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一十六章 道友

灵魂沟通宇宙,举手投足间风云变色,姬昊九字真言丹经凝成金丹后,一举一动、一次呼吸间,都有各种异象随生。正在全力恢复丹元法力的他,也顾不得屏蔽这些奇异的景象。
无声无息的,两人逼近姬昊五里、三里、两里……
将一粒青茯配制的药丸塞给了鸦公,姬昊低声说道。
两个年轻男子正满脸微笑的飞身而来,骤然间一道癸水阴雷爆开,两人身上白衣轰然炸开,露出内衬的白色丝绸制成的华美衬衣,同时这些衬衣上不断喷出一道一道白色的宝光,牢牢挡住了水雷的阴柔力道。
又连续狂奔了小半天,姬昊突然停了下来,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胸膛中一团浑浊的废气带着高温喷出十几丈远,沿途所有雨滴瞬间蒸发,一条水桶粗的白气在雨幕中快速出现。
虽然速度肯定不及全盛时期,但是起码比现在的姬昊快得多。
神雷发动时,姬昊本能的联想到了前世很多著名的古怪传说——谁让这两个男子的装束如此的怪异,而且行动http://m.hetushu.com之时一点儿声音都没有,皮肤还如此的白净细腻犹如抹了粉一般?
“道友?”姬昊挑了挑眉头:“两位兄弟,你们说的‘道友’是什么玩意?能吃么?”
在南荒,姬昊还就没见过长得如此白皙俊美的人!
“这位道友,且慢动手!”两人同时惊呼了一声。
鸦公连续服用青茯的巫药调养身体,伤势又恢复了许多。他站在姬昊肩头,不时挥动翅膀,示意只要再休养一天半天的,他就能勉强飞起了。
比如说,在距离冷溪谷五万里的深山秘谷中,有一座祝融神国秘密建立的小型战堡,里面常年有神卫驻扎,更有一座直通祝融神国腹地的传送阵法,这种绝密消息,寻常南荒部落蛮人哪里可能知道?
两人生得高大俊朗,鼻梁笔挺、眼眶深陷,面目颇有犹如雕像一样颇有立体感,眸子里神光四射,一举一动都充斥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神秘魅力,好似漩涡一样吸引着外人的注意力。
m.hetushu•com两人低声笑语了几句,相互一望,点了点头,双足一点树梢,顿时轻飘飘的御风向姬昊掠去。
原本冷溪谷,还有姬犳的契约火鸦可以借给姬昊,但是前些日子,姬犳和敌人鏖战数场,他的契约火鸦同样受了重创,正在紧张恢复中。关系着冷溪谷胜败的求援行动,只能寄托于姬昊一人。
数里外,山林中雨幕突然左右分开,两个身穿白色粗麻衣,赤着脚,披散着长发,手持一根竹棍的青年男子浑身干干净净的破开雨幕走了出来。
“不是咱家的,那就真个该死了。”
姬犳是火鸦部资格最老的长老之一,在南荒,活得够长的老人,是一个部族最大的财富——见多识广,对各种秘闻知晓得多。
借助九字真言丹经的神奇遁法,姬昊帮随行的鸦公藏匿了气息,悄然离开冷溪谷。
鸦公前些日子伤得厉害,虽然伤势已经回复大半,翅根的肌肉依旧酸痛难忍、难以飞行。倾盆大雨中,姬昊将身体缩小的鸦公拥在怀中,施展遁法,化为一和-图-书片水雾般朦胧的人影,在密林中急速穿行。
他们每一步踏在地上,都好像有一团无形的气劲托住了他们的身体,在山林中不知道行走了多远,他们光溜溜的脚上依旧没有黏上一点儿泥水。
“天人合一,浑然天成,此子修为可惊可叹。”
姬昊是决心装糊涂到底了。
甚至天地间‘哗啦啦’的雨声都消失了,姬昊身边数里的山林静悄悄的,风不动,树不动,草叶也不动,甚至雨珠坠落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无数雨珠都有停滞在空气中的趋势。
神山密林中,两名白衣飘飘、长发飘飘、面带诡异笑容的青年肩并肩的御风而来,这架势让姬昊下意识的随手一捏法印,四周水汽滚滚注入手印中,化为一道癸水神雷无声无息的激发。
癸水神雷发动之时无声无息,速度却又快捷绝伦,拳头大小的黑色雷光瞬间一闪就到了两人面前,随后无声无息的爆发出来。绵绵阴劲带着破骨穿肠的狠辣渗透力,一波波犹如海啸般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天色亮了又黑m•hetushu.com,黑了又亮,眨眼三天三夜过去,姬昊不眠不休的在山林中奔波了三天,赶出了两万多里地。一路上借助九字真言丹经的神妙,借助倾盆大雨的掩护,姬昊有惊无险的路过了好几头危险凶兽的地盘,路程已经走过了一半。
距离姬昊还有一里远,两人身上带起的清风突然撞动了一枚悬浮在空中的雨珠,姬昊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犹如盘踞在蜘蛛网正中的老蜘蛛,被人触动了最边缘的蜘蛛丝,他猛地睁开眼睛,狠狠的向雨珠被触动的方向扫了一眼。
围绕着姬昊,方圆百丈内的雨珠坠落的轨迹都发生了奇异的扭曲,点点雨珠打着旋儿坠落地面,轻盈融入地下积水,没有溅起半点儿的水花。
“还能是谁家的?天地巨力犹如飞鸟投林,只纳不出,这种手段,除了这几家,南荒的这群蛮子,他们能有这种神通法门?不管是哪家的,总之不是咱家的。”
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姬昊双手结印,四周天地元气滚滚流入身体,不断被紫府金丹吞下。刚刚狂奔小半天,紫m•hetushu.com府金丹的丹元法力消耗了九成以上,姬昊运气调息,法力正不断的恢复。
鸦公眼珠瞪得老大,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
“鸦公,我们日夜不停,大概要七天就能赶到了。”
“不知道是哪家的弟子?想不到在这南荒,还有如此精彩人物?小小年纪,倒是不容易。”
鸦公不快的拍了拍翅膀,低沉、无神的‘嘎嘎’叫了一声。区区五万里的距离,如果他能全力飞行的话,短短一个时辰就能赶到,但是现在,只能靠姬昊一人努力了。
天地间充斥着浓郁的水元之力,姬昊施展先天灵水遁,就好像一条鱼儿回到了大海,自由自在的摇头摆尾,一天一夜间就遁出了数千里地。
带着淡淡的笑容,两人身形突然轻飘飘的离地飞起,凌空站在一株大树的梢头,眺望着数里外姬昊恢复法力造成的异象。原本轻松闲适的笑容荡然无存,两人的脸色都变得有点难看。
“好了,鸦公,安心养伤,等你回复了,我们把那群臭皮蛇全部干掉……你说,我们是去蒲阪,还是等阿宝兄弟回来呢?”