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九章 碎瑶

洪水泛滥的河流,只要能冲进河里,就算是大巫也极难从河水中把姬昊抓出来。
但是帝罗大声喝令,同时四周奔涌的空气也告诉他们——帝罗已经施展了自己的天赋神力。
血牙团的人同时动了。
手中利剑挥动,剑气喷薄数丈,姬昊厉声嘶吼,犹如受伤的猛兽发出绝望的咆哮。剑光凌厉,一道道弧形剑气切开了剑锋蜘蛛的金属腕足,顺带着撕开了骑乘在上面的仆兵的身体。
不然的话,数百张强弓硬弩同时攒射,就算姬昊速度再快一倍,也难以从密密麻麻的箭矢中安然逃脱。
“小家伙,你的好运气用光了。”帝罗得意洋洋的搭着姜媱的手,眉心竖目中风影旋转,一步一步的向姬昊逼了过去:“感受到了么?除了无法让你动弹,我掌控的风,应该拥有血月独特的力量。你的精血,是否是在溃散?你的力量,是否正在消失?啊,伟大的血月,至高无上的九月中最神秘的血月啊,我赞美你!”
血牙团,乃至血牙团所属的势力有着极其严苛的阶级制度和图书,帝罗不仅仅是血牙团的首领,他更出身三眼虞族,他是三眼虞族的贵族血脉;这些伽族战士虽然实力都比帝罗强悍,但是他们出身伽族,而四眼伽族在阶层上就是比三眼虞族低了一大截。
一步十丈,姬昊连冲五步,眨眼间就杀穿了仆兵的阵列,穿透了后方围堵的仆兵队伍。剑光纵横,两百多仆兵浑身鲜血淋漓的飞上了半空,魁梧的身躯在半空瓦解,变成一段段血肉残躯洒落。
近百名伽族战士已经从四面八方围堵了上来,他们的效率可比那些仆兵高多了。甚至有三个实力强悍的伽族战士,他们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姬昊的肩膀。
姬昊‘咯咯’一笑,他从怀里掏出了当日蛮蛮用来重伤山神的令牌。
“围住他,让我亲自俘虏他。”帝罗信心满满的咆哮着,呵斥着那些已经快追到姬昊身后的伽族战士。
百丈、九十丈……六十丈、五十丈……
疾奔的姬昊动作越来越慢,空气变得越来越粘稠,四周无形、有形的风捆住了他的身和_图_书体,让他步履艰难。急速奔走带出的残影骤然消散,姬昊咬牙切齿的向前迈动步伐,但是风紧紧的贴着身体,任凭姬昊用尽了力气,却再也难以寸进一步。
方圆里许的空气剧烈的波动着,无数雨点被急速奔涌的风搅动,随着突然加剧的风暴在空气中急速穿梭。‘嗖嗖’声中,一条一条水缸粗细的青色风龙浮现,无数晶莹剔透的雨珠混在风龙中疾飞,偶尔风龙扫过山石,坚硬的山石居然被雨点一穿而过,打出无数透明的窟窿。
帝罗吐着血重重摔飞了出去,所有伽族战士同时身体一僵,不知所措的看向了帝罗。
“你们都是侏罗兽么?不,侏罗兽还能用来吃,你们还有什么用?”帝罗声嘶力竭的尖叫喝骂,大踏步的向姬昊追了过来。一道道青色的狂风环绕在他身边,他眉心竖目张开,方圆里许的空气突然剧烈的奔涌起来。
姬昊也动了。
这一次,姜僰赐下的玉符并没能挽救她的生命。
他一把抓起蛮蛮,将她甩到了背上。流光火翼伴随着轻微和_图_书的鸦鸣声从火光中喷薄而出,体内伤势未愈,姬昊使出的流光火翼比平日小了许多、也黯淡了许多。
但是姬昊依旧带起了数十条残影,在一道突如其来的狂风帮助下,向着后方湍急的河流奔去。
三个伽族战士下意识的放缓了动作,任凭姬昊向前继续狂奔。
帝罗身上的长衫爆出夺目光芒,九颗血色的宝石从他的长衫中冒出,组成了一个扭曲的符文,死死挡在了红光前。伴随着刺耳的爆鸣声,九颗宝石逐次爆炸,消耗了大半的红光击碎宝石,狠狠洞穿了帝罗的胸膛。
这几天虽然不见太阳,但是姬昊将这块令牌和重伤的鸦公放在一起,鸦公体内扩散出的热力,蕴藏了一部分独特的太阳之力。这块令牌吸收鸦公泄露的太阳之力,已经补充了七八成的力量。
帝罗气急败坏的咆哮着,疯狂的咒骂着自己‘无能、无用’的属下。姬昊和蛮蛮显然都身负重伤,这么多血牙团的精锐,居然无法阻挡姬昊的逃窜?
赤红色的令牌上火光熊熊!
姜媱的身体重m.hetushu.com重的落在地上,她的头颅被红光彻底蒸发。
而刚刚姜媱将那块兽皮地图丢了出来,兽皮地图贴在了姬昊的胸膛上,一股博大、恢弘的太阳气息蜂拥而来,这块令牌已经被充满了能量!
大群剑锋蜘蛛围堵了上来,剑锋蜘蛛上有皮肤黧黑的仆兵翻着厚厚的嘴唇大声的咆哮着,他们举起了强弩、拉开了硬弓,瞄准了姬昊的身体,却迟迟不敢射出箭矢。
姬昊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他的确感受到,帝罗控制的风中,不仅仅有风的力量,还有一种阴寒、粘稠的气息,正不断的顺着毛孔想要钻进自己身体,侵蚀自己的精血,剥夺自己的力量。
雨季,南荒密林的每一条河流都泛滥成灾。姬昊身后的大河奔腾翻滚,犹如一条黄色的怒龙在嘶吼挣扎,宽达数里的河面上有无数的漩涡相互撞击吞噬,更不时掀起数丈高的浪头。
令牌上浩浩天威喷涌而出,姜媱捏碎的血色玉符放出一道红光裹住了她,但是令牌天威一出,红光骤然粉碎。
帝罗的脸骤然僵硬,他下意识的一把掐住了http://m.hetushu.com姜媱细嫩柔韧的脖子,将她挡在了自己面前。姜媱嘶声尖叫着,她也发现了不对,她惊恐的掏出了一块血色玉符,将它一把掐碎。
他回头看向帝罗,这家伙正得意洋洋的带着姜媱一步步的逼近,一步步的向自己不断逼近。
令牌上一道红光激射而出,洞穿了姜媱的头颅,随后狠狠打在了帝罗的身上。
尤其是那些仆兵,帝罗愤怒的威吓着一定要把这些仆兵的家属贬为最下贱的奴婢——他们都是小巫境的实力,好些人的实力比姬昊高出一大截,但是他们居然被姬昊轻松的突破了封锁线?
趁着这个机会,姬昊死死搂着蛮蛮,一头扎进了奔涌的大河中。
所以他们近乎本能的遵从帝罗的命令,不管这个命令在他们看来有多么的多余和愚蠢。
姬昊抓着令牌,蛮蛮也伸手抓住了令牌,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帝罗要生擒活捉姬昊的命令,让这些仆兵战士束手束脚,唯恐伤到了姬昊的要害。
十几头剑锋蜘蛛痉挛的倒在地上,被切开的肢体附近火花四溅,不断发出符文爆炸的轰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