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一章 勾结

‘呦呦~’长吟声中,一头翼展二十几丈的毕方身姿优雅的从天而降,孤零零的一只爪子轻轻的扣在了一块高高凸起的山岩上。他收起了翅膀,动作优美的矮下了身体。
又是一个不断挣扎怒吼的大汉被抓了上来,‘咯咯’狞笑声中,烧得通红的烙铁狠狠的印在了他的眉心。
丢了一只眼睛,在前些天的夜间追杀中,又被姬夏砍掉了一只手臂的帝罗悻悻然的站在帐篷中,他身边的一张纯金大椅上,懒洋洋的坐着一个和他生得有八九分相似,脸上带着一条硕大伤疤的中年男子。
帝刹故作烦恼的一巴掌按在了自己面孔上,强挤出了几丝悲凉的语气长叹道:“看看我的弟弟,亲爱的帝罗,他还没有成亲!丢了一只手也就算了,但是他失去了一枚美丽的眼珠!天哪,你知道,在我们虞族的贵族当中,没有了眼珠,他这辈子根本找不到一个女人为他繁衍后代啦!”
“这是‘巫咸秘药’,当然不是传说中的正品,是某位最强大的药巫根据秘方配制和_图_书而成。”姜媱将药钵丢给了帝刹,淡淡的说道:“服下他,什么伤势都会痊愈。”
巨大的山谷内,近千名伽族战士汇聚在此,他们或蹲或站在一块块山岩上,脸上的四只眸子里闪耀着冷酷无情的寒光。听到自己同伴得意的吹嘘,这些伽族战士纷纷大笑。
每当大汉挣扎的时候,他身上缠着的铁链上就有一抹刺目的电光闪过。
见到姜媱走了过来,这些男子纷纷端正了表情,挺直了身体,目光闪烁不断在姜媱火辣的身躯上下游动。有几个男子更是大口大口的吞着口水,贪婪之意一览无遗。
姜媱看着帝刹冷声道:“依旧是那件事情……丢开那些遮人眼目的事情,姬夏和他那崽子的本命精血,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弄到?”
从外面看来,这个帐篷只有三丈方圆。但是走进了帐篷里才发现,帐篷内部的空间足以容纳上千人尽情宴会。地上铺着厚厚的白色毛毯,帐篷四壁挂着造型精美的刀剑、盾牌作为陈设,帐篷的角落里,和*图*书还矗立着十几具镶金嵌玉、造型华丽异常的全身甲胄。
‘叮当’撞击声中,一个身高将近三米的壮汉浑身被铁链脚镣缠得死死的,被两个伽族战士用力拖拽着向熔炉走去。壮汉疯狂的挣扎着,偶尔双脚在地上一跺,地面就猛的震荡一下。
药钵中大概有拳头大小的一汪清澈药水,一股极其奇异的,好似混杂了浓烈血腥味,又带着百草清香,同时又有各种毒虫特有的腥膻气味混杂的药味悠悠荡荡的充斥了整个帐篷。
耸耸肩,帝刹淡然道:“你别无选择,想要得到最好的回报,你和你身后的人,就只能和我们合作。”
十几名身穿华服,眉心有一支竖目闪烁,眸子里可见风、霜、雷、电各色异象的男子懒洋洋的站在帐篷外,神色轻松的低声笑谈。
顺着山谷向内行走了一阵,陡峭的山崖下搭建了一座华美的帐篷。
‘嗤嗤’声中,强劲的电流打得壮汉头发一根根竖起,身体剧烈的痉挛着。大汉愤怒得大声咆哮,声嘶力竭的吼叫着http://m.hetushu.com:“恶鬼!你们这些恶鬼!像个男人一样一对一的和我死战!你们敢么?你们敢么?”
烙铁上一道符文闪烁,被打晕的大汉痛得惨嚎一声骤然醒来,他剧烈的挣扎着,但是烙铁犹如在他眉心生根一样,纹丝不动的紧贴着他的身体,过了好一会儿才脱落下来。
两个伽族战士拖拽着被打晕的大汉到了金属熔炉旁,一名身高不过五尺,生得尖嘴猴腮犹如一头大猿猴,皮肤呈怪异的浅绿色,更有斑斑点点红色彩斑的男子‘咯咯’狞笑着,从熔炉中抽出了一根烙铁,狠狠的烙在了大汉的眉心。
‘嗤嗤’声中,血色竖目内有无数血色细丝急速扩散开来,顺着大汉的身体刺进了他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大汉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浑身冷汗犹如酒浆一样涌出。
姜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黑玉制成的药钵。
姜媱缓步从毕方身上走了下来,两名身形魁梧、身穿重甲的伽族女子大步走了过来,倨傲的望了一眼比自己矮m•hetushu•com了一大截的姜媱,低沉的咕哝了一声:“跟我们来,大首领已经等了很久了。”
姜媱轻蔑的看着这些三眼男子,犹如高高在上的君王,缓步走进了帐篷。
眉心竖目骤然张开,一片浑浊的黑暗从眸子里喷出,帐篷内数百支牛油蜡烛发出的强光骤然黯淡,一股邪恶的力量犹如大山压顶,沉甸甸的笼罩了帐篷内的空间。
“帝刹,你们没有完成和我的约定!”姜媱走进帐篷,看着中年男子帝刹冷笑道:“早知道你们这么无用,我就应该丢弃你们,和你们的竞争对头们合作。”
‘嗤嗤’声响不绝于耳,一个又一个南荒部族的战士被烙上了屈辱的印痕,沦为了身不由己的奴隶。
大汉的额头上被烙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猩红图案——高耸入云的高塔上,悬浮着一颗血色的竖目。
“看看这力量,看看这块头,嘿嘿,跟头发狂的野牛一样活力充沛,他值一个好价钱!”轻巧的挥动着大斧,伽族战士得意洋洋的向四周的同伴吹嘘着。
“我喜欢这家伙!”一名身高和_图_书近四米的伽族战士快步走了过来,他身上穿着厚重犹如堡垒的全套重甲,但是行走时却一丝声音都没有。他手持牛角重斧,干净利落的一斧头砸在大汉的后脑勺上将他打晕了过去。
山谷内,一座方圆丈许的金属熔炉喷吐烈焰。
血色细丝钻进了大汉的身体,钻进了他的头颅,将他的身体完全控制后,散发出诡邪寒芒的细丝这才缓慢消失。大汉已经痛得浑身无力,被两个伽族战士用力拖拽着,犹如丢垃圾一样丢在了一旁。
帝刹懒懒的挥了挥手,慢吞吞的说道:“尊贵的女巫祭,不要说这些没用的废话。在南荒,我们血牙团不仅仅是实力最强的团队,也是后台靠山最硬的团队。”
“现在,说正经的,帝刹。”
“这次的失败,不能怪我们。你们的情报失误了,对方的实力比你们所说的要强了一大截。那个小家伙契约的巨型火鸦,那个叫做青茯的女人掌握了可怕的大型巫法,还有那个强得离谱的老家伙的突然出现……变数太多,看看我倒霉的弟弟,都成了什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