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二章 回归

一片明晃晃的坦途出现在姬昊面前,他全身精血突然疯狂的波动起来,他低沉的呼啸着,四方虚空各种属性的天地元气滚滚而来,宇宙八极中不可形容的神秘力量在九字真言的催动下,纷纷凭空出现在他神魂空间,直接注入了已经压缩成实质的紫府元丹。
姬昊盘着双腿,用肩膀撑着蛮蛮,微微眯着眼睛,默运九字真言丹经内温养灵魂的法门恢复精力。四周天地元气不断的向姬昊身体汇聚过来,循着身体内各条经络连续运转几个大周天后,纷纷化为精纯的丹元法力融入紫府元丹。
鸦公从姬昊怀里探出个头来,震惊的看着随风化为粉尘的血牙团所属。
豹子、猛虎、巨象、猛犸……短短一刻钟的功夫,数百头巨兽络绎赶来。姬昊和蛮蛮忙碌着将那些掉落在地的甲胄、兵器捡拾起来,用树藤仔细的绑扎了,架在了这些巨兽背上。
骑在野牛背上的姒文命感受到四周天地元气的奇异波动,他好奇的回过头来,深深的向姬昊看了一眼。
更重要的是,姬昊年纪还这么小,他还出身南荒一和-图-书个衰落的部族,并非蛮蛮这样的天潢贵胄出身,他的资源,他得到的巫法传承,在姒文命看来都是微不足道的。
不多时,又是几头斑斓巨虎冲了过来。
蛮蛮抓着姬昊的袖子,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不要,蛮蛮不缺甲胄、兵器呢。全部给姬昊吧,他们部落肯定缺这些。”
姬昊没有精力注意姒文命,他只是潜心苦修,恢复体力、调养精血的同时,他还在默默汲取这一路生死追杀带来的大恐怖、大欢喜。
它们刚开始也对姬昊、蛮蛮充满了戒心,但是在姒文命的灵魂波动感召下,这几头巨虎很快就打消了警惕心,近乎眉开眼笑的凑了上来。
姒文命的眸子里一抹深邃的神光旋转,仔细上下打量着姬昊。在他眼里,姬昊的身体就好像一个漩涡,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正不断向他身体汇聚进去,然后彻底消失在他黑洞一般的身体深处。
上万精锐,其中大巫级的高手数以百计,居然被姒文命一剑击杀。更让人觉得心里发冷的是,这一剑无声无息击杀万人,却连一件www•hetushu•com铠甲都没破坏,山林中甚至一片树叶、一支茅草都没损毁。
耸耸肩膀,姒文命很自在的笑道:“反正我也没什么特定的目标去,走到哪里,算是哪里。”
“这娃娃,我要定了!”姒文命用力的拍打着额头,无声的大笑起来。
姬昊和蛮蛮好奇的看着姒文命接下来的动作,他伸出手指,在松软的湿泥地上划了一个复杂的符文,右手轻轻的按在符文正中,低声的念诵起了咒语。
姬昊凭借着刚刚激活血脉之力的小巫境初阶的修为,居然能够接连斩杀大巫级的伽族战士,在血牙团的疯狂追杀下带着蛮蛮一路遁逃数千里地,这让姒文命都叹为观止。
收拾那些甲胄、兵器的时候,姒文命已经从蛮蛮嘴里,打听出了他们这些天的遭遇。
突然姬昊睁开双眼,眸子里一抹紫气喷出三尺多远。
有了姒文命这身手强得如神如魔的大能伴随,姬昊和蛮蛮终于彻底放松了。
懒洋洋的挥了挥手中黑铁打造,造型古朴、大方,通体漆黑没有任何光泽,甚至刚才那一击的时候,就和_图_书连一枚符文都没有亮起的长剑,姒文命从肩膀上扯下一条麻绳,把长剑缠吧缠吧,又挂在了背后。
姬昊也不矫情,笑着咳嗽了两声,将身体内最后一块淤血咳得吐了出来,重重的呼吸了一口清气,浑身轻松的向姒文命鞠躬行了一礼:“长者赐,小子不敢辞,就全收下了。这些都是好东西,我们火鸦部还真没多少这种精良的甲胄、兵器呢。”
就是凭借这微不足道的资源和传承,姬昊能够有如此辉煌的战果,姒文命不由得一阵心动。
“小家伙有点意思。”
这一剑的威力惊天动地,这一剑同时又风轻云淡。
耗费了两个多时辰,将一切都收拾妥当了,姒文命骑着一头壮硕的野牛在前方开路,姬昊和蛮蛮骑在一头矫健的巨豹背上紧随其后,大队猛兽排着整齐的队伍,迅速穿进了密林,向着火鸦部的方向行去。
姬昊眯起了眼睛,敏锐的精神力量向四周发散开,他能清晰的感受到一波一波奇异的灵魂波动从姒文命的身体内扩散开去,瞬间就传遍了方圆千里的山林。
数天数夜的连续追杀http://m.hetushu.com,两人接连被重创,蛮蛮早就疲累欲死,几乎是刚刚坐在豹子背上,她就脑袋一歪,靠着姬昊的肩膀死死睡去。
“嗯,好久没动手了,有点手生了,差点把他们身上的宝贝都给毁了。”姒文命笑呵呵的一伸手,一柄精光四射、造型精美,手柄上还镶嵌了密密麻麻百多枚各色宝石的利剑就自行飞入了他手中。
姒文命笑着点了点头,他摸了摸站在肩膀上盯着鸦公大量的鸽子,语声宽厚的说道:“嗯,那就这样吧。姬昊,你是火鸦部的娃娃?火鸦部,火鸦部,这里出了这些事情,我干脆顺路去火鸦部走一趟吧。”
低沉的咆哮声远远传来,伴随着树枝折断的声响,很快就有两头体长五六丈的黑豹踏着黑烟疾驰而来。两头大豹子远远的看了姒文命一眼,眯着眼感受了一下姒文命身上散发出的灵魂波动,原本低沉的咆哮声就变成了温柔的‘呼呼’咕哝声,摇摆着尾巴欢快的凑了上来。
这等元气波动,不要说小巫境的战士,就算是大巫级的巫祭,没有数十年的巫法祭炼,也做不到啊!
紫府元丹上http://www.hetushu.com九枚金灿灿的真言符印凝聚,虚态的紫府元丹正迅速向实质的金丹发生某种天翻地覆、不可逆转的神奇进化。
他只觉心中一片通明,曾经在前世牢牢挡在他灵魂前方的一重黑幕突然被瓦解了。
“嘎!”
姬昊呆呆的看着那些坠落在地,还在不断摇晃的甲胄、头盔,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姒文命的实力,姒文命的境界,姬昊已经无法想象。能够将灭绝一切的恐怖威能,化为如此轻描淡写、犹如蜻蜓点水的一剑,姬昊无法想象这需要何等力量才能做到。
“是个好娃娃,唔……不知道断奶了没有,一头小雏鹰,有胆子离开巢穴远飞么?”
“这剑不错,花俏了点,但是真功实料,是好东西呀,拿回蒲坂,能换上千头大牲口,上千缸好酒呢。”姒文命抚摸着锋利的剑刃,手指轻弹剑身,笑着向姬昊点了点头:“按照南荒的规矩,大家见者有份,哈,我拿走这柄剑回去换酒,其他的嘛,你们两个小娃娃分了吧!”
姒文命惊骇的看着姬昊,方圆百里的天地元气,都在姬昊身体内某种神奇力量的搅动下疯狂的波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