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章 开天

他们都被杀死,还被砍下了头颅。
饶是如此,姬昊的手臂依旧剧痛难当,将他从最深沉的绝望中唤醒,逼着他集中了全部的注意力。
站在姬昊肩膀上的鸦公长鸣一声,拍动着翅膀狠狠一道火柱喷在了血气上,但是这道血气依旧纹丝不动。
帝罗‘哈哈’大笑,他手一指天空血月,凌厉却又来无影去无踪的血光急闪,张开双手挡在蛮蛮身前的山神闷哼一声,额头上被洞穿了一个透明的窟窿,庞大的身躯沉甸甸的颓然倒地。
帝罗拔出了一柄长剑,狠狠的朝着姬昊指了指:“我记得,你砍掉了我的手臂,挖出了我的眼珠。野蛮的土著生物,你是怎么虐待我的,我要百倍、千倍的报复回来!”
“放开精神,由我暂时接管你的身躯,我施展‘开天’一式,应能帮你破开大阵。”
蛮蛮的护卫们纷纷跑下了台阶,他们站成一个半圆形,将姬昊和蛮蛮挡在了身后。
“逃啊,挣扎啊,快点,用尽所有的办法、所有的力气想办法逃啊!”姜媱挥动着双手气喘吁吁的咆哮道:“绝望啊,哭喊啊hetushu•com,我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你们赶紧想办法打破血月胧鬼杀阵,赶紧绝望的哭天喊地跪地求饶啊!你们逃不掉,我就杀了你们!”
“快,姬昊,我给你时间,我给你时间打破这大阵!”姜媱满脸通红,兴奋到了极点的笑道:“不要说做婶婶的欺负你,只要你能打破这大阵,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逃命!”
“小子,只能是用你自己的力量哦,不许借用这头该死的大乌鸦的力气!”帝罗犹如主宰一切的神灵,无比得意的笑了起来。
一名护卫低声喝道:“小主人,想办法离开,我们挡住这些家伙。”
帝罗轻哼一声,他手一指,一道血光激射而来,鸦公从胸膛到尾部被打穿了一个透明的小窟窿,浑身飚血的倒在了姬昊的肩膀上不断挣扎抽搐。
姬昊的神魂空间中,虚影‘隆隆’开口了:
虚影深吸一口气,冉冉在白色圆碟上站起。这么多年来,姬昊第一次见到他站了起来。
蛮蛮俏丽的面孔一阵难看,她缓缓掏出了不久前用来重伤山神的令牌,低声说道:“http://www.hetushu.com没有太阳,阿爸给我的令牌没有补充太阳真火,没用哩……平时阿爸、阿姆给我的那些宝贝,我嫌带着太麻烦,都没带在身边哩。”
姬昊默然不语,只是怒视姜媱。
‘呵呵’尖笑声突兀的传来,身穿华服扭捏作态的姜媱慢悠悠的从血雾中走出,一手拎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从台阶上丢了下来。‘咚咚’声中,人头从台阶上滚落,沿途洒下了大量半凝固的血迹。
“没用的,蠢货!”帝罗一把将手中的蔷薇花捏成粉碎,指着姬昊无比猖狂的大叫起来:“没用的!这是‘血月胧鬼杀阵’,是脩族我血月一脉的大匠为我们血牙团铸造的战役级法阵,你们根本不可能破开这阵法的封锁,你们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
“姜~~~瑶~~~”姬昊浑身青筋凸起,声嘶力竭的指着姜媱厉声喝道:“我一定要杀了你这贱货!还有姬枢、姜僰,和你有关系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他慢慢的把同样浑身僵硬的蛮蛮放在地上,小丫头已经满脸是泪,拼命眨巴着眼睛看着荧焱http://m•hetushu•com的尸体:“老焱,呜呜……老焱……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你孙儿孙女了……呜呜,你不要死!”
荧焱就这样被轻松击杀!
姬昊一咬牙,没有丝毫犹豫,全部精神力量瞬间全部缩回了紫府元丹中。
看他们血肉模糊的面孔,少年们临死前是多么的绝望和恐惧。
“叫啊,快叫啊,嘻嘻,我知道你一定心痛得很,一定愤怒得很!阿武被你杀掉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心痛,这么愤怒啊!”姜媱的面孔逐渐扭曲,她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原本美丽的眸子骤然充血,变成了可怕的猩红色。
姬昊浑身冰冷的看着头顶血月,半晌说不出话来。
血光一闪、再闪,挡在蛮蛮面前的护卫们一个接一个的倒地,他们要么胸膛被洞穿,要么小腹被撕开可以见到蠕动内脏的伤口,要么就是胳膊、腿儿被砍了下来,总之所有人都重伤倒地,不由自主的发出痛苦的呼声。
荧焱就这样被轻松击杀?
“你知道我有多心痛么?我的儿子,阿武,那是我的儿子!”姜媱厉声咆哮道:“就算他要被人杀死,也只能是m.hetushu•com我,只能是我!不应该是你们这群下贱的火鸦部的蠢货!”
“我姜媱,是毕方部大巫祭的女儿,我血统高贵,我出身不凡,我是最尊贵的姜媱,我的儿子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人!他居然被你这个小杂种给害死了!”姜媱已经歇斯底里语无伦次,双手痉挛犹如鸡爪子一样疯狂的舞动着。
这是姬昊带来的三千火鸦部的少年,他们全都死了!
姬昊手指上血肉炸开,闪烁着淡淡光芒的指骨带着大片鲜血,轻轻的划在了面前挡路的血气上。
无声哭泣的蛮蛮双手紧紧抓着姬昊的胳膊,天生的恐怖蛮力抓得姬昊筋骨‘咔咔’作响。如果不是姬昊刚刚吸收了大量的地脉元乳和一块地元结晶,蛮蛮早就扭断了他的胳膊。
一声巨响,雷光在血气上炸开。
十几个护卫面色顿时变得一片惨白,无尽的绝望充盈双眸。
看似朦胧柔弱的血气纹丝不动,火雷爆开,大片火光电芒四射,滚滚热浪扑面袭来,冲得姬昊长发一根根笔直的向着脑后竖起。
“小家伙,这些天,我研究你的丹经,结合我自己的力量,也琢磨出了一http://www.hetushu•com些玄妙。”
姬昊怒吼,他转过身,连续数十道雷火轰在血气上。
虚影摆出了一个奇异的动作,姬昊的身体也随之摆出了这个动作。伴随着虚影轻轻一挥,姬昊伸出右手食指,玄而又玄的划出了一道无法形容的弧线。
山神的伴生异兽发出凄厉的悲鸣,围绕着山神急速打着转儿,不断发出受伤小狗一般的鸣叫。
百多名皮肤黧黑的血牙团仆兵怪笑着走了出来,他们手中拎着大堆头颅,一个接一个的从石阶上丢了下来。数千个头颅‘咚咚’有声从台阶上滚落,那等场景犹如噩梦,让姬昊心头一股恶气突然直冲头顶。
姜媱扭动着纤细的腰肢,笑着站在了帝罗的身边,‘咯咯’娇笑着向姬昊勾了勾手指:“想要杀我?来呀,来呀!看看,你们火鸦部这么多小崽子被宰了,你心痛不心痛?”
“给我,破开!”姬昊嘶声怒吼,轻喝了一声真言秘咒,右手一团火光汹涌,赤红色的火光在九字真言丹经的控制下发生奇妙的变化,吸纳了天地间游离的天地灵气后,凝成一团人头大小的红色雷光,狠狠的轰在了身后百丈外的一抹血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