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三章 逃杀

这些箭矢的力道惊人之极,短短三尺长的箭矢,居然轻松贯穿了七八人合抱粗细的树干,在大树上射出了人头大小的透明窟窿。
手握住星斑菇,缓慢的向后缩回,姬昊警惕的看着鸟巢中的两只大鸟。
但是她知道姬昊要摘取的,肯定是对自己有好处的。起码这一路上,姬昊给她灌下去了十几种苦涩难当的药汁,这些药汁让她的伤势回复了许多,身体也轻松了许多。
四周数百血牙团战士涌了过来,但是已经找不到姬昊的身影。
姬昊狂啸一声,反手拔出长剑,头下脚上的从大树上倒栽了下去,三十支箭矢险而又险的擦着他的身体射了过去,‘咚咚’有声的射入了树干中。
一颗滴血的獠牙虚影在空中出现,四周密林中同时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唿哨声,血牙团的大群战士迅速向这边赶了过来。
姬昊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慢慢的向星斑菇伸出了手:“像你阿爸给你的那些保命的东西,无论是巫宝还是巫药,都要随时带在身上。你也和-图-书看到了,就算是荧焱阿叔,也不是随时都能保护你的。”
金顶斑鸠不算什么太厉害的凶禽,但是它们的叫声很尖锐清扬,能在密林中传出老远;如果惊动了它们,可就躲不开那些正在四处山林中疯狂搜索的血牙团的人了。
一刻钟后,姬昊将找到的几株药草放在了掌心,用力的将它们碾碎搅成了药汁,一点一点的喂进了蛮蛮的嘴里。蛮蛮下意识的吞咽着药汁,滚烫的身体变得清凉了一些,背后的伤口不再流血,有一层很淡的透明的薄膜,将伤口勉强遮挡了起来。
这一轮挥砍,姬昊将虚影开天一击中的一丝微不足道的韵味加了进去。
蛮蛮暗自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紧紧记住姬昊的话,以后再也不把阿爸特意赐下的各种保命的巫宝和巫药随意的到处乱放了。
一株牵机断续草,一条百节千金藤,三朵虎牙蓝呙朵花……雨季是个天大的麻烦,不仅仅是各种动物,就连平日里比较轻松能找到的药草,都很神和-图-书奇的销声匿迹了。
圆球撞碎大片枝叶,飞上离地里许的高空,‘轰’的一下炸开。
“药,药,救命的药!”
小心翼翼的顺着树杈爬行了几步,姬昊眼睛一亮,在一个硕大的鸟窝边发现了一枚闪耀着淡淡银光的星斑菇。这种蘑菇常年汲取星辰之力,蕴藏了极其强大的精气能量,有着很强的药力。
鸟巢中,两头硕大的金顶斑鸠懒洋洋的蜷缩在一块儿,偶尔有雨点溅在它们身上,两头大鸟就微微颤抖一下,紧闭的双眼却丝毫不动。
她不认识星斑菇是什么,以她的出身,也没必要学习这些东西,她需要任何巫药,甚至是传说中的那些绝传、秘传的巫药,都会有大把的巫祭殷勤的献上来。
自己的阿爸,似乎是真的错了啊。
但是越害怕什么就越来什么,一头金顶斑鸠突然睁大了眼睛,姬昊反应极快,出手如电,依旧血肉模糊的右手一把抓住了这头大鸟的脖子,‘咔嚓’一下扭断了它的颈骨。
姬昊头朝下的坠了下来,m.hetushu•com身体在半空诡异的转了一圈,右手急速挥动,从黑水玄蛇部大巫手中缴获的利剑带起点点寒光,循着一丝奇异的弧线轨迹,无声无息的劈了出去。
“你没错,你阿爸错了。”姬昊反手轻轻的拍了拍蛮蛮的脑袋,另外一只手已经抓住了星斑菇。
如果自己有稍微多一点点的丛林战斗经验,如果自己有稍微多一点点的危机感……甚至是,如果自己不是从小就娇生惯养,而是像姬昊这样努力的修炼、锻炼,以自己的尊贵血脉,如果现在已经激活了血脉之力,身后追杀的血牙团又算什么呢?
这是用来配制高级疗伤巫药的上好材料,当然生吃也能发挥一定的效力。
蛮蛮犹如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骇然瞪大眼睛看着姬昊——她的阿爸错了?在南荒,还从来没人敢说她的阿爸任何坏话呢。但是姬昊就这么轻松自如的说了出来,而自己也居然不感到任何的反感?
“蛮蛮错了,蛮蛮没用!”蛮蛮咬着牙,低声的咕哝着。
和图书蛮蛮用力的点了点头,双手死死抓着姬昊的肩膀,紧张的看着他的动作。
但是另外一头金顶斑鸠惊恐的拍打着翅膀,猛地睁开眼睛嘶声尖叫起来。
浓浓雨幕中,姬昊背着浑身滚烫的蛮蛮,小心翼翼的在浓密的枝叶中攀爬着。
‘啾啾’的叫声传出了数百丈远,姬昊所在的大树左边两百五十丈和右侧一百七十丈的地方,同时传来了急促的踏水声。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后,一左一右,分别有八个和十二个皮肤黧黑的血牙团仆兵冲了出来。
“蛮蛮,以后要学会保命的手段。”姬昊将蛮蛮背在身后,用一条柔韧的长藤将她牢牢地绑在了身上,一边行动一边低声叮嘱着:“这里是南荒,不管你阿爸和阿姆有多厉害,不管你多少阿哥和阿姐,不管有多少人听你的命令,在南荒,要自己的拳头足够大,才能保命啊!”
只有在枝叶极其浓密的大树下面,在雨水无法侵蚀的地方,才能找到一些合用的、药力足够强大的药草。
剑光空灵玄妙,撕开了十四和图书名血牙团战士的招式中最脆弱的一点,狠狠贯穿了他们的喉咙。剑气奔涌,十四颗血淋淋的头颅冲天飞起,姬昊背后金红色火光一闪,两条羽翼一闪而逝,带着他迅速没入了茫茫密林中。
“他们在那里!”十四个手持重剑大斧的血牙团战士大步向这边冲了过来。另外六名战士中,五人手持金属丝弦的强弩,对着姬昊远远的就是连续三十支弩矢激射而来,剩下一人则是一抖手将一颗拇指大小的圆球丢上了天空。
“阿爸错了,蛮蛮也错了!”蛮蛮死死咬着牙,后背的伤口突然抽搐了一下,一股可怕的邪力正顺着血液的流动侵蚀全身。蛮蛮唯恐姬昊分神担心,咬着牙强忍住了那种五脏六腑都好似刀搅一样的痛苦。
这次她受了伤,身上居然找不到一颗可以救命的巫药,而她阿爸赐下的巫药中,可以起死回生的神药都有无数啊。至于说巫宝,如果她不嫌麻烦,将那些威力可怕的巫宝都带几件在身上,就算帝罗的那座血月胧鬼杀阵,她也可以依仗那些巫宝轻松破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