乎可以视为毕方部登门挑衅火鸦部的祭祖大典,火鸦部都有借口和毕方部翻脸大战一场的!
在神圣无比的祭祖大典上,出现了一个拥有外族血脉之力的孩子。在最重视血脉传承,将祖先血脉的繁衍传承视为最神圣、最严肃大事的南荒,这种行径无异于‘叛族’。
“姬枢,你还要脸么?祖和*图*书先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火鸦部可是毕方部属下,综合实力和战争潜力最强横的大部族,火鸦部如果真的和毕方部翻脸,姜僰这个毕方部的大巫祭都要倒霉,很可能被人取而代之,失去所有的权力。
姬武的身体还在不断抽搐,猩红的鲜血、乳白的脑浆洒了一片。
他震怒欲狂的看了一眼脸色发黑的姜媱,恨不得一拳把她打死。姬武居然舍弃自己父族的血脉,反而激活了母族毕方部的血脉,这种蠢得惨绝人寰的事情,除了他的蠢女儿,还有谁会做?
姬夏隆声应诺,他身体一震,一团金红色的火光从皮肤下喷出,将他染成了一个巨大的火人。
姬枢通体火光四溢,心脏、胸口、小腹上三团拳头大小的红光刺目,在这三团红光四周,还有二十几个拇指大小的红色光点喷射出夺目火光。这些地方,就是姬枢体内开辟的巫穴,大巫一旦运动巫力,巫穴内的巫力全力运转,表现在外的异象就是这般喧哗、耀眼。
姬夏回头向姬昊‘嘎嘎’一笑,随后向面孔扭曲的姬枢大笑道:“姬枢阿弟,来,战吧!我巫穴是被击毁过,但是我舍弃了那些被毁掉的巫穴,我这十年,又重修了四十九个巫穴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