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一章 文命

方圆千里的地面微微一动,一股浩然天威微微一闪,帝罗,以及他带来的大群血牙团的精锐战士突然凝固不动。他们脸上的表情彻底僵硬、冻结,随着一阵山风吹过,帝罗和血牙团的战士们同时化为一片烟尘随风飘散。
听了姒文命和蛮蛮的话,姬昊心里又是一动。蛮蛮的阿爸老祝融?祝融氏么?姬昊好容易才运气控制住了激荡的心情,果不其然,蛮蛮是传说中的南荒主宰的女儿。
在火鸦部的巫祭们给部落中娃娃们讲述的传说中,南荒最至高无上的主宰祝融一族,他们不是人类,而是神灵,真正的那种神灵。祝融一族的族长祝融氏,就是天地间掌控一切火焰的火神,也就是南方正神。
方方正正的面孔,有神的眼眸中目光凝而不散,给人一种很宽厚、很可靠的感觉。姬昊看到中年男子的时候,甚至一时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姬夏一样父爱宽厚的气息。
鸽子好奇的看着姬昊,不断‘咕咕’的轻轻叫着。
蛮蛮诧异的看着中年男子:“阿叔http://m.hetushu•com,你认识我阿爸?”
姒文命抽了抽鼻子,大手按在了蛮蛮后背的伤口上,掌心一片厚重的黄气喷涌,那一抹在蛮蛮伤口纠缠不去的血气被黄气霸道的抽了出来。黄气一阵旋转,血光很快就被磨成了一缕青烟消散。
鸦公从姬昊的怀里探出头来,有气无力的看着鸽子,两只鸟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着,不时发出‘咕咕’和‘嘎嘎’声。
中年男子身上并没有任何异样的气息,就和山林中随处可见的古木、大石一样,淡泊、自然。甚至火鸦部一个巫人境第一层的战士,身上的气息都要比他凌厉、刚猛得多。
‘叮叮当当’一阵响,帝罗和血牙团战士们的铠甲、兵器,所有的配饰纷纷坠落。
“是血月的腐蚀之力。”中年男子皱起了眉头,轻轻冷哼道:“果然是一群恶鬼在你们后面。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在南荒,已经横行霸道到这种程度么?小丫头,你阿爸……嗯,你阿爸不在南荒么?”
中年男子的hetushu.com衣饰很普通,普通得就好像南荒丛林中随处可见的一株茅草。
蛮蛮抓住了姬昊破破烂烂的袖子,眼泪一下子就冒了出来:“阿爸不在,蛮蛮偷偷溜出来玩……老焱死了,蛮蛮的护卫都死了,呜呜,有个毕方部的恶女人勾结那些恶鬼,杀了老焱他们!”
中年男子笑着点了点头,用力的拍了拍蛮蛮的小脑袋:“我叫姒文命,的确和你阿爸认识。你当年出生的时候,你阿爸还从我手上敲诈了一百颗黄中李给你打熬身子呢。”
姬昊火烧火燎般的五脏六腑顿时一片清凉袭来,身体内无数的暗伤迅速愈合,毛孔中无数漆黑的淤血化为细细的血丝不断冒出,很快淤血就在他皮肤上堆积起了一层厚厚的血痂。
姬昊和蛮蛮同时张大了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咕咕’、‘咕咕’,一只黑白相间的鸽子从中年男子的袖子里飞了出来,叼着一条稻穗站在他肩膀上,仔仔细细的啄食起来。
中年男子从玉瓶里倒出了两颗拇指大小的药丸,手指hetushu.com一点,药丸炸开,化为两条绿色雾气分别钻进了姬昊和蛮蛮的身体。
倾盆大雨被狂风卷着,呼啸着拍打了下来。
右胸被破开了一个透明窟窿的帝罗,在两个三眼青年的搀扶下,骑着一头金属蜈蚣顺着河道疾驰而来。上千伽族战士,近万仆兵,一个个凶神恶煞般的鼓噪呼啸朝着这边奔跑了过来。
用粗麻制成的短袖上衣,同样质地的过膝短裤,脚踏一双细藤编成的牛耳麻鞋,一头长发在一根柔韧的青草牢牢的扎在脑后,简陋简单的服饰却整洁异常。
对于‘神灵’的这个说法,姬昊一直持不置可否的态度,祝融一族很可能只是一个极其强大的部族,他们将神灵的帽子扣在了自己的头上。但是他的确对祝融一族充满了好奇,而现在,祝融氏的小女儿蛮蛮,居然真真切切的坐在自己身边嚎啕大哭。
血月之力消散,蛮蛮的伤口在绿气滋养下迅速愈合,她张嘴吐了几口淤血,精气神一下子就完全恢复,劲头比姬昊还要充沛了许多。
“呵呵,小和_图_书家伙睡醒了。”中年男子扶着姬昊和蛮蛮,小心的让他们坐在了河边一株大树下,伸手从腰间一个兽皮缝制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玉瓶。
蛮蛮则是小脸蛋扭曲着,不断的扭动肩膀。她背后那个伤到了肺部的伤口急速的蠕动着,一层绿光、一片血光不断的相互摩擦冲击,丝丝血水不断流淌出来,破坏和治愈,两种对立的力量冲突,带给了蛮蛮巨大的痛苦。
姒文命用手指沾了点蛮蛮吐出的淤血,仔细的凑到鼻头嗅了嗅,这才笑道:“嘿,没认错人,你的确是老祝融的女儿。如果你阿爸在南荒,谁敢把你打成这样,早就被烤干了制成了柴禾吧?”
但是中年男子身上干干净净的,一滴水印都没有,一点泥浆都没有。甚至他扶住姬昊后,姬昊和蛮蛮身上也没有半点雨点落下。风还是那些风,雨还是那样的雨,但是在中年男子的身边,风和雨无法侵入半点,就好像姬昊和蛮蛮所在的这一小块地方,本来就风和日丽不应该有任何风雨一般。
姒无命笑着和-图-书拔出了背后背着的黑铁剑,简简单单的一剑向前刺去。
而他的身形和南荒的战士相比就显得稍微矮小了一些,只比姬昊高出了一个多头,和火鸦部那些动辄三米开外的大块头没法相比。但是他的体格并不显瘦弱,相反他站起来的时候,行动之间给人的感觉格外的浑厚、厚重,就好像一头熊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姬昊一直看着姒文命,总觉得这名字有点熟悉。
伸手拍了拍蛮蛮的脑袋,姬昊淡淡的说道:“好了,蛮蛮,姜媱那个恶女人,已经被我杀了。”
河面上突然传来了尖锐的、怨毒的咆哮声:“你杀了姜媱!该死的小杂种!我要把你千刀万剐!该死的,我还没来得及品尝她的味道,你就把她的给打爆了,我对死人可一点兴趣都没有!”
但是姬昊看着他的时候,却感到,中年男子就好像一座广袤无边的大海,不知道其宽广,不知道其深浅。他给姬昊的感觉,甚至比阿宝还要深不可测,还要深邃神秘许多。
“果然,是恶鬼!不碰到也就算了,既然碰到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