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六章 神卫

姬夏愤怒的挣扎着,但是他身边的两个赤甲战士死死压制着他让他动弹不得。
“蛮蛮,这家伙是谁?”姬昊狠狠指了指那俊俏的青年。
深可及骨的鞭伤,伤口上附着的火焰,细细的火苗舔舐着微微带着金红色的骨骼,发出细微的‘啵啵’声。自幼修炼巫法神通,在巫祭们身边见多识广的姬昊知道,这是骨髓被特殊的火焰生生炼出骨油的声音。
“撼动你本命白莲,很了不起么?”姬昊冷笑,反手掏出了还没还给蛮蛮的那块杀伤力巨大的令牌。
普莲骇然看了过来,一眼就看清了姬昊稚嫩的面庞,他不由得惊呼道:“小子,你多大点年纪,居然能撼动我本命白莲?”
一声巨响,普莲身上防御力不弱的赤红长袍炸开,贴身的软甲继续炸开,胸膛深深凹陷进去,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惨叫都没能发出一声的被蛮蛮一脚踢飞了十几里地。
姬昊站在冷溪谷的护墙上,远远的看清了这一切。
姬夏魁梧的身体就因为这样的剧痛,痛得浑身抽搐,痛得浑http://www•hetushu•com身冷汗不断流淌下来,但是他丝毫没有软弱的哭喊求饶,而是直愣愣的盯着那趾高气扬的青年,一个字一个字无比坚毅的说道:“昊,是我的儿子,他才不会做出你说的事情。”
再定睛一看,姬昊心头一口恶气突然冲了上来,他的眸子骤然变成了一片血色,滚滚血光犹如实质从他眸子里喷出三尺多远。冷溪谷外的天地元气剧烈的波动着,方圆十里内的雨点突然凝固在空中,然后被无形的旋风强迫着,以姬昊为中心急速的旋转飞掠起来。
这一击沉重异常,饶是姬夏有着大巫的实力,肉体坚硬至极,比钢铁还要坚固百倍、千倍,仍然被细细的鞭子抽得血肉横飞。
青年淡然一笑,右手轻轻一挥,一条长有二十几丈,小拇指粗细的火红色长鞭带着刺耳的啸声狠狠抽了下来,重重的抽在了姬夏的后背上。
姬夏怒吼道:“姬昊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普莲骤然看到这块令牌,他顿时嘶声叫道:“www.hetushu.com大胆,你谋害了蛮蛮,居然还敢动用她的……”
姬夏痛得浑身抽搐。
姬夏厉声痛呼,这一次青年下了重手,不仅仅背上一大条肌肉被抽飞,他的几根骨骼也被打得裂开,红色的火苗顺着骨头上的裂痕,慢慢的侵入了他的骨髓,直接在骨髓中燃烧起来。
雨点撕开空气,发出‘嗤嗤’声响,紫府金丹急速旋转,丹元法力犹如潮水波涌,姬昊身后一团火光喷出,金红色的火光中,两枚圆溜溜的火鸦眼眸疯狂的燃烧着。
护墙上空荡荡的,所有火鸦部战士都聚集在山谷中,护墙上一个人都没有。
‘咚’的一声巨响,普莲的白莲被一股可怕的暴力轰碎,蛮蛮大声咆哮着,犹如发狂的母暴龙,飞扑到了普莲面前,一脚倾尽全力的踢在了普莲的胸膛上。
普莲呆了呆,然后轻蔑的笑了笑。
一个骑在火蛟上的战士呆头呆脑的尖叫起来:“你敢,你敢杀死祝融神族的神卫?”
原本这块令牌使用一次,就必须在太阳下暴晒一天才能hetushu.com再次驱动,但是姬昊将它和鸦公、还有那块兽皮地图放在一起,两者每隔几个时辰,也能为它充满能量。
“我阿爸!”姬昊低沉的咆哮了一声,然后指着姬夏身后一个躺在泥泞中,不断吐血的美丽妇人冷笑道:“我阿姆……我阿爸皮粗肉厚,惊得打,但是我阿姆……”
他张开嘴,轻轻吐出一口气,一朵拳头大小的白色莲花从他嘴里冉冉喷出,淡淡白光喷涌,拳头大小的白莲花眨眼间就膨胀到米斗大小,放出一片方圆数十丈的白光笼罩住了他身边的战士。
普莲轻佻的笑道:“证据确凿……先杀了这女人!五兽裂体,我想看看,她要是被撕成了几片之后,还会有现在这么美丽迷人么?”
几个骑在火蛟上的战士跳下了坐骑,他们拎着拇指粗细,不断喷吐着火苗的锁链大步走向躺在地上吐血的青茯。几头火蛟兴奋得仰天长啸,不断喷出大片的火星。
姬昊仰天长啸,身体划出一条长有数里的红色火光,重重的落在了不断吐血的青茯身边,急忙打出了一和_图_书道九字真言法印,凝聚四周天地之间的生命气机,不断融入青茯体内。
身体剧烈的抽动了一下,姬夏放声咆哮起来:“贪图财宝,杀人谋财,犯事潜逃,这些事情,昊不会做!”
冷溪谷骤然被闪烁的水光充斥,漫天都是银色水光刺眼,密密麻麻无数的雨点凌空激射,那等声势犹如无数飞蝗漫天飞舞,凭空让人有一种末日降临的恐怖感觉。
那是抽筋扒皮、敲骨吸髓都无法形容的绝顶痛苦。
蛮蛮一个虎扑冲了过去,一耳光将这神卫打得飞起来三百多丈高。
什么五兽裂体,不就是五马分尸么?看看那几头兴奋的火蛟,青茯怎可能承受如此酷刑?
五兽裂体,姬昊浑身的皮肤都变成了赤红色。
“蛮蛮七哥的侍卫大臣普莲,讨厌的家伙,为什么是他来这里?我出了事,不应该是大哥派人来追查么?”蛮蛮瞪大了眼睛,指了指姬夏:“姬昊,他是什么人?”
一切变化都在冷溪谷外发生,冷溪谷内依旧风雨声声,没人发现姬昊造成的动静。
“五兽裂体之刑?”姒文命不和_图_书满的咕哝了一声:“这是神古之时,帝轩辕灭恶魔外域天魔蚩尤的手法。因其太伤天地仁慈、厚养万物之意,帝轩辕早已废黜了这项酷刑。”
“死来!”姬昊怒啸一声,双足重重一顿,顿时犹如天崩一般,天空雨云突然向下沉了数百丈,狂风卷着无数急速旋转的雨滴,带着无数道银色水光,铺天盖地的从冷溪谷的四面八方倾泻而下。
普莲不屑的看着姬夏,淡淡的说道:“我来这里,只是告诉你们结果。姬昊杀了不该杀的人,他必须死。但是仅仅死一个不够,姬昊必须付出更多的代价。”
自己谋财害命,杀人潜逃?那个骑着火麒麟高高在上的俊俏青年,是这么形容自己的?
姬昊手中令牌红光一闪,一道红光喷出,手持锁链走向青茯的几个战士脸上狞笑还没消散,头颅就轰然被红光瞬间消融。
无数雨点呼啸着打在了白莲放出的白光上,白光荡起点点涟漪,无数雨点轰然炸碎,发出低沉的轰鸣声。白光剧烈的颤抖着,原本笼罩方圆五十丈的白光,很快就缩小到了方圆四十五丈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