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一十章 噩耗

道路两旁,是仅仅比城墙略矮一点的厚重高墙,圈起了一座一座庞大的宅邸。透过高墙眺望进去,可以看到每一座宅邸的中心部位,定然矗立着一座高塔。塔顶有各色雾气萦绕,里面定然有一枚猩红色竖目若隐若现。
棱堡唯一的城门外,整整齐齐一百名身穿甲胄的三眼虞族战士分列两旁,朝阳的光芒照在他们身上,打磨得和镜子一样的铠甲反射出了刺目的光芒。
拓檬骑着坐骑,向着一座通体血色,表面能量潮汐循着固定的频率收缩、膨胀,犹如心跳一样给人异样压迫感的巨塔狂奔。沿途不时有全副武装的伽族战士列队经过,拓檬右手高高举着一块血色令牌,那些伽族战士往令牌上随意扫了一眼,就让开了道路。
站在棱堡城门边的虞族青年身体纹丝不动,甚至脸上淡然的微笑都没有任何变化,他们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就好像一溜儿花枝招展的花瓶。
汗水混着血水尽情泼洒,伽族战士们疯狂的www.hetushu•com吼叫着,热气混着吼叫声化为肉眼可见的旋风,呼啸着冲上天空,搅得军营四周的旗帜拼命的摇摆晃动。
这些虞族战士服饰精美,甲胄上雕刻着无数繁复的花纹,奇花异草、飞禽走兽应有尽有。他们身上披着血色的大披风,全都是用最顶级的丝绸、锦缎等材料制成,用珍禽鲜血染成了血色。他们身上的每一样饰品,每一件兵器、盾牌和其他军械,都美轮美奂,完全是工艺登峰造极的艺术品。
这一座棱堡,是血月的驻地。
帝刹身体晃了晃,眉心竖目突然张开,一道血‘噗’的一下喷出了七八丈远。
帝刹自认为不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他并不奢求能爬上太高的位置。比如说执政大帝那样的高位,这不是他这样出身并不十分高贵的虞族贵族能奢望的。
而帝刹,如今是血月下一支主力军团的统领,麾下有高贵的虞族战士一千,有强横的伽族战士三万,辅助作www.hetushu.com战的精锐仆兵超过十万。
“哼,那些逼迫我们来到这个原始的世界的混蛋。我们流血流汗,为他们掠夺资源和财富,他们却高高在上,尽情的奢靡享受。他们那些废物都能高高在上,凭什么我不行呢?”帝刹用力握拳,暗自发狠:“力量和权势。强大的力量带来的,还有漫长的寿命,我不奢望能达到永恒境,但是能够不朽就足够啦!”
这些伽族战士没有敌我之分,或者说军营内的每一个人都是他们的敌人。
倒是城门内冲出了两个身形魁梧的伽族战士,他们挡下了拓檬,一番盘问之后,他们带着拓檬进了棱堡。
庞大的城池中,除了数以万计高低、直径不等的高塔,还有十二座气势恢宏、高有万丈的巨塔呈圆形,矗立在城池核心区域。
这是一支强大的作战力量,帝刹踌躇满志的看着三万名正在进行例行早操的伽族战士,无比满足的抬头看着天空冉冉升起的太阳。用不了多www.hetushu.com久,他就要带着这支可怕的,足以横扫一切的力量,建功立业、积累功勋,不断的向上攀爬。
但是成为封建一方的执政官,建立属于自己的执政王国,在弟弟帝罗的辅助下,逐渐的积攒属于自己的家族力量,建立属于自己的家族。或许在若干年后,自己也能向帝家那些赫赫有名的老祖宗们一样,成为帝家某一支主脉家族的开创者。
正暗自盘算的时候,拓檬踉跄着跑了过来,一头栽倒在帝刹脚下。
十二座巨塔的色泽不同,或血色、或金色、或银色,每一座巨塔都密布符文,表面隐隐有各色能量潮汐翻滚。这些巨塔笔直的插向高空,因为能量潮汐的缘故,巨大附近一丝云彩都没有,站在地面上,能隐隐看到巨塔顶部闪烁的巨大竖目。
“帝刹大人,帝罗大人他……他!”拓檬结结巴巴的胡乱叫嚷着。
“说,帝罗出了什么事?还有,你一个人回来?你从南荒回来,能这么快?你借用了军方的紧急传送www.hetushu.com阵?出了什么事情,值得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帝刹厉声喝道:“帝罗,或者,血牙团,出什么事了?”
从外面看来,这座棱堡的每一条城墙不过十里长短,棱堡的占地面积极其有限。但是一进城门,棱堡后的空间却是大得惊人,单单城门后的十座大军营,每一座军营都长宽百里,军营中杀气盈空,数以万计的伽族战士正光着身体,挥动着拳头在朝阳下尽情的挥汗打斗。
拓檬蜷缩在地上,可怜巴巴的看着帝刹:“帝罗大人他……被杀了!血牙团,除了一些负责后勤的仆兵,所有主战精锐,全军覆没。”
拓檬策骑到了棱堡门前,飞身下了坐骑,大步向城门狂奔而去。
“希望帝罗能够在南荒好好的锻炼,多为家族,为我们兄弟积攒财富。”帝刹暗自摇头:“有了足够的财富,才能让我更快更好的实现自己的目标。帝罗啊,帝罗,你可不要让我失望。你是我嫡亲的兄弟,在家族中,真正能信任的,只有你一个人www•hetushu•com啊!”
他们疯狂的呼喊着,挥动着沉甸甸的拳头,尽情的攻击身边的每一个人。他们的头顶悬浮着一块玉牌,每当他们击倒一个战士,玉牌上就会增加一个红点。
血色巨塔下方,是一座六芒星棱堡。厚重的棱堡通体呈血色,一层尺许厚的血色光芒蒙在城墙上,血光中偶尔有无数拳头大小的符文游鱼一样的游过,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神秘威严的感觉。
在场的战士中,实力最强的几个人头上悬浮的玉牌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红点,他们起码已经击倒了上千人。
城内。
宽百丈的道路全以金属浇铸而成,路面上铭刻了无数复杂的符文,符文和符文的关键节点上,密密麻麻镶嵌了无数拳头大小的各色晶石。
其中一座军营正中,一座占地一亩大小的高台边缘,帝刹身穿全副甲胄,双手抱在胸前,目光冷厉的看着下方尽情殴斗的伽族战士。他不时的冲着某位伽族战士点评几句,在他身后就有几个虞族战士将他的话迅速的记在了厚厚的卷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